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媛媛小说:玩老熟女在线播放

他扫去脸上的不快,看向门卫室的老王从兜里面掏出香烟,在掏烟的时候,却将口袋的钥匙一并带了出来。

 文学



钥匙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可许静老公根本就没有挺进耳中。



他敲了敲门卫室的窗户,老王将窗户打开,他递了一根香烟给老王,指着小区铁门说道:“大叔,能不能帮我把门打开?我没带门禁卡。”



老王接过香烟,他虽然很想询问许静老公刚才和许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外人,也只能忍住。



拿着门禁卡从门卫室出来,老王将铁门打开后,在许静老公感谢之下目送他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家中有娇妻却不知道好好守着,要是我一定会让她满足,夜夜似新娘。”老王啧啧嘟囔一声,转身准备回到门卫室,脚却不偏不斜踢在了许静老公掉落在钥匙上。



他弯腰将其捡起,抬头看向许静还亮着灯的窗户,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邪恶的笑容。



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谋,他今晚就要进入许静家里,装扮成许静的老公,狠狠的将许静压在身后,然后征服她。

为了实现自己的期望,老王坐在门卫室等到了凌晨十二点钟。



这期间他一直都直勾勾盯着许静亮着灯的窗户,现在已经十二点钟,许静却还没有关灯,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王继续等了半个钟头,灯光关闭之后,他隐约看到许静从窗户前经过。



为了可以让今晚的计谋得以实施,他没有立刻行动,而是依旧等待,他要等到许静睡熟之后在行动。



老王今晚异常亢奋,一想到自己将要得到许静娇躯的时候,他所有的睡意便一扫而光。



等到凌晨三点钟,老王这才趁着夜色开始行动了。



这个时候正常人都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即便许静和她老公刚刚吵完架,那也不可能一宿不睡。



老王如同做贼一样,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六楼,激动的从口袋摸出许静老公的那把钥匙,他摸索了很久,才将房门钥匙拿了出来。



小心翼翼把房门打开,老王溜了进去锁上房门。



月光昏暗,客厅内虽然没有开灯,但他还是可以模糊的看到客厅的布局。加上昨天他不止一次的来过,更加可以确定许静的卧室在什么地方。



穿过客厅,老王很快来到了卧室门口,卧室房门并没有上锁,而是虚掩着。



老王兴奋异常,慢慢将房门推开,接着昏暗的小夜灯,他看到许静正躺在床上熟睡,在床边还放着一张婴儿床,许静的孩子正在婴儿床里面熟睡。



老王知道今晚这个机会自己绝对不能错过,他蹑手蹑脚来到了房间里面,站在床位看着只穿着一件薄纱睡衣的许静贪婪的舔着嘴唇。



许静睡衣下面穿着一条黑色小裤,因为晚上睡觉,所以她的身上并没有穿小衣,而是光着膀子,睡在床上。



虽然昨天近距离的感受过,可是此刻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让老王格外兴奋,他感觉自己现在无比的亢奋。



他扭动了一下身体,直接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下来,最后这才把裤子连同小裤一并脱下。



老王慢慢来到熟睡的许静身边,贪婪的盯着这具曼妙的娇躯看了很长时间,最终将粗糙的大手探向了许静的脚踝部位。



许静已经熟睡,而且一直都在照顾小孩,早就疲惫不堪,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有人正在触摸着自己的身体。



老王一边轻抚一边瞄着许静的小裤,他将熊腰朝许静慢慢贴了过去,当触碰到薄纱睡衣的时候,老王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声音。



粗糙的手掌顺着许静的小腿慢慢向上滑过,触摸着雪白的大腿,又慢慢朝被那神秘部位试探了过去。



许静没有察觉,不知是不是做梦,她扭动了一下身子,这一幕吓得老王稳住了自己的动作,他屏息盯着许静,生怕她会突然苏醒过来。



好在许静没有醒过来,而是将双腿张开,这样可以让老王的手掌就可以覆盖住了。



老王心跳加速,当指尖触碰到小裤的时候,许静敏感的身体突然剧烈一颤,从鼻孔发出了一缕轻微的低吟声。

许静长时间一个人照顾孩子,体力早就已经被抽离干净。



本以为老公回来会好好将她那具干涸的身体好好滋润一番,可是丈夫却在房间内发现了老王存在的迹象,和许静争吵了一番。



许静心里面极其崩溃,她因为身体的关系,虽然被老王推油按摩,但是在关键的时刻,并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丈夫的事情,却被丈夫如此误解,更加让她无法承受。



在老公离开之后,许静也陷入了身心疲惫之中。



老王此刻并不知道许静的悲伤,他早就已经想要得到许静的身体。刚才在按摩推油的时候,他就想立刻得到她。



可是因为想要将女神的渴望全都激发出来,老王前戏做的非常充足,但就在要准备进入的时候,却遭到了许静的阻拦。



现在许静依旧睡着,老王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用手轻轻抚摸着许静那儿。



虽然许静已经睡着,但是却依旧感觉到了这种长久未曾得到的快感正侵占着自己的身体。



伴随着老王的动作,睡熟中的许静低喘连连。



老王用粗糙的手指轻轻的研磨,旋即老王慢慢弯腰,将脑袋探入双腿之间,许静的娇躯就好像是触电一样颤抖了起来。



她的身体太过疲惫,可是这一阵阵的快感却让再次尝试到了异性的爱抚。



在梦境中,许静梦到丈夫又重新回到了自己身边,一边轻轻爱抚着自己,一边说着一些向自己道歉的话语。



一直都想要得到丈夫滋润的许静在梦中也原谅了丈夫,二人情到深处,便开始纠缠在了一起。



而此刻的老王并没有想到许静此刻的梦境和他并没有任何关系,而是卖力的探索起来。



猛地,许静身子突然紧绷了起来。



她生产之后便没有被丈夫如此爱抚过,身体早就已经承受不住如此强猛的攻击,当下就沦陷了。



“真香甜!”



老王囔囔自语,把自己的技巧发挥到了极致。。



“老公,你好厉害……”



熟睡中的许静情不自禁的低吟了起来,即便是熟睡,但本能依旧让她张开了双手,紧抱着老王的脑袋跟自己紧紧的贴在一起。

许静的双手紧紧抱着老王的脑袋朝自己的私密部位挤压了下去,两腿玉腿也如同麻花一样,将老王的脑袋紧紧缠绕,用力贴合着自己流淌花蜜的花蕊处。



当听到许静呻吟的喊叫出‘老公’的时候,老王如遭雷劈一样,身子剧烈的晃动了下来。



他一直都想要将许静发展成自己的胯下情人,他之所以用嘴巴让许静感受连连快感,而并不是直接举枪刺入女神的身体之中,就是不想让自己和女神的第一次结合变得如此粗鲁。



让老王没想到的是,自己如此为了许静着想,没想到许静竟然会做出和自己丈夫结合的梦境出来。



这种事情让老王心里面非常不爽,当许静用力夹紧自己脑袋的时候,老王也没有再去怜香惜玉,而是挣扎着从许静的双腿之间爬了出来。



他低头打量着那条早就已经渗透出徐徐蜜液的洞口,用手撸动着胯下那根如同成熟苦瓜一样坚硬的钢枪。



这把长枪早就已经充血膨胀,如同一条暴怒的巨蟒一样,正挺立在老王的双腿之间,青筋暴露的盯着湿润的洞穴入口。



硕大的蘑菇头上散着阵阵青紫色的光芒,老王用力撸动了两下,心中一横,当下一不做二不休,上床之后跪在了床上,将渗透着晶莹液体的巨蟒脑袋对准了湿润的甬道入口,慢慢刺了下去。



当敏感的蘑菇头接触到许静的粉嫩花蕊时,老王也感觉到了一阵极致的快感涌现全身。



就在快要撑开两片粉嫩薄唇准备一击入洞的时候,躺在许静身边安静入睡的孩子突然发出了一声嘹亮的啼哭声。



在婴儿哭声想起的瞬间,老王吓了一跳。



许静虽然困倦不已,可是这一切都是为了孩子。现在孩子哭声响起,许静必定会听到,到时候要是让许静发现自己如此一丝不挂的跪在床上试图侵犯她,保不准许静会报警抓走自己。



趁着许静还没有睁开眼睛的时候,老王急忙将随意扔在床上的衣服拿起,一股脑滚到了床下。



也就是在刚刚趴在地上的时候,许静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了身子。



在睡觉前,她还穿着睡衣和内裤,但此刻却已是一丝不挂,更加要命的是,自己的花蕊处竟然还黏糊糊一片,这让许静的俏脸瞬间通红了起来。



想起刚才自己的梦境,许静也没有怀疑到有人进入了房间,而是以为自己在做梦的时候,情到深处,自己将内裤和睡衣扒了下来,用手来缓解自己的寂寞。



眼下孩子的哭声很嘹亮,许静将小夜灯打开,抱着孩子将圆滚滚的胸脯塞入了孩子的口中。



因为饥饿醒来的孩子在咬住了许静胸脯之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吮吸了起来,那‘咕噜咕噜’的声音听得老王也是无比的舒爽。



他现在虽然趴在床下一动也不敢动,但一想到孩子正吮吸着自己梦寐以求的硕大胸脯,他就有种冲出来将许静压在身下,代替孩子疯狂的吮吸另外一只涨奶的胸脯。



许静丝毫不知道老王正躲在自己的卧室里面,当孩子用力的吮吸刺激自己胸脯的时候,她身体内那股还没有被完全熄灭的火焰再次燃烧了起来。



“嗯……”



在孩子的小嘴刺激之下,许静竟然发出了一缕轻微的呻吟声。



虽然此刻是自己的孩子在吸奶,可是许静却双眼微眯,在昏暗的小夜灯光线之下,她幻想着自己的丈夫正趴在自己身上,用力咬住了自己的胸脯,不断的疯狂吮吸。



这一幕让许久脸颊滚烫起来,她用力摇头,试图将这种疯狂的想法打消。



可是在丈夫的影像从自己脑中慢慢消散消散下来之后,许静却联想到老王帮自己推油的画面。



而刚刚消散的画面又快速的重叠起来,这一次丈夫已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则是老王那猥琐的嘴脸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这一幻想出现之后,许静被吓了一跳。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将老王幻想出来,可是当想到老王那坚硬又粗壮的巨蟒在身体内快速进出的画面时,一滩粘液再次从花蕊中分泌了出来。



“我这是怎么了?”



许静用手使劲儿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下,她并不是一个放荡的女人。她为了丈夫一直都守身如玉,虽然身体非常的诚实,可是思想却已经变得如此的放荡。



大腿传来的疼痛终于让老王的样子从许静脑海中消散下去,孩子吃饱已经熟睡,可是体内的那团欲火却依旧焚身。



“哎!”



许静看向窗外,长叹一声。



漫漫长夜,自己熬过了这么长时间,本以为丈夫回来会在自己的身上疯狂的输出一番,可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丈夫非但没有例行房事,反而还怀疑她和别的男人有染。



为了可以将体内过剩的欲火熄灭,许静小心翼翼将孩子放在床上,起身后蹑手蹑脚的朝洗手间走去。



趴在床下的老王此刻吓得差点虚脱过去,但是见许静并没有发现他,这才松了口气。



许静已经清醒,老王也知道自己今晚的计划不能得逞。



看着之前还雄赳赳气昂昂的巨蟒此刻已经耷拉起了脑袋,只能趁着许静进入浴室之后,他快速穿好衣服,蹑手蹑脚的逃了出去。

从楼梯口出来的时候,老王老远就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站在门卫室门口来回徘徊。



随着不断的逼近,当看到男人正是许静丈夫的时候,老王吓了一跳。



刚才自己在许静家里侵犯许静的时候,她的丈夫或许就站在门卫室等候。



幸亏当时没有回去,不然发现自己的苟且事情,不把自己大卸八块肯定会不甘心。



老王将衣服整理妥当,为了不让许静丈夫看出自己的惊慌,他使劲儿搓了把脸,迎过去假装没事儿人一样问道:“先生,有什么事儿吗?”



许静丈夫一脸焦急:“师傅,刚才我出门的时候好像把钥匙掉在了地上,你有没有看到过?”



“钥匙?”老王假装迷糊,下一秒拍了一下脑门说:“哦,我捡到了。真是不好意思,刚才去巡逻了,让你在这里等了这么长时间。”



“没什么。”许静丈夫连连摇头,从老王手中接过钥匙之后,连连感谢说道:“师傅,真是太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捡到了钥匙,我都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找了。”



“没事儿。”老王哈哈笑道:“你是这个小区的业主,我是保安,我有义务帮你们保存丢失的东西,不过以后可得注意点儿了,这段时间治安不是很好,要是让小偷之类的捡走了钥匙,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许静丈夫连连点头,再三道谢之后,便朝楼梯口走去。



目送许静丈夫消失在夜幕之中,老王长叹一声,回到门卫室坐了下来。



他仰头朝许静家的窗户看了过去,没过一会儿,客厅灯光亮起,紧跟着就看到许静和丈夫相互拥抱在一起热吻了起来。



这一幕看得老王心头都在滴血,曾几何时,他做梦都幻想着可以和许静如此相拥热吻,可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幻想中的男主角竟然变成了别人。



看着二人疯狂相互热吻的画面,老王长叹一声,闭着眼睛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在心中说服了自己之后,等老王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许静家中的灯已经熄灭,在卧室小夜灯的灯光映照之下,他看到窗帘上出现了一个正在前后耸动身子的人影画面。



凌晨过后,老王回到了宿舍。



这一宿他睡的并不舒服,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之中出现的都会是许静在丈夫身下扭动身子呻吟的画面。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早上,当他从宿舍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却是抱着孩子的许静和丈夫相拥走在一起的画面。



当看到老王正盯着自己的时候,许静不由自主想到自己曾经一丝不挂,被老王尽收眼底的画面。



她急忙避开了老王的目光,俏脸也瞬间通红起来。



为了不让许静丈夫发现他们俩之间的端倪,老王急忙别过目光,转身重新回到了宿舍里面。



在房间待了许久之后,他估摸着许静和丈夫也已经离开,在准备起身走出去的时候,手机在此刻突然响了起来。



老王本能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打电话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将他介绍到这座小区里面当保安的外甥。



老王的外甥叫刘猛,虽然名字起的很威猛,但是人却非常瘦弱,而且长相也和老王这个舅舅一样有些猥琐。



自从刘猛结婚以后,老王就很少和外甥有过联系,不过听说刘猛的老婆非常漂亮,自己老早就想要见见自己的外甥媳妇,但一直都没有这个机会。



现在刘猛这个电话打过来,反而让老王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



接通了电话之后,寒蝉一番之后,老王这才听出了刘猛想要请自己去家里面吃顿饭。



白天门卫这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繁重的事情,为了感谢一些刘猛给自己介绍了这么个工作,顺便也看看自己外甥媳妇究竟是不是如同传言中那样的貌美如花,老王请了一天假就朝外甥家里赶去。



现在天气酷热,老王在公交站等候了很长时间,这才等到了公交车缓缓入站。



公交车内人满为患,看着满车厢的乘客,老王虽然还没有挤上去,但也感觉到心里面一阵发虚。



随着上车的大队伍他被动的被挤上了公交车,为了可以找到一个可以站稳的位置,老王冲破了重重阻碍,最后才来到了公交车车厢最里面。



此刻车厢最里面也是人挤人,就在准备抓住扶手的时候,公交车突然一个急刹车,还没有完全站稳的老王突然朝前冲了过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