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自慰到喷水经历:女孩子发嘤嘤嘤求草

这段时间,张成公司休假,住在女友孟甜家,她的妈妈秦玉莲是个极品少妇,虽然快四十了,但保养的特别好,皮肤白嫩,身材火辣至极,前凸后翘,很有韵味。



在家里,她总喜欢穿各种性感的睡衣,也不避讳,惹得张成直流口水。



这天,女友要去上海出差,张成送她去了机场后,回家已经晚上十一点。



打开门,秦玉莲房间的灯还亮着,换鞋子的时候,突然听见一阵古怪的声音……



“好舒服……”



张成脑门一怔,竟是女友妈妈的声音与呓语!



他裤衩立马来了强烈的感觉,吞了口口水,便悄悄走到她房间门口,门竟然没关严实,悄悄一推,露出了一丝缝隙。

 文学



只见秦玉莲光着身子,躺在床头,手里拿着一个粉色的玩具,自我满足着。



随着节奏的递进,秦玉莲紧皱眉头,身子一阵猛烈颤抖。



张成窥探到这一幕,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小天,你快点来啊……”



秦玉莲突然控制不住,闭着眼,开始幻想起来。



轰!



听到这两个字,张成脑袋都炸开了,准丈母娘竟然叫的是自己的名字!



张成无比震惊,秦玉莲四十出头,丈夫早年车祸去世,目前单身有几年了,有那方面的需求也很正常,只是他幻想是自己,这是他万万没预料到的。



“小天,阿姨真的好喜欢你,快点来,好难受,每次听你跟我女儿半夜羞羞的声音,真的好想,好想哦……”



秦玉莲已经完全进入了节奏,自言自语的说道。



张成全身绷的很紧,那儿瞬间有了反应,十足威猛。



平日在家,张成每次看见穿着性感睡衣的秦玉莲,心底早就想入非非了,要是早知道她也有这个念头……



没等他多想,秦玉莲越来越兴奋。



她竟忍不住坐起身,右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抚弄起来。



“小天,你好坏哦。”秦玉莲一边说着,一边闭着眼,沉浸在幻想里。



看到这,张成有点受不了了,真想冲进去蹂躏她一番。



可突然想起了相爱多年的女友,不行,她可是女友的母亲啊,怎么能这样?



心底本能的抗拒了一阵,他知道不能再继续窥探下去,赶紧跑到客厅,抽了一根香烟,意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十几分钟后。



准丈母娘秦玉莲的房门被打开。



她穿着一身性感的黑色露肩睡裙,从里面缓缓走了出来。



“张成,你回家啦?”秦玉莲微笑着,问道。



张成抬头,与她对视了一眼,脑海里立马就浮现刚才窥探到的那一幕,心底有点心虚,笑了笑,微微点头。



“甜甜不是十一点多的飞机吗?怎么这么早你就回来啦?”



“哦,我送她去了机场,机场人多,车子不好停,就先回来了。”张成解释。



“哦,这样啊……”秦玉莲俏脸残留着阵阵绯红。“阿姨先去浴室洗个澡哦……身体好热喔……”



一双魅眼,勾的张成都不好意思了。



随后秦玉莲就进了浴室。



可刚进去没一阵,突然砰的一声,随之而来,从浴室里面传出秦玉莲的尖叫声。



张成赶紧从沙发上爬起,跑到浴室门口,赫然发现准丈母娘跌倒在地。

“阿姨,我扶你起来。”张成抓紧上去,打算搀扶。



手碰到她光滑细嫩的胳膊上,跟豆腐一样软,感觉很棒。



“啊!”



刚一搀扶,秦玉莲皱着柳叶绣眉,“疼,疼,你慢点,不要拉啊……我崴脚,先缓缓……”



张成点了点头,目光不自觉落在她雪白的胸口上。



她刚才打算洗澡,睡衣的扣子都解开了,脚崴摔在地上,睡衣也随之崩开了,身前的美景瞬间泄露了大半。



咕噜。



张成忍不住,喉结耸动。



真大!这比她女儿丰满的可不止一个档次哦。



张成心底的邪念是越来越强烈了。



突然他又发现旁边的放衣物的篮子里面,倒地上,便上去收拾。



刚把衣物抓在手里,猛然发现里面竟夹着一件黑色蕾丝镂空的小裤,边上还镶嵌着蕾丝边料,两根细长的带子。



诱惑十足,散发着阵阵体香。



女友的小裤,她基本都见过,这件黑色肯定不是她的,回眸瞥了一眼丈母娘,突然他意识到了什么。



没想到外面一本正经的丈母娘,骨子里竟然这么开放,竟穿如此开放的小衣。



收拾好后,张成蹲下身子,问道:“阿姨,现在可以起来了吗?”



秦玉莲咬着唇角,摇了摇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不行哦,还是有点疼。”



“这样,你一直坐在地上也不行,要不我先抱你回房间吧。”张成说完,也没等她同意,就开始动手了。



秦玉莲整个人很快就被张成抱在怀里,脸上挂着一丝慌张,滚烫的脸颊贴在张成的胸膛,深深的埋了下去。



张成心跳加速的很厉害,秦玉莲的胸口,紧贴着他的胸口,软绵绵的,真舒服。



闻着秦玉莲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不禁来了一股强烈的反应,感觉都快要爆炸了。



进了秦玉莲的房间,张成把她放在床上,此时他开始有点控制不住了,浑身痒的难受,趁着放下的间隙,他忍不住在秦玉莲雪白的大腿上蹭了两下。



麻酥酥的,真刺激。



秦玉莲姣好红润的脸蛋,红的如同一朵玫瑰花一样,刹是动人。



真的好丢人哦,竟然让自己的准女婿抱自己上床。



张成似乎看出了秦玉莲心底的挣扎。“阿姨,你放心,我本来就该好好照顾你的,你可不要多想哦。”



秦玉莲躺在床上后,张成很自然,一屁股就在床边坐了下来。



余光扫了一眼床单,赫然发现在床单中间的部位,竟然画了一小块地图。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这水渍,越看,张成越冲动,他不停的吞咽口水,这诱惑实在太大了。



脑海里想到之前窥探到的一幕,竟然秦玉莲脑子里那么幻想自己,自己还忍什么呢?



随即,火热的目光放在了秦玉莲的身上,如同打量一个即将宰杀的猎物般。

张成有点控制不住了,抓起秦玉莲扭伤的脚丫,“阿姨,要不我给你揉揉吧?”



秦玉莲有些难为情,“这,这,这不太好吧?”



“阿姨,你别瞎想,你忘记啦,我是一名中医推拿师……”张成笑了笑,坐在了床边,直接拿起了秦玉莲的脚丫,轻轻揉了起来。



这脚丫,可真美啊,十分小巧,红里透白!



不光是脚丫,秦玉莲身上的皮肤也是白里透红,如同宝石一样,极为珍贵。



揉了两下,秦玉莲皱了皱眉头,很快发出一声长叹,这手法按的还真是舒服呢。



很快她就自然了,红润的脸蛋也悄悄褪去了不少。“张成,阿姨真没想到你这推拿技术真不错呢。”



“当初我跟甜甜谈恋爱的时候,你不还介意我推拿师的职业吗?”张成打趣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