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对我的需求,第几章坐着爸爸的巨大写作业

楚男从炕梢爬起来,刚才他做了个春梦,梦见跟班里的女同学赵鹤在做那种事,梦得真真的,让他下面邦邦的难受。



父亲一早就去收鹅毛了,他们家就父子两口人、大小两根光棍。

 文学



父亲楚永贵在村里绰号楚小抠、赚的钱不多,更舍得不吃穿,导致楚男营养不良、发育缓慢、十六周岁只有一米五的身高、这样的身高在乡中学算是最小的,让他被同学瞧不起、就连女生都欺负他。



楚男迷迷糊糊的下炕,走到东墙根准备撒泡尿放放火,这时,邻居家的儿媳妇潘晓静正巧走出房门。



潘晓静二十四五岁、长得白白嫩嫩、一掐一股水,柳腰丰臀,一走路屁股一撅一撅的。



她丈夫开挂车常年不在家,有个六个月的孩子,平时就她跟孩子在家。



只见潘晓静左右看了看,就在自家门口,花布裙子往上一撩,就地小解了起来。



这白嫩嫩的正对着楚男,哗啦啦的水声惹得楚男火更大了!



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这么看女人,紧张得快要窒息了。



潘晓静小解完,晃了晃提上裤衩,放下群里,竟然往楚男这看过来!



楚男一个激灵,慌慌张张的跑回了屋里。



本来还想撒尿的,这会儿硬生生的没感觉了,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发现,这闷热的天儿竟让他浑身凉飕飕的。



正忐忑时候,自家院门当啷一声响了,楚男趴窗户一看,心又跳到嗓子眼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潘晓静白嫩的小手已经拉开院门,走了进来。



来者不善啊!



楚男硬着头皮迎了出来,只是他不敢看潘晓静的眼睛,心虚的打了个招呼:“嫂子来啦?”



潘晓静平时很少和他家联系,毕竟大多数时间是自己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他家大小两个光棍,联系多了怕人说闲话,可没想到这小屁孩竟然偷看自己。



“嗯。”潘晓静答应了一声,眼神扫在楚男脸上,发现这小子长得还挺秀气的。



楚男家里实在是穷,就两件草泥房子,墙壁灰突突的,家里到处都是灰。



潘晓静进屋也没坐,就把东西放桌上。



“楚男,嫂子给你送点儿水果,拿着吃吧。”



虽然她是来讨说法的,但是空手上门总归不好看,就拎了点儿梨子和苹果。



“嫂子,我不要……”楚男没敢去接。



“咋的?嫌嫂子给的少啊?那嫂子再回家给你拿几个去?”



“不是,不是。挺多的,够了。”



潘晓静拿出一个梨,然后用纸巾擦了擦递给楚男:“吃吧,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楚男紧张的答应了一声,有点胆怯的咬了一口。



潘晓静见这孩子太老实了,逗他说:“甜吗?”



“甜。”



潘晓静又问:“好吃吗?”



“好吃。”



潘晓静气消了不少:“楚男,梨再甜再好吃,那也是别人家的,别人家的就不是你的,你不能惦记,知道不?”



“嫂子,我懂。”



楚男认错,微微抬起头,潘晓静所站的位置正好背对着阳光,阳光照射到她的薄裙子上,像是透视一样的把她的丰饶身体全映衬了出来。



她丰润的双峰、甚至小解的地方都看的清清楚楚,是黑色的内裤。



楚男脑袋轰的一声炸开,身体也有了反应,整个人邦邦的像是一根棍子。



潘晓静刚好看见楚男下面快速的支撑起一个大帐篷,脸上先是一红,接着她大眼睛转了转就笑了。



她男人吴勇跑大挂车,一走就是好几个月,她还年轻,却天天独守空房,心里早就寂寞了……而且吴勇那东西还小,根本坚持不了几分钟,吴勇就是个无用的。



如今自己抓住了楚男这半大小子的把柄,他老实,胆子小,好控制,关键是这大帐篷规模还不小,如果……潘晓静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她听二姐说过,十七八岁的半大小子正是勇猛的时候。



真急了,能把锅盖顶一个窟窿,潘晓静脸上又是一红,她是多么渴望那种力道啊!

潘晓静眉头一簇、计上心来。



她紧咬薄唇,盯着楚男,吓唬他说:“楚男,你偷看我……上厕所,我要把这件事告诉你爸。”



“啊?嫂子,我没有……不是,我不是故意的,我也准备上厕所,一抬头就看见你家院子里了,我也没想到你出门口就撒尿,我真没……”



“住嘴!”潘晓静双手抱胸骄横道:“你就是看了,就是看了,我亲眼看见的,我要把这件事告诉你爸,看你爸打不打你!?”



楚男吓得一哆嗦,潘晓静心里更有底了:“楚男,我不告诉你爸也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行,行。嫂子你说啥事儿吧。别说一件事,几件事都行。”



潘晓静不好意思的说:“这件事我不告诉你爸也行,但是你……你得跟我……”潘晓静心跳加速,满脸通红、深呼吸口气终于又鼓足勇气说:“你得跟我……好。”



话刚说一半,院门响了,骑自行车收鹅毛鸭毛的楚永贵回来了。



潘晓静暗道一声糟了,这事儿没法说了,要是让楚永贵知道自己勾引他刚成年的儿子可麻烦了。



“楚男,我明天再跟你细说吧。这是我们俩的秘密,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



“好,好的,嫂子放心。”



潘晓静见他这怂样噗嗤一笑,放心大胆的晃着小蛮腰颦颦婷婷走出门,看见楚永贵咯咯一笑说:“楚叔回来了呀?”



“啊,回来了。”



楚永贵一愣,心想这小媳妇怎么跑自己家来了?自己家这么埋汰她还能来?真是稀客啊!忙客气起来:“小静啊,再坐会儿?”



“不了,不了,就是来你家窜窜门,现在我得回去奶孩子了。”潘晓静晃着小蛮腰回家去了。



楚永贵心里嘀咕:“这个小媳妇,说话不注意点,什么奶孩子,奶孩子的,唉……”



楚永贵拎着收上来的鹅毛鸭毛回屋问儿子:“潘晓静咋来了?”



楚男还在大口吃梨,指了指炕上的一个苹果说:“给咱家送点水果。”



楚永贵抓起苹果咬了一口:“她没事儿给咱送什么水果?这苹果还挺甜,这娘们平时乱花钱,真不会过日子。”



楚永贵今天收成不错,收了五斤鹅毛,转手卖掉就能赚五十元,便从兜里摸出五块钱说:“小子,给我打一斤酒,再买点鸡蛋,今天咱家改善伙食。”



楚男答应了一声,拿了钱出了门。然而他并没有去小卖店、而是跑到孤寡老人花老头儿那里。



花老头儿来到柳树村三个多月了,也没人跟他来往,楚男没事儿喜欢往他这里跑。



花老头儿也是孤单,便给他讲一些有趣的故事,也包括一些生理知识,楚男非常喜欢听他这些荤段子,农村很保守,一般父母耻于跟儿女讲一些生理和器官的知识,也就是说花老头儿算是楚男的性启蒙,没有他楚男现在都不明白男女是怎么一回事。



而且花老头儿还能教他一些别的东西、例如卜卦、拳法,奈何楚男体质差、学的也慢。



“花老头,花老头!”楚男推开他家的破院门就开始喊。



三伏天,花老头儿正在灶坑里烤土豆吃,他住的地方是以前村里生产队养驴的房子,更为偏僻。四下不靠、就他一家。



“你这小子喊啥?我又不聋!”



说着话把手里的土豆一抛,楚男伸手接住,笑嘻嘻的掰开吃了一口



“花老头儿,我问你个事儿。”



“小子,老规矩,先打一套拳我看看。”



“好嘞~!”楚男答应了一声,把土豆放在旁边一落旧砖上,随后展开少林寺小洪拳的架势、一套小洪拳熟练的打完。



花老头儿在一旁撇着嘴,等看完了这套拳叹息一声:“这他妈让你打的,老子死不瞑目啊……”



花老头儿不止一次感叹楚男的悟性差了,楚男都习惯了。



“对了,花老头儿,有件事你得帮我拿拿主意。”楚男捡起土豆,跟着花老头儿进了屋。



“啥事儿啊?”花老头儿进屋,打开了十五瓦昏黄的灯泡,他这屋子有些下沉,光线也很暗。



花老头儿坐下给自己倒杯水喝。



楚男吃着土豆慢条细理说:“今天晌午,邻居家那个潘晓静来了,说我看了她撒尿,就得跟她好。”



“我噗……”花老头儿一口水都喷了出去,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喷了楚男一脸。



“臭小子!别胡说八道行不行?”



楚男哎了一声,一边擦脸,一边说:“花老头儿,我骗你干什么?是真事!”



“那我问你,哪有这样的好事儿?哦不,我是问她怎么和你说这话?”



楚男道:“今天晌午我睡蒙了,迷迷糊糊去墙根撒尿,谁想到潘晓静这时候出来,她出门口就脱裤子啊,我不是故意的。”



“那……那你都看到了?她穿什么颜色的裤衩?”花老头儿老眼瞪的倍儿亮、小老头儿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一手抓住楚男的胳膊,力量大的如同老虎钳子。



楚男哎呦呦道:“花老头儿,轻点轻点,黑的,黑色的,行了吧?那女人屁股真不小,但是我不明白她说跟我好是啥意思?花老头儿,你说话啊?”



花老头儿咂了咂嘴,一副恨恨的说:“她怎么能跟你好呢?唉,难道这个世界就没有人欣赏我么?咳咳,臭小子你过来,你小子要时来运转了。”



楚男疑惑问:“她说的和我好,是不是要和我亲嘴?”



“她不是要和你嘴,是要和你睡觉。”

“啊?不能吧?花老头儿你是不是在骗我啊?”



“呸!也就你这种小嫩毛不明白罢了!要是换了我,今天已经把那小媳妇给骑了!”



“可是……我这么穷,再说她是有家庭的,万一被她男人发现了……”



“要不说你小子没出息呢!别人都是主动勾引别人家媳妇儿,你是人家小媳妇儿主动勾引你。她自己愿意的跟你有什么关系?至于她图啥么、或许就想玩个小嫩鸡……嗯?”



花老头儿说着又瞥了瞥楚男胯下:“或许家里的田里太干了,想要一场雨给她那三亩良田浇浇水,行了,我给你小子解释完了,你滚蛋吧,反正是人家女人主动往里怀里钻,要不要是你的事儿了。”



“那行,花老头我去给我爸买酒去了……”楚男吃完最后一口土豆,满怀心事的跑了



对于答不答应潘晓静还有些犹豫不决,快到小卖店门口的时候,楚男终于下定决心:对,男子汉顶天立地,有啥怕的?



拿定了主意心里便一阵的轻松,撩开帘子进了老王家小卖店。



“买点啥?”一个戴着眼镜、长相瘦削白嫩的女生从椅子上站起来。



“哦,打一斤酒,剩下的钱买鸡蛋。”楚男把五块钱递过去,女生接过钱,转身去给他打酒、农村散装白酒也便宜,两块五一斤,剩下的还能买一斤鸡蛋。



楚男知道这女孩儿叫王春梅、大学毕业也结婚了,对象是城里人,她这段时间回娘家窜门、帮照看照看小卖店,楚男又看见她放在椅子上的红楼梦,刚才进门时候这女的显然在看书。



这还是个文艺女青年。



女青年打好了酒,又往电子秤上放鸡蛋,这时,门帘子又挑起来,一个清脆又磁性的声音说:“春梅姐,买肉。”



随着声音,一个穿着牛仔短裤的女生走了进来,牛仔短裤下面是一双白花花的大腿、这女生至少一米七的身高了,身材又好皮肤又白嫩,不过看到楚男她眼中透出一股厌恶的表情。



楚男家里穷,成绩又差,人还邋遢,尤其是家里收鹅毛的,带着一股子味儿。



这女孩就是自己初中同学赵鹤、下午,就是梦见她了才害得自己迷迷糊糊的犯了错。



“稍等哈。”王春梅先给楚男称好了鸡蛋递过去,楚男接过鸡蛋和白酒,往外走的时候还忍不住又瞟了一眼赵贺的大白腿。



挑开帘子刚走两步,身后传来赵贺的声音:“楚男,你英语书抄好了吗?”



“抄书?”



“你少装糊涂!咱们班主任说了,英语不及格就抄书,你英语考几分你自己不清楚吗?把书抄好了就交给我,我负责交给老师。”



“哦,我抄好了自己交给老师。”



“哼!楚男你什么人品我还不知道吗?你根本没抄书对不对?老师让你抄书也是为了你好,为了让你提高学习成绩,你这种学习不好的,以后走上社会也是废物一个!”



“呵呵,赵贺,我是不是废物不用你管,我倒是要提醒你……”楚男说着又看着她白花花的两条大腿:“老师也说过,某些同学穿衣服要检点,但某人就是不自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