乖把葡萄一颗颗夹碎h|撕开她的乳罩慢慢揉捏

 少妇不悦的瞪了壮男一眼,伸手狠狠的掐了他一把,“你个棒槌,急死你。你不怕我家那口子发现,把你给废了?”

  壮男嘿嘿一笑,一脸得瑟的说:“王志强正忙着照顾他那快死的老娘,现在是焦头烂额,哪里还有工夫管我给他戴绿帽子?!”

  少妇白了壮男一眼,说:“听说他请了镇上林家医馆的人来给他老娘看病,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

  “哼哼,林家医馆虽说在镇上挺有名气的,但也不至于能有起死回生的手段,我看啊这老婆子熬不过今年冬天了……”

  “呸,张铁柱,嘴巴也太毒了吧,你当着我的面诅咒我婆婆,小心我告诉王志强去。”

  叫张铁柱的男人咧嘴一笑,“你敢告诉王志强,我就敢告诉他,你给他戴绿帽子。”

 文学

  说话时,他又是一笑,一双大手开始不老实地在少妇身上乱摸起来。

  “去你的。”少妇红着脸娇媚一笑,朝张铁柱瞥了一眼,说:“老娘如果不是看你壮实的像个牛犊子,才不会和你好!”

  张铁柱听了少妇的话脸色有些愤怒,咬牙切齿的说:“李秀云,你这娘们敢埋汰老子,看老子怎么弄死你。”

  说着话,他一把伸向李秀云的短裙。

  “少给老娘废话,别磨磨唧唧的,赶紧办事儿,老娘待会儿还得回去,出来时间长了会被王志强怀疑的……”

  “嘿嘿……现在轮到你这娘们急了吧。”

  这会儿张铁柱倒是不急了,一双厚实的大手探向李秀云身上,脸上露出狡诈的笑意道:“老李头承包鱼塘的时间快到期了,你得帮我……”

  “我……我怎么帮你,又……又不是我的鱼塘……”李秀云气喘吁吁的说道。

  张铁柱双手狠狠的揉搓着,嘴里提醒道:“你老公可是村长,只要他答应,一定可以帮我弄到鱼塘的承包权……”

  “好……我回去……回去和他商量……你别再折磨我了……”

  张铁柱满意一笑,“嘿嘿,马上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死去活来……”

  躲在草丛中的林逸见到这一幕,只觉得岛国片和这个相比简直是弱爆了。

  随着张铁柱这话,林逸就看到他的那只大手已经不满足于有衣服隔着,直接一把将李秀云胸前的纽扣解了开,然后迫不及待地扯开了衣襟。

  林逸很快就看到了那像羊脂玉一般的雪白直接跳了出来,在空气中摇晃着,那诱人雪白上的那两抹红色,让他看着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咬上一口……

林逸看的快要火焰焚身了,突然,一只大黄狗从外面蹿了进来,突如其来的吼叫吓的他一下子从草丛中跳了起来。

  而这狗叫声巧合也引起了那张铁柱和李秀云的注意,李秀云见草堆里跳出个大小伙子,吓的尖叫一声,赶紧把准备干事的张铁柱推开,慌张的去整理自己的衣裙。

  林逸暴露了目标,不敢多待,怀里抱着药箱,慌忙朝着竹林外面奔去……

  等林逸离开后,李秀云哭哭啼啼的道:“完了,这次死定了,刚才一定被那小子看见了。”

  张铁柱男人眯着眼睛说:“要不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李秀云吓了一跳,一巴掌拍在张铁柱胸口:“你小子是不是疯了?你想死别拖累我!”

  她气的一把推开张铁柱,然后把自己裙子整理好,继续说:“现在只能祈祷那小子不认识咱们,否则,如果被王志强知道,咱们两都要倒霉。”

  ……

  林逸一脸郁闷的走进村,犹豫着要不要回镇上,已经被村长媳妇看见了,再去村长家得多尴尬?

  正纠结着,一个憨厚的笑声在不远处响起:“哈哈,你就是老神医的孙儿吧?”

  林逸抬头见一个穿着绿色布衫的男人迎面走来,就点头疑惑的问:“你是?”

  “我是小柳村村长王志强啊,上午去拜见过林老神医。”王志强解释的说道。

  林逸哦了一声,看王志强的目光有些同情。

  王志强摸摸脸,疑惑的道:“我脸上不干净?”

  林逸暗忖,脸上到不脏,就是脑袋上嘛,刚才被自己媳妇戴了顶绿帽子。

  林逸正要开口,王志强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不是对他说,而是对他身后的人说,“秀云,你去干啥去了?不是让你呆在家里等着小林医生过来吗!你怎么自己跑出去了?真是不像话。”

  从竹林中出来的李秀云脸色颇为难看,见林逸就是刚才那人,她脸变的煞白,心里极为忐忑不安,生怕林逸把她刚才和张铁柱偷情的事情抖露出来。

  “哦,刚才……刚才去地里溜达了一圈,准备摘些嫩叶青菜晚上吃。”李秀云挤出笑意,牵强的解释着。

  林逸这会儿才看清女人的长相,倒是颇有有几分姿色,在小柳村这种地方可以算得上村花了,衣着也挺时髦,虽然没有城里人的那种气质,但高跟鞋、小短裙、花衬衫一样也不少,就那一双大白腿都能勾引不少男人的欲望。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身上瞥了两眼,目光落在了李秀云裙子上,因为李秀云发现林逸的目光之后,她低头望去,脸唰的一下子变红……

  王志强倒是没有发现两人的异样,乐呵呵的对林逸介绍道:“小林医生,这是我老婆李秀云,这几天你的生活起居就由她照顾,有什么需要直接告诉她就成了。”

  林逸轻轻点头,似笑非笑的望着李秀云,说:“那就麻烦嫂子了。”

  王志强抢着说:“不麻烦,不麻烦。是我们麻烦你才对,我母亲的病还得指望你呢。”

  李秀云见林逸似乎没有要告状的意思,心里稍微踏实,又见林逸有意无意的把目光看向自己,就娇媚一笑,轻声说:“能够照顾小林医生是我的福气呢,小林医生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便是,不管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你的。”

  林逸听出李秀云的这句话外音,心里暗骂一句,“这女人真够放得开的!”

  不过,想起刚才在小竹林见李秀云被玩弄的颤颤巍巍,那诱人的娇躯,林逸原本已经平息的心情再次被撩拨起来……

在王志强的带领下去了他家,给躺在床上的老太太把脉看了下后,林逸发现其实就是高血压发作,去医院拿点降压药就能解决的事。

  可却被野郎中开了几剂药性霸道的草药,险些要了老太太的命。

  好在王志强及时找来,配合药和自己的针灸,这几天就能有所好转。

  得到自己明确的答复,王志强松了口气,满口的感谢恭维,而林逸则客套的回应着。

  两人正聊着,楼下传来李秀云娇媚的喊声:“志强,小林医生,饭做好了,赶紧下来吃饭吧……”

  “呵呵,小林医生咱们先去吃饭,边吃边聊,我这老婆什么都不行,就是做的一手好菜……”

  林逸心中暗忖:“你老婆不仅做菜厉害,给你戴绿帽的功夫也是极为了得呢。”

  酒菜上齐,李秀云解开围裙,一脸媚笑的说:“粗茶淡饭,小林医生不要嫌弃呀。”

  她坐到林逸对面,接过王志强手中的酒瓶,“今天高兴,我也陪小林医生喝几杯。”

  林逸望着一桌子丰盛的酒菜,打趣的笑道:“这如果是粗茶淡饭,那我家的饭菜只能说是喂猪的。”

  “咯咯咯……小林医生可真会开玩笑。”说着,她笑靥如花的起身躬着腰去给林逸倒酒,林逸微微抬头,恰好瞧见她花衬衣的领口里面,他怕王志强发现他眼睛不老实,于是赶紧把目光移开。

  席间,王家夫妇不停的给林逸敬酒,一顿饭吃下来,林逸发现王志强特别贪杯,但是酒量又不好,喝道最后差钻了桌底。

  李秀云的酒量倒是出乎林逸的意料,虽然也是有了醉意,不过比他老公可是清醒多了,她仰头喝完杯中的酒,眼中荡漾着春水的望着林逸,露出一个暧昧的笑意。

  旋即,踢掉了脚上的的拖鞋,一只小脚静悄悄的伸到了林逸的小腿上,有意无意的在他小腿上磨蹭起来。

  “小林医生,我这顿饭可满意?”李秀云咬着红唇笑问道。

  林逸见李秀云主动勾引自己,顿时心生警惕,双腿朝旁边移动,躲过她的骚扰,似笑非笑的说:“很满意。”

  “既然满意,那么刚才傍晚你看到的……”

  “我什么都没看见……”林逸心思活络,抢着说道:“嫂子多虑了,王村长喝多了,你赶紧照顾他歇息吧。”

  “不急……”李秀云眯着眼睛笑望着林逸,桌子下面的脚再次凑了上去,只不过这次直接把美足探到了林逸这边……

  林逸那里受过这种诱惑,整个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更何况他喝了不少酒,对于李秀云主动行为就有些把持不住了,在李秀云将丝袜小脚放在他身上时,他很不老实的有了反应。

  李秀云自然能够感觉到林逸身体的变化,得意的咯咯媚笑起来,眼中露出迷离的醉意,红唇轻启的诱惑道:“小林呀,你觉得嫂子漂亮吗?”

  林逸能够感觉到李秀云的脚不停的在自己身上磨蹭,整个身体都跟着绷直了,意志力在酒精的作用下顷刻间坍塌了,他看李秀云的眼神也变的火热起来。

  “嫂子……你……”

  “怎么,我不漂亮?”李秀云故作嗔怪的媚睨了林逸一眼,起身走到林逸身边坐下,身子紧紧的贴在林逸身上,接着握起林逸的手,朝自己身上凑了过去……

林逸的手被李秀云牵引着伸了过去,心中激动不已,眼看着马上就要攀上去,趴在桌子上的王志强突然呜咽一声,吓的林逸做贼心虚的赶紧将手缩了回去。

  李秀云见林逸被吓到,又是一阵得意的娇笑,旋即,满含深意的媚笑着低声说:“等会我去你房间找你,可得给我留门哦。”说完,她把醉的不省人事的王志强给架了起来,朝着主卧室走去……

  夜色朦胧,林逸躺在王志强家的客房,目光看向窗外的月光,一直无心入睡,耳边不停的回荡着李秀云撩人的声调,他感觉度日如年一般,心中有些期待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但是,转念想想,如果李秀云半夜偷偷爬上自己床,自己真的就顺水推舟的给王志强戴个绿帽子?

  作为一个思想单纯的处男,林逸觉得把自己第一次交给这么个放荡的女人太过亏本,所以他又开始犹豫起来,万一李秀云真的爬上自己的床头,该不该和她发生点什么……

  脑海中不停的胡思乱想着,等了许久也没等来李秀云,慢慢的,林逸感觉眼皮如千斤重一般,没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他隐约感觉到自己卧室的木门被推开,接着便是一阵脚步轻盈的声音,林逸意识迷离间睁开眼睛,见身李秀云披着一件黑色轻纱睡衣,披散着秀发,缓缓朝自己走来,俏脸上有笑意。

  林逸一紧张,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动弹不得了。

  难道李秀云在给自己下药了?

  这么想来,林逸突然有些害怕,万一李秀云起了歹念,把自己给宰了,那自己可不就是死的冤枉了!

  正胡思乱想之际,李秀云已经到了床边,踢掉了鞋子动作轻柔的爬到了床上,慢慢的爬到了林逸身边,毫不犹豫的就将身子紧紧的贴了上去。

  李秀云并没有满足当前的状态,动作温柔的亲了上去。

  “舒服么……”娇媚的声音在林逸耳边响起。

  林逸无法开口,李秀云脸上带着得逞的笑意。

  恍惚间,那种无边的舒爽让林逸浑身说不出的舒坦,无边的困意席卷而来……

  次日清晨,天大亮。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将睡梦中的林逸吵醒,他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见自己旁边并没有李秀云,他眨了眨眼,顿时有些郁闷,敢情是场梦,那娘们骗自己!

  想到李秀云那诱人的娇躯,他越想越挠心。

  咚咚咚……

  又是一阵敲门声。

  “小林,该起床吃早餐了。”门外传来李秀云的声音,接着吱呀一声响,门从外面被推开。

  见李秀云带着媚笑的走进来,林逸回过神,赶紧用被子挡住身体:“嫂子,我正在穿衣服,你先回避一下。”

  “咯咯,还害羞哟,嫂子我都不怕,你怕啥?”

  林逸朝李秀云看了一眼,心里暗道:“怕你个毛线,早晚老子要把你吃了!”

吃过早饭,林逸交给王志强一张药方,吩咐他去市里的中药店抓药,并再三嘱咐,千万不能逗留太久,因为他母亲的病已经容不得继续拖下去。

  王志强在拿到药方后借来了辆面包车,开着车子急匆匆的朝着市内赶去。

  林逸也没有怠慢,生怕耽搁了老人家的病情,直接开始施针,银针行云流水的扎下,李秀云看林逸施针,完全就好像是在看一出精彩的表演。

  等林逸针灸结束,李秀云才从恍惚中反应过来,看林逸时的表情多了崇拜之色。

  看着林逸那张俊朗的面庞,她眼中越发火热。

  “病人需要休息,我们出去说。”林逸将药箱收拾好,走了出去。

  两人到了一楼,李秀云殷勤的为林逸到了杯茶,然后笑眯眯的说:“小林医生,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医术竟然如此了得。”

  林逸端起杯子抿了口茶,谦虚的笑道:“只能算一般吧。”

  听到这话,李秀云眼中一亮:“你能治疗脊椎病吗?”

  “暂时可以缓解,不过想要彻底治愈需要一段时间。”林逸没有多想,直接回道。

  “那你帮姐治治这脊椎病吧,如果能够治好,嫂子会好好报答你的。”

  李秀云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直筒套裙,说话的时候故意微微将腿张开,里面的春光若隐若现看上去极为撩人……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长腿上瞅了一眼,见李秀云把目光投来,他尴尬的咳嗽一声,故作正经的说:“报答就不用了,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李秀云笑问道:“你准备怎么帮我治?”

  林逸回答说:“先针灸在推拿。”

  李秀云柳眉微微蹙起,有些娇羞地舔了舔红唇:“我有些害怕,可以推拿吗?”

  “自然可以直接推拿进行缓解,不过效果可能就要差一些。”

  听到李秀云这话,林逸心头一热,这娘们是要勾引自己了?

  李秀云嘴角微微上扬,目光扫过林逸俊朗的脸蛋,心头一阵狂跳:“没事儿,我先试试你推拿的手艺。”说完,她起身将堂屋的门给关上,继续说:“你等等,我去卧室换身衣服,方便你推拿……”

  很快,李秀云换了一身紫色轻纱长裙睡衣,浑身散发着一阵幽香走到林逸面前,这轻薄的睡衣,将那雪白的高耸,两条雪白的玉腿完美的呈现了出来。

  “小林医生,我这睡衣好看吗?”

  李秀云见林逸有些呆滞的看着自己,顿时露出得意的媚笑。

  回过神林逸心中虽然一阵狂跳,跟着李秀云进了屋,却故作一本正经地说道:“那就躺床上吧,我帮你推拿。”

  “好的,你来吧……”李秀云整个身子趴在了床上,微微翘起,露出一个诱人的弧度,就如同一个待宰羔羊一般。

  林逸望着李秀云妙曼的身姿,浑身有些燥热不安起来,伸手去撩开李秀云睡衣,见李秀云后背洁白如玉,竟然毫无瑕疵,心里再次起了涟漪。

  “可以开始了么?”李秀云能想象得到,林逸看她所露出的火热眼神,心里一阵得意,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

  林逸喉咙哽咽一下,点头说:“你的颈椎病只是轻微的,我推拿就能帮你治的差不多。”

  说着,他暗自运力,接着双手朝着李秀云后背贴去。

  “哼哼……”双手掌贴在李秀云的后背,使得李秀云身子突然敏感的绷直。

  “是不是很舒服?”林逸笑着询问。

  “是的。”李秀云一边说话一边哼唧,感觉再说下去恐怕又得出声,于是干脆不说话了,死死的咬着银牙,闭口不言。

  “朝下些,那里也有些酸疼……”

  正当林逸双手在她后背轻轻推拿时,李秀云突然喘着气说了声,他习惯性的将手顺势挪了下去。

  “对……再往下……再往下……”

  可随着李秀云的使唤,林逸的手不断下滑,当指尖碰到那挺翘的臀部时,他的心头顿时一阵火热,因为他的手突然碰到了那挺翘的屁股上……

“嗯……”

  随着林逸这么碰,李秀云的娇躯不自觉的绷紧了些,随即发出了一声销魂的娇喘,不过让林逸意外的事,她并没有开口阻止自己。

  难不成这娘们是要趁着自己男人出去,勾引自己?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林逸火热的心头顿时增添了几分热度,看着这挺翘的丰臀,他没有继续墨迹,抬手就朝上面覆了上去。

  既然这女人要勾引自己,那自己也别墨迹了,正好尝尝女人是什么滋味。

  没有再多想,林逸直接伸出双手,轻轻的放到了李秀云那高翘的丰臀之上,感受到那温润的弹性触感,林逸忍不住轻轻捏了一把。

  这敏感部位被林逸这样一个火气正旺的青壮小伙一捏,李秀云娇躯一颤,再度从鼻腔中发出了一声销魂的哼吟。

  依旧没有收到李秀云的阻止,林逸心中暗喜,双手开始轻轻地按捏了起来。

  李秀云这高翘的臀部不仅仅丰满柔软,而且弹性十足,在林逸的按捏之下不断的变换着形状,手感是那样的醉人,让他越发享受。

  “嗯……啊……”

  被林逸按捏着自己的丰臀,早就心痒难耐的李秀云只觉得一股热流瞬间传遍了全身,那种酥麻火热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接连不断的哼出了声。

  “嫂子,你是经常久坐造成的臀部损伤,以后要多运动运动……”

  虽然尽情的享受着李秀云这弹性十足的柔软,可林逸却没有忘记装作一本正经地说着,这样难得的机会他可不想错过。

  在林逸这双大手的按捏之下,李秀云的脸上越发潮红。

  这种从未有过的舒适感和刺激感让她娇躯紧绷,忍不住闭上了一双美眸,鼻腔中时不时发出一声声撩人惬意的哼吟。

  在她这种销魂声音的拨撩之下,林逸的呼吸也越发粗重起来,看着翘臀之下的两条雪白玉腿,还有藏在那中间的神秘部位,他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个坏主意。

  “嫂子,你的腿酸不酸,要不要我顺便帮你推拿缓解下?”

  说着林逸按捏的幅度慢慢降了下来,这让李秀云有些不安的夹紧了双腿扭动了一下,看得林逸更加眼热。

  “好,你……你帮帮我……”喘着粗气,李秀云有些娇羞地回道。

  得到李秀云的回应,看着裙子下那两条雪白的美腿,林逸咽了口咽了口吐沫,缓缓伸出了双手,将那条裙子从下面推了上去。

  裙子被推开了后,林逸顿时看到了那雪白细滑的美腿,泛着诱人的光泽,双腿微微夹紧,包裹在那紫色小布片中的神秘部位若隐若现。

  这还是林逸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女人的这私密部位。

  林逸心头一阵狂跳的时候,李秀云浑身同样滚烫了起来。

  她这具娇躯除了王志强,林逸是第一个碰到她的男人,而且现在,这血气方刚的家伙还要将手放到自己那,这让她有些紧张的同时充满了刺激和期待。

  “啊……”

  当林逸的大手放到李秀玉那两条修长美腿上的一刹那,刺激的李秀云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哼吟,娇躯忽然绷紧,两条玉腿一下夹紧,她只感觉快感如同浪潮般一波一波袭来。

  都到了这一步,林逸的眼睛也有些发红,完全不满足于这样随便摸一下。

  两只大手直接放到了这夹紧的玉腿上抚摸了起来,然后慢慢分开两条颤抖的美腿,朝着那诱人的神秘之地进发……

  这一刻李秀云满脸的潮红,红的仿佛要滴血。

  随着林逸的动作,她的口中不断发出一声声令人心颤的呻吟,浑身滚烫,娇躯就仿佛置身于烈火中煎熬难耐,痒到了灵魂深处。

  就当林逸的指尖碰到那神秘之地的一刹那,李秀云的口中突然发出了“啊”的一声尖叫,滚烫的娇躯一下绷紧坐了起来。

  起身的刹那,她正好看到了林逸身下那高昂的狰狞,两眼顿时有些火热,口中发出了一声渴望的乞求,将手直接伸过去一把抓住:“小林医生,快,给我,我好难受……”

可就在这时,一阵轻微的敲门声让两人同时如被电击般的怔住。

  李秀云脸色一变,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赶紧把睡衣整理好,又紧张的对林逸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试探的朝屋门口喊道:“谁啊?”

  “是我,大白天的关什么门啊!”门外传来王志强不悦的声音。

  李秀云表情有些慌张,赶紧从床上站了起来。

  看到林逸就想往外面走,连忙一把拽住他:“你现在别出去,他要是撞见我们俩在这,肯定会误会的,你赶紧先躲躲……”

  李秀云将林逸推到衣柜面前,让他藏在里面后,赶紧去给王志强开门。

  王志强手里提着几个塑料袋,里面装着林逸吩咐他买的药材,他进屋后不悦的睨了李秀云一眼说:“在屋里做啥呢?磨磨唧唧的半天才来开门。”

  李秀云有些心虚的锊了锊肩头的秀发,讪讪解释道:“刚才在卧室里面看电视呢,没听见。”

  王志强也没多想,点点头后问李秀云:“小林医生人呢?”

  “他啊……他出去了。”

  “出去?”王志强疑惑的问:“去什么地方了?”

  李秀云低着头说:“我也不清楚,说是随便出去转转。”

  王志强把中药放在茶几上,目光看向李秀云,见李秀云穿着一件睡衣,心里顿时痒痒的,最近一段时间因为他母亲病重,所以一直没什么心思做别的事情,想想有好一段时间没有碰李秀云了。

  “秀云,你去把堂屋的门锁上。”王志强目光有些火热的看了李秀云一眼,喉咙哽咽的吩咐道。

  李秀云不解的说:“大白天的锁门做啥?”

  王志强咧嘴一笑,“白天锁门,你说能做啥?”

  李秀云醒悟过来,没好气的白了王志强一眼,“大白天的不合适,万一待会儿小林医生回来怎么办?!”

  王志强笑道:“没事儿,我速战速决。”说着,他上前去把堂屋的房门给关上。

  李秀云推了王志强一下,娇兮兮的说:“你先去洗个澡,出了一身汗,难闻死了。”

  她想引开王志强,让林逸有脱身的机会。

  哪里知道王志强根本没有要洗澡的意思。

  ……

  林逸躲藏在衣柜之中。

  不过,王志强似乎是属于外强中干的男人,只是短短几分钟就结束。

  李秀云脸上露出一丝不满,实在是不给力,她脸上呈现出需求不满之色。

  躲在柜子里的林逸感觉好笑,怪不得李秀云要给王志强戴绿帽子,感情是有原因的。

  见李秀云不满的把自己推开,王志强知道李秀云为什么不高兴,顿时尴尬的笑了笑,说:“好一段时间没干这事儿。”

  咚咚咚……

  两人在床上休息一阵,听见外面有人敲门,王志强以为是林逸回来了,不敢耽搁,赶紧穿衣服去开门。

  等王志强离开卧室之后,李秀云将睡衣整理好,又从卧室里面将门给反锁上,这才把衣柜门打开,似笑非笑的对林逸说:“偷看别人爽吗?”

  林逸从衣柜里面出来,颇为尴尬的笑了笑,说:“这不能怪我,是你把我推进卧室的。”

  李秀云刚才被王志强挑起的火,此时还没完全减退,见林逸五官清秀,身材高大,顿时就心头大动,伸手朝着林逸摸了过去,脸上带着笑道:“小林呀,你和女人有没有过?”

  林逸朝后退了一步,躲开李秀云的‘骚扰’,讪讪笑着摇头。

  李秀云又慢慢逼近林逸,一直把林逸逼到了床边,笑道:“那你想不想?”

  林逸目光火热的看着李秀云。

  李秀云为此中老手,马上看出了林逸的眼神,带着鬼魅笑意的凑上前去,趴在林逸身边,握着林逸的手……

“喜不喜欢这种感觉呀?”李秀云如同诱导小孩子一般问道。

  林逸鬼使神差的点头。

  李秀云妩媚一笑,娇媚的说:“想吗?。”

  林逸也是在这个时候他意识稍微清醒一些,自己还是处男之身,怎么能够把第一次给了这么个女人,于是他赶紧推开李秀云,从床上蹦了下去。

  林逸的举动让李秀云有些诧异,短暂的惊讶之后她稍稍回神,似乎明白了林逸心里的想法,李秀云脸色沉了下来,“林逸,你什么意思?!”

  林逸站在一旁尴尬的道:“我不能和你好。”

  “为什么?你看不上我?”李秀云脸色不悦的质问道。

  林逸摆手说:“不是那么回事,只是我已经有婚约在身,我不能背叛我的未婚妻。”

  林逸说的倒也是实话,前几日林逸才听他爷爷提起,他有个远在燕京,从小就定了娃娃亲的未婚妻。

  不过他不和李秀云发生关系的主要原因其实还是觉得他第一次不应该给了这么一个女人,觉得自己太亏本了。

  “切——”李秀云鄙夷的睨了林逸一眼,道:“少给老娘找借口,什么怕对不起未婚妻,都是借口!你就是觉得老娘不干净,配不上你!”

  说完,李秀云恼怒的甩门而出。

  傍晚,吃过饭后林逸出门散步,走到村东一个鱼塘旁边时,见一个年轻的男人鬼鬼祟祟的在鱼塘附近晃荡,定晴一看,竟是昨天傍晚与李秀云偷情的男子。

  只见他驻足于鱼塘边,四处看了看后,鬼头鬼脑的匆忙离开,临走前在他站的位置插了个竹棍,也不知道他想搞什么鬼。

  林逸心里极为反感张铁柱,可能是潜意识里比较鄙视他偷人家媳妇,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肯定不会干好事,就有意去附近村民家给那户村民提个醒。

  绕过鱼塘,又走了一条弯曲的小路,林逸在距离鱼塘五百米左右的一户村民家门口停了下来,见屋门虚掩着,林逸喊了声,“有没有人啊?”

  见无人回应,林逸走到门口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似乎有动静,他轻轻将门给推开,走了进去。

  刚迈步走进去,林逸就听到了女人轻微的低吟声,他微微一愣,止住了脚步,好奇心促使他朝着声源地寻了过去,在里屋的一个房间门口,林逸见屋门半开着,里面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目光认真的盯着电脑,一只手探进裙子里面,而电脑里面发出阵阵的曼妙叫声。

  “靠!”林逸心里怪叫一声,暗道,“这姑娘在干啥?”

  他转身要走,脚下却不小心绊倒了一个小木板凳,发出啪嗒的一声轻响。

  屋内的姑娘听到动静,身子一震,扭头望去,见林逸站在她卧室门口,顿时吓的她脸色一变,惊恐的尖叫出声。

  林逸也是被姑娘的尖叫声吓的愣了一下,旋即赶紧上前去一把捂住了姑娘的嘴巴,低声说:“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叫啊,我不是坏人。”

  见姑娘一脸迷茫的看着自己,林逸说:“你别叫了我就松开你!”

  那女孩从惊吓中回过神,点点头,林逸稍稍放心下来,将捂着她嘴巴的手松开。

  女孩脸庞羞的通红,林逸这才看清她的长相,竟然是个美人胚子,看上去十七八岁,但是却长了一张漂亮的瓜子脸,一身学生装给她平添几分清纯的味道。

  “你……你是什么人。”姑娘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伸手赶紧将电脑里面的画面给关掉,然后低声羞赧的问道。

  林逸尴尬的挠挠头,笑着说:“你家里的大人呢?我找他有些事情说。”

  姑娘低着头,轻声说:“去地里还没回来呢。”

  林逸说:“等你父母回来了告诉他们一声,有人盯上你们家鱼塘了,估计晚上会有所行动。”

  “啊?”女孩诧异的看着林逸,有些不明白林逸的意思,问道:“你的意思是有人要偷我家的鱼?”

  林逸点点头,道:“我只是猜测,刚才从鱼塘旁边经过,看见有人在鱼塘附近鬼鬼祟祟的张望,应该是想打你们家鱼塘的主意。”

  “好,等下就把这个事情告诉我爸,那个……谢谢你啊。”姑娘依然羞涩的没敢抬头。

  林逸笑着摆手说:“小事情,到你家来就是说这个事情,我走了,你继续忙吧。”

  这句‘你继续忙吧’,让她俏脸变的更加滚烫起来,心里又羞又怒的暗骂林逸一句,见林逸已经走到了大门口,她赶紧喊住林逸,“喂,你好像不是我们村里的人吧?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林逸转身看着她笑了笑,说:“我是从镇上来的,给王村长的母亲治病,暂时住在他家里。”

  “你是医生?”姑娘诧异的瞪大眼睛。

  林逸和煦的笑着点头,转身走出屋门,留给小姑娘一个‘伟岸’的背影……

张铁柱到老李头家的鱼塘踩好点之后,约了镇上的几个混子,打算将老李头家的鱼给一网打尽。

一是可以赚一笔不义之财,二是让老李头没有钱继续承包鱼塘。

这样就没有人和他争鱼塘的承包权,可谓是一举两得。

半夜时分,一辆面包车悄悄的驶进了小柳村。

蹲守在小柳村村口的张铁柱见车子驶来,笑眯眯的迎了上去,将副驾驶的门打开,对坐在后排的光头男子笑着说:“强子哥,我已经在老李头的鱼塘偷偷下好了网,待会儿咱们直接去捞网就成了,绝对是大丰收啊。”

  光头强摸摸自己的秃顶脑袋,瞪着张铁柱说:“你小子靠不靠谱啊?不会吭老子吧?”

  张铁柱赔笑道:“强哥,你就放心好了,小弟吭谁也不敢坑你不是!”

  “量你小子也不敢,那咱们就直接杀到鱼塘去,速战速决。”

  车子静悄悄的开到老李头鱼塘时,从面包车中下来四五个汉子,张铁柱如同汉奸一般,对着光头强点头哈腰的笑着说:“强哥,这边来,咱们直接拉渔网就行了。”

  四五个人刚迈出步子,几道亮光闪过,接着就是一声爆喝:“什么人?!”

  光头强见几个人朝他们这边冲来,不用引起麻烦,就狠狠的甩了张铁柱一个耳光,恨恨道:“敢吭老子,晚上再收拾你!兄弟们,咱们撤……”

  光头强带着几名混子迅速上车逃离,将张铁柱给扔了下来。

  张铁柱见几个拿着手电筒的人朝自己这边冲来,他不敢让村民看清自己的长相,于是赶紧拔腿就跑,趁着月色,他如同一只丧家之犬一般,狼狈的逃窜着。

  ……

  次日早晨,老李头的小闺女李岚提着两条草鱼脚步欢快的来了王志强的家中,敲开王志强家的门,开门的是李秀云,她见李岚提着两条鱼站在门口,就疑惑的问:“小丫头,你这是干啥?”

  “李阿姨,请问镇里的那个年轻医生是不是住在你们家?”李岚笑着问道。

  李秀云不解的点头说:“你找林逸?”

  “他叫林逸啊?”李岚说:“我可以见见他吗?我爸让我带来两条草鱼,感谢他对我们家的帮助。”

  李秀云不明白是什么情况,就让李岚先进屋。

  此时,林逸正在堂屋里和王志强吃早餐,见李秀云领着李岚进屋,王志强放下碗筷,笑呵呵的道:“哟,李丫头来了,还给你王叔带了两条鱼呀,这么客气做啥!”

  李岚讪讪笑着道:“王叔,这两条鱼可不是给你的,是送给林逸的呢。”

  “送给我?”林逸诧异的放下碗筷,“你干嘛送我鱼?”

  李岚见到林逸不自觉的俏脸就红了起来,支支吾吾的低声说:“谢谢你昨天给我们家提醒,让我们挽回了不少损失,这是我爸让我带来送给你的。”

  林逸恍然大悟,问道:“昨晚上还真有人去打你们家鱼塘的主意?”

  “嗯。”李岚点点头说:“半夜两三点的时候来了一辆面包车,大概有四五个人呢,如果不是你提醒,他们就得逞了,早上我爸从鱼塘里面捞起几个渔网,如果让他们把鱼全部捞走了,我们家可就血本无归了。”

  王志强听完李岚的叙述,大概的明白了事情的经过,脸色阴沉的厉害,拍着桌子沉声道:“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明目张胆的到我们小柳村来偷鱼,这个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李秀云在一旁问道:“你知道是谁偷你们家鱼吗?”

  李岚摇摇头,悻悻的看了林逸一眼,说:“你认识昨天那个在鱼塘附近瞎逛的人吗?”

  林逸摇着头,情不自禁的看了李秀云一眼。

李岚走后,王志强忙着给他母亲喂中药,就去了二楼。

  一楼只剩下林逸和李秀云。

  李秀云脚步轻盈走到林逸跟前,低声不解的问道:“刚才问你偷鱼贼时,你看我做啥?”

  林逸似笑非笑的看着李秀云说:“其实偷鱼贼就是你那个相好的……”

  李秀云脸色一下子变的难看起来,“你说是张铁柱?”

  反正被林逸知道了她的事情,她也就没有必要藏着掖着,直接把她张铁柱的名字给说了出来。

  “你相好叫张铁柱吗?”

  见李秀云不做声,林逸笑道:“就是这个张铁柱干的,嫂子,我也得劝你一句,王村长虽然还算忠厚,但并不是傻子,你长期和张铁柱走的太近迟早会被王村长发现的,你还是……”

  “林逸……”

  李秀云打断了林逸的话,祈求的道:“我可以不和张铁柱来往了,但是也请你保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王志强。”

  林逸笑着点头说:“劝和不劝分嘛,我怎么会去破坏你们家的家庭和睦。”

  咚咚咚……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屋外院子的大门被敲响,接着便是一句喊叫:“嫂子,你出来一下。”

  李秀云听到屋外的声音,脸色当即一变,有些尴尬的对林逸说:“是张铁柱。”

  林逸缓慢的坐在木椅子上,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口茶,说:“去和他做个了断吧,他这种人迟早要进监狱的……”

  “好的。”李秀云答应一声,快步走出堂屋。

  李秀云寒着脸走出大院,抓着张铁柱将他拉到围墙附近的一颗大杨柳下面,面色不悦的道:“张铁柱,我不是说过嘛,别再到我家来找我!”

  张铁柱嘿嘿笑着说:“这不是有些事情需要你帮忙吗。”

  李秀云不耐烦的说:“我凭什么要帮你?以后你是你,我是我,别给我嬉皮笑脸,你给我赶紧走人。”

  张铁柱有些诧异的看了李秀云两眼,旋即目光变的阴沉起来:“李秀云,你敢对老子这种态度,信不信老子把你做过的事情告诉王志强?”

  李秀云就知道张铁柱会来这一手,顿时冷笑道:“你知道告诉王志强你会是什么下场吗?我大不了就是和他离婚,而你就等着下牢房吧。”

  “下牢房?”张铁柱笑了起来,“偷人家老婆犯法吗?”

  李秀云依然冷笑:“偷人家老婆不犯法,但是如果是偷人家鱼塘的鱼呢?”

  张铁柱脸色变了又变,一脸阴晴不定的看着李秀云,语气低沉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甭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只需要知道一点,以后你别再来烦我,这件事情我可以当做不知道,如若你敢继续纠缠,我一定会把你偷老李头家鱼的事情给抖露出来……”

  张铁柱咬牙切齿的说:“自从那个小白脸到你家来之后,你对我的态度就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你是不是和那个小白脸勾搭上了?”

  李秀云面无表情的道:“随你怎么说,丑话我已经说在了前面,如果你不信可以试试看。”

  说完,不等张铁柱回话,她直接转身就走,留下张铁柱一脸的阴沉。

  “敢和老子抢女人,小子,你死定了……”

傍晚,李岚气喘吁吁的来到王志强的家中,在院子里瞧见正在给花盆浇花的李秀云,就腼腆的问道:“那啥,李婶,林逸在家吗?”

  李秀云洒水壶放在一旁,含笑的看着羞赧的李岚,说:“在二楼给老太太治病呢,你找他有事儿?”

  李岚点头低声细语的说:“我爸想请林逸吃顿饭感谢他。”

  “就只是请林逸,不请我们?”李秀云打趣的问道。

  李岚尴尬的笑了笑,颇为为难,因为他爸吩咐只喊林逸过去吃饭。

  李秀云没好气的白了李岚一眼,说:“算了,不为难你,你爸那老抠我还不了解,吃他一顿饭非要了他老命不可。”

  ……

  李岚在王志强家等了一会儿,见林逸从二楼下来,她赶紧迎了上去,一脸羞意的把自己的来意告诉林逸,林逸自然却之不恭。

  出门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林逸见李岚穿着一身学生制服套裙闷着头在前面带路,就笑着打趣道:“李岚同学,你们学校的校服还挺好看的吗。”

  其实他准备说挺诱惑的,李岚穿的裙子裙摆齐大腿位置,露出笔直的长腿,不能不说诱惑,只是这个词眼在嘴边又被他给吞了下去,改成了‘好看’。

  李岚听了林逸的话并没有听出他话中的含义,抿嘴笑了笑,说:“我们学校才不会发这种校服呢,这是我自己在网上买的。”

  林逸恍然大悟,也是,如今的学校颇为保守,怎么可能容忍学生穿的如此开放。

  林逸朝李岚天蓝色的短裙上瞅了两眼,暗忖这姑娘虽说住在农村倒是挺会打扮自己的,衣着性感,肌肤白皙,并不比城里的小姑娘差,他见李岚把自己打扮的这么漂亮,就好笑的问道:“是不是找男朋友了?”

  “啊?”李岚没想到林逸会突然问这种话题,俏脸憋的通红,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名堂,林逸就笑着摇摇头,没有再难为她。

  两人走到一条无人的田坎小路时,从路中间突然跳出一名壮汉,手里提着一把打猎的猎枪,一脸阴沉的盯着林逸。

  林逸在十米开外停下脚步,将李岚拉到自己身后,似笑非笑的望着壮汉,问道:“张铁柱?”

  张铁柱没想到林逸知道自己的名字,不由得愣了一下,当即更加确定李秀云和林逸有一腿。

  “老子就是张铁柱!”

  林逸冷笑道:“你拦着去路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张铁柱阴森一笑,旋即咬牙切齿的说:“你小子敢从老子手里抢女人,今天老子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我和李秀云没什么关系,而且,李秀云不是你的女人。”

  张铁柱一脸鄙夷的道:“玩了别人就想不承认了?你也配做个男人?”

  林逸极为厌恶张铁柱,也没有和张铁柱继续聊下去的意思,沉着脸喝道:“废话少说,好狗不挡道,赶紧滚开。”

  “你他妈找死!”张铁柱将猎枪上膛,对着了林逸的胸口,“信不信只要我一开枪,你必死无疑。”

  林逸撇嘴一笑,“这个我还真不信,你没那个胆量。”

  一直站在林逸身后的李岚这时站了出来,娇声大喝道:“张铁柱你有病吧,赶紧把抢放下。”

  “哟,这不是老李头家的小闺女么,真是个美人胚子。”他一脸猥琐的朝李岚大腿看了两眼,笑道:“你一边待着去,等老子收拾了这小子再来陪你玩玩……”

  “臭不要脸的,就你这猪样也配?!”

林逸虽然在张铁柱的猎枪下可以自保,但是李岚却成了一个累赘,他自然不敢一个人跑掉。

于是就把李岚拉到自己身边,然后在她耳边低声嘱咐道:“李岚,待会儿说跑,咱们一起朝左边的玉米地跑。”

  李岚看了林逸一眼,又盯着虎视眈眈的张铁柱,咬咬唇,轻轻点头。

  “小子,只要你肯给老子下跪,老子可以不杀你。”张铁柱瞄准了林逸,喝道。

  林逸听了张铁柱的话突然笑了起来,看着张铁柱身后,说:“李秀云,你怎么来了?”

  张铁柱情不自禁的回头,就在这个时候,林逸紧拉住李岚的胳膊,大声喊道:“跑!”

  两人猛的蹿到了旁边的玉米地。

  等张铁柱反应过来时,两人已经冲进了玉米地中。

  林逸不敢停步,拉着李岚飞速朝着玉米地深处跑。

  不得不说玉米地是个藏身的好地方,密密麻麻的玉米枝叶有一人多高,藏在里面很难被找出来。

  林逸和李岚蹿进去后,紧接着张铁柱也跟了进去。

  “小子,你逃不了的,看我逮到你怎么玩死你!”

  没一会儿,张铁柱就找不出两人藏在什么地方,气的他大声喝了起来。

  林逸和李岚两人卷曲着身子躲在玉米地里,李岚因为害怕,身子紧紧的贴在林逸身上。

  感受着少女秀发上的淡淡芳香和那青涩身子带来的柔软感,此时的林逸心中变的有些旖旎起来,身陷囹圄却想入非非。

  “害怕吗?”林逸压低声音问道。

  李岚死死咬着嘴唇,点了点头不敢吭声。

  林逸凑到李岚耳边,轻声说:“你蹲在这里别动,我去把张铁柱引开。”

  林逸说话时的热浪打在李岚耳根处,惹来李岚脸红心跳,身子顺便变的瘫软无力起来,脑袋一片浆糊,等她回过神时,林逸已经悄悄的朝着张铁柱的放下挪了过去。

  ……

  “小子,有本事别躲啊,是个男人就给老子滚出来,老子保证不打死你!”

  张铁柱找了半天没找到林逸,气的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的大喝道。

  林逸自然不会这么傻帽的站出去被他当成活靶子,敌人在明他在暗处,自然能够沾便宜。

  他快速移动到张铁柱身后,等快要接近张铁柱时他放慢了脚步,脚步轻盈的慢慢逼近张铁柱。

  张铁柱手里毕竟是拿着猎枪,林逸不敢贸然行动,等张铁柱稍微放松警惕时,他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朝着西南方向扔去,成功的吸引到了张铁柱的注意。

  等张铁柱朝着西南方向开枪时,林逸如同猛虎一般,一下子蹿了出来,一记飞脚,踢到张铁柱后背,给张铁柱踢了个狗啃屎。

  林逸一声内力可不是吃素的,等张铁柱准备起身时,林逸飞速上前,一脚踢掉张铁柱手中的猎枪,接着按住张铁柱的身子,腾出一只手,一记手刀将壮如熊的张铁柱给砍晕了过去。

  制服张铁柱后林逸稍稍松了口气,将躲在暗处的李岚喊了出来,李岚见手持猎枪的张铁柱被林逸制服,顿时露出佩服的神色。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李岚朝林逸询问道。

  林逸踢开张铁柱的猎枪,赶紧说:“先到你家去,报警把这家伙抓起来……”

镇派出所来人给林逸和李岚录了口供之后,将神志不清的张铁柱给带走。

  林逸在老李头家吃了晚饭后准备离开时,被李岚叫住。

  两人站在院子里,林逸问李岚说:“神神秘秘的,有什么事情?”

  李岚有些难以启齿的笑了笑,“你是医生吗?”

  林逸没好气的道:“明知故问。”

  李岚支支吾吾的说:“那啥……你可以帮我……帮我看看病吗?”

  林逸诧异的望着李岚,“你病了?”

  李岚俏脸红的能够滴出血来,使劲咬着唇,点头轻轻恩了一声。

  林逸就问道:“你哪里不舒服?”

  “这里不方便说,你……你可不可以去我房间?”李岚怯怯的问道。

  林逸朝她清秀的小脸看了一眼,见她小脸羞的通红,知道有难言之隐于是就点头答应下来。

  林逸跟着李岚去了她的卧室后,见刚才在堂屋没看到她父母,就出声问道:“你爸妈出去了?”

  李岚拉着林逸坐在床边,点头说:“昨天鱼塘差点被偷,我爸妈不放心,这几天打算去鱼塘守夜。”

  林逸苦笑道:“不用这么麻烦,张铁柱被抓,不会再有人打你们家鱼塘的主意。”

  李岚俏皮的吐吐舌头,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吗,你玩电脑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