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船顾老头幸福生活:哥 我错了 以后不敢了

 

小凤有些紧张的看着老马,妈妈跟她说过,女孩子的那个地方不能被人摸。

 

 

“怎么回事?大爷要给你治病的,不摸怎么治病?”

 

 

老马其实也有些紧张,害怕小凤嚷嚷出去被外面的桂花听到,急忙解释道。

 

 

小凤内心开始纠结起来,一时间显得仓皇无措,咬着唇很为难的样子。

 

 

一边是妈妈的嘱咐,一边是老马的理由,她要怎么办?

 文学

 

 

老马乘机打量着小凤的模样,她的脸很小,但脖子修长,锁骨很明显,但却有一种让人心动的稚嫩感,就算是平躺在床上,那圆润挺翘的饱满也很有美感,腰细腿长,简直是人间尤物。

 

 

看到这里,老马就更加忍不住了。

 

 

“你要是不配合治疗的话那我就走了,你妈妈专门叫我来给你治病,你这个样子我怎么治?”

 

 

老马拿出长辈的架势,说话的语气稍微重了一些,有些长辈训斥小辈的意思。

 

 

果然,小凤听了之后就变得紧张起来了,她知道妈妈不容易,不想辜负妈妈的好意。

 

 

“那,那好吧!”小凤最终还是将捂在那个地方的手拿开……

老马吞了一口唾沫,几乎没有犹豫便将自己宽大的手掌盖在了小凤的白嫩上面。

 

 

跟他猜测的一样,小凤的比桂花的稍微小点,但却弹性十足,他的一只手刚刚握满……

 

 

他有模有样的帮小凤揉动着,自己也因为激动有了感觉,好在他平时穿的裤子都比较宽松,而且有床挡着,要不然估计连裤子都撑起来了。

 

 

小凤感觉到老马的触碰,羞答答的抿着唇,一脸的纠结,原本还有点冷的身体,瞬间便热了起来,她觉得,这肯定是老马治疗有了结果。

 

 

可很快,一种怪异的感觉又出现了,让她变得难受起来。

 

 

“马爷爷,你好了吗?我……我有点难受!”

 

 

小凤觉得自己忍得辛苦,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心跳加速,脸红的厉害,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了。

 

 

“快了,你先忍忍,很快就会舒服了。”

 

 

老马急忙安慰,继续揉捏着,刺激着小丫头。

 

 

他心里寻思着,现在只需要慢慢激起她内心的渴望,今天晚上一定可以成事。

 

 

果然,很快小凤的脸上就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使劲的咬着唇,连话都不敢说了,偶尔还会发出轻微的嘤咛声。

 

 

“怎么样,是不是好点了?”

 

 

老马看着小凤隐忍的样子,就激动的不行,但理智告诉他,现在时机还不到。

 

 

小凤此刻也忍受的辛苦,就在老马握住她那个部位的时候,她就会有一种触电的感觉,原本冰凉的身体迅速的热了起来。

 

 

可更让她难以忍受的是,那里居然也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钻进去了一只蚂蚁一样,让她难受。

 

 

为了缓解这种痛苦,她紧紧的将两条腿夹在一起,可依然不能缓解,急的额头上汗都落下来了。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却又被挡在身体里,难以释放似的。

 

 

“身体不冷了,但是也有点难受!”

 

 

小凤双颊通红,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一张嘴就出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好容易才忍住之后,红着眼睛看向了老马,她觉得自己可能真的病的很严重,要不然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老马心里好笑,小丫头明明就是动了情,却单纯的什么都不知道,不过这对于他来说却是再好不过了,稍微再加点力就能够达到目的了。

 

 

“哪里难受?跟大爷说说!”

 

 

老马的手继续在她比较敏感的地方游走,每一次的揉捏,都会让她的呼吸加重,问到这里的时候,他刚好用了一点力,小丫头便娇喘出声了。

 

 

听到老马这么问,小凤有些难为情,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那个地方说出来实在是太羞人了。

“是不是这里?”

 

 

老马指着小凤腿间,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若有所思的问。

 

 

此刻,小凤的那两条精致的长腿紧紧的并在一起,小巧的玉足绷直,时而晃动一下,让老马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唾沫,一时间看直了眼睛。

 

 

小凤听到老马这么说,一时间脸就更红了,咬着粉嫩的唇红着脸羞涩的点了点头。

 

 

“嗯,就是这里,马大爷,我这是怎么了?”

 

 

小凤内心又是震惊又是紧张,会不会是自己病的不轻,已经无可救药了?

 

 

“因为经过我刚刚的治疗,你体内的晦气已经转移到这里了,现在要从这里把晦气排出来。”老马胡编乱造道。

 

 

“要怎么排出来?”

 

 

小凤现在被老马唬住了,只想着让老马救命。

 

 

“你躺着不要动,我帮你排出来!”

 

 

老马耐心的帮小凤做着解释,让小凤两条腿分开,好方便他接下来的行动。

 

 

“你稍微忍着点,一开始可能会有点难受,但很快就会舒服的!”

 

 

小凤有些害羞,但想到自己的病,便只能咬牙忍住,红着脸挪开了视线不敢去看老马。

 

 

两条笔直的大长腿中间,马上便呈现在了老马的面前,让老马激动地青筋暴起,将粗粝的手指慢慢伸了过去……

 

 

小凤一个哆嗦,第一次被男人这样触碰,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抽空了一般,有些呼吸困难。

 

 

而紧接着,那炙热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就好像身体像是被火柴点燃了似的,嘴里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还有东西流了下来。

 

 

明明很难受,却又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这种矛盾的感觉吓到了小凤,让她觉得自己病的更严重了。

 

 

“是不是舒服一点了?”

 

 

那略带着腥膻的味道,如同诱人的情蛊,让老马迷恋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才问道。

 

 

“是有点舒服,但又很难受,马爷爷您继续,您不动我又开始难受了!”

 

 

老马嘿嘿笑着听了下来,小丫头已经完全被他给控制了,接下来他要一举拿下!

 

 

“别急,小凤,马爷爷问你,你想不想更舒服?”

 

 

老马耐着性子循循善诱。

 

 

“想……”

 

 

小凤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老马,眼神里充满了渴望。

 

 

老马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都快化了,赶紧说道:“你闭上眼睛,其他的不用管,我一定让你舒舒服服的!”

 

 

小凤单纯,并不知道老马话里面的意思,惊喜的点了点头说:“好!”

 

 

老马的目的达到,迅速的爬上了床,然后脱掉了自己的裤子……

就在一切都准备就绪,只需要老马直接压上去的时候,大门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而小凤也睁开了眼睛,刚好看到老马情急之下穿裤子的情景。

 

 

“马爷爷,好了吗?你脱裤子干什么?”

 

 

老马有些紧张,做的时候鬼迷心窍,现在被发现了,却有些害怕,临机一动便说:“皮带扣开了,不小心就掉下来了,没事的!”

 

 

“哦,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小凤换了话题,老马才松了一口气,想着小丫头就是单纯,现在还想着让她舒服呢,可惜,今天时机不对,看来是不能如愿了。

 

 

“做这事不能被人打搅,外面来人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不过刚才我已经帮你压下了病症,短时间内不会再犯,等下次吧!”

 

 

老马如此一说,小凤也没有那么紧张了,可想到这个病一直没有去除实在是个隐患,又可怜巴巴的看向了老马。

 

 

“马爷爷,您可一定要说话算数呀,千万别忘了!”

 

 

老马看着小凤那水汪汪的眸子,越看越是喜欢,又在她那水嫩的脸蛋上掐了一下,笑着说:“你这丫头,我怎么会忘了呢。”

 

 

那水嫩滑腻的感觉,让老马的心再次荡漾了起来,恨不得再摸一摸过瘾。

 

 

可眼下却也不是占便宜的时候,他又叮嘱小凤说:“丫头,今天的事情谁都不要说,这种治疗最忌讳被人知道,所谓的天机不可泄露,要是被人知道了就不管用了。”

 

 

小凤也知道老马是村子里有本事的人,也没有多想,于是脆生生的说:“马爷爷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说的!”

 

 

被老马连哄带骗,小凤乖乖地闭紧了嘴巴!

 

 

这个时候,桂花的声音传来。

 

 

“谁呀!”

 

 

她此刻心里也着急,老马正在帮小凤做法事祛除邪祟,是不能被打搅的。

 

 

“桂花,是我,你开门,我找你有事?”

 

 

听到是张顺的声音,桂花稍微犹豫了一下,想到之前老马说的话,便一咬牙对张顺说:“你回去吧,以后别来了!”

 

 

小凤都已经这样了,要是再下去,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呢。

 

 

“别呀,桂花,你怎么了,你快开门……”

 

 

张顺上次在桂花这里得到了甜头,可毕竟没有全部得到,这几天心里跟猫抓了似的,好容易找到了机会摆脱了他老婆,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桂花有些着急,想让张顺赶紧离开,可张顺不听,有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头,让桂花为难起来了。

 

 

寡妇门前是非多,指不定多少人看着呢,没办法,桂花只好将门打开。

 

 

因为刚蒸过澡,桂花的脸上还泛着红,衣领微微张开,露出里面美好的白嫩,美艳的眸子带着些许的愁云,张顺一进门就抓住了桂花的手,要将桂花往怀里拉。

 

 

“小宝贝,我想死你了,过来,让我亲你一口!”

 

 

说话间,粗粝的大手就要往桂花微开着的领口里钻。

 

 

“不要,还有人呢,你放开我!”

 

 

桂花被张顺抓着手,那异样的感觉袭来,尤其是刚才又被老马洗了那个地方,火气还没有压下去呢,现在又跟男人接触,明明是要拒绝的,可身体却很诚实的反应出来。

 

 

“还有谁?人呢?”

 

 

张顺一听桂花这么说,顿时就有些紧张,心虚中急忙将房间扫视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人,最后将目光看向了套间闭着的门上。

 

 

桂花也没有多想,便将老马帮小凤瞧病的事情说了出来。

 

 

张顺一听就急了,“你真是糊涂,小凤一个姑娘家家的,你怎么可以让她跟老马在一起呢,那老光棍要是对小凤做出点什么就麻烦了。”

 

 

“怎么会呢,老马不是那样的人!”

 

 

桂花之前其实也担心,后来被老马三言两语说的给糊弄过去了,现在张顺又再次提起,桂花其实也有些心虚。

 

 

“你呀,让我怎么说你呢!”

 

 

张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拉着桂花迅速的朝着套间门口走去,想要推开门的时候,房间门突然从里面打开,老马一脸淡定的走了出来。

 

 

“有事吗?”

 

 

桂花心虚,想到刚才张顺说的话实在不好听,有些尴尬的走上前解释:“没什么,我有些担心小凤,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老马扫了一眼张顺,一本正经的说:“暂时没事了,一会儿捂着被子出一身汗就行了!”

 

 

桂花听了感激的不行,匆忙进去看小凤去了,留下老马跟张顺俩人干瞪眼。

 

 

被张顺打搅了好事,老马心里不爽,自然不会给他什么好态度。

 

 

“你来干什么?大晚上的,你一个有老婆的人,跑来桂花家做什么?”

 

 

张顺被老马一质问,顿时心虚起来。

 

 

“我,我来……”

 

 

“哦,他是听说小凤生病来看小凤的!”

 

 

听到张顺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如何回答,桂花有些着急,急忙丢下小凤从里面跑出来给张顺解围。

 

 

看着张顺跟桂花眉来眼去的样子,老马就没来由的生气,他还想留下跟桂花母女俩联络联络感情呢,虽然直接扑到不可能,但摸摸小手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尤其是桂花那白花花的大胸,老马只要看到就心里痒痒,要是能再摸一摸多好!

 

 

“小凤现在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老马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催促着张顺快点离开。

 

 

张顺也没有理由逗留,跟桂花的事情不能让人知道,转身就准备离开,可一回头,却发现老马依然站在地上没有离开的意思,顿时就不放心了。

 

 

“你说我呢,你怎么还不走?”

 

 

本来看到张顺要离开了,老马心里已经开始筹划起来了,要怎么拿下桂花的,却没有想到张顺居然停下了,这让老马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

 

 

“我还有一些事情,你先走吧!”

 

 

张顺的眼珠子咕噜一转,当他傻吗?这老光棍心里想的什么他一眼就看出来了,想让他走,然后把桂花留给他,想得美。

 

 

“那不行,这么晚了,你一个人留在桂花家要是被人知道了对桂花名声不好,我等你忙完了我们一起走!”

 

 

老马恨不得将张顺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一遍,可偏偏当着桂花,他什么都不能说,只好打答应了下来。

 

 

“张顺你胡说什么呢?马师傅不是那样的人,不过你跟马师傅一起走也行,外面路不好走,你们俩有个照应!”

 

 

桂花感激的看了一眼张顺,老马看在眼里气的不行,就好像自己的什么东西被人窥视了似的,他心里早就将桂花母亲当成自己的了。

有了张顺这个电灯泡在,老马便知道今晚是什么事情都弄不成了,随便交代了几句便转身离开。

 

 

“你怎么还不走?”

 

 

看到张顺磨蹭着不愿意离开,老马冷笑着看过去。

 

 

“哦,我这就走!”

 

 

张顺想的好,等一会儿老马离开了,他再过来就行。

 

 

跟着老马走到外面,俩人的家刚好在两边,于是张顺就说:“老马,我先回了!”

 

 

说完便转身就准备离开,想着走两步等老马离开了自己再回去。

 

 

却没有想到老马早就看透了他的想法,在张顺说完之后,便对张顺说:“不用了,我刚好要去你家,请你老婆帮我个忙,一起吧!”

 

 

张顺吃惊地瞪大眼睛,老马这是什么意思?要是被他老婆知道他晚上来找桂花,就那个母老虎,自己肯定得跪搓衣板。

 

 

“不行,大半夜的,你找我老婆干什么?”

 

 

说完,狠狠的警告了两句,便怒气冲冲的朝着自己家里走去,他惦记别人家的女人可以,但别人想给他戴绿帽子,那可不行!

 

 

老马看着张顺离开的背影,嘴唇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哼,想跟我抖,你还嫩了点!”

 

 

说完,又有些可惜的砸了砸嘴唇,今晚的机会多难的呀,张顺这个挨千刀的……

 

 

叹了一口气,老马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夜深人静,外面的蝉鸣吵得老马心烦气躁,从未失眠的他第一次失眠了。

 

 

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桂花跟小凤那白嫩的身子,身体便难受的很,口干舌燥,全身像是着火似的,那个地方早就昂扬起来了。

 

 

跑去外面洗了个凉水澡,原本以为降降火会好一点,却没有想到依然如故,屁用都没有。

 

 

没办法,老马只好幻想着那对母女,将手伸进了被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