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删减)皇帝两个一起我会坏掉的:肚子里每天都含浓精h

老李在保安室里蹲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蹲不下去,于是出了保安室往住院部大楼里走去。


老李想去看看陈可儿。

 文学


之前老李和可儿妈离开的时候,陈可儿抱着枕头躺在床上哇哇大哭,老李看着还是很心疼的。


住院部大楼里人很多,到处都是护士和医生忙忙碌碌的身影。


老李一边走一边和熟人打招呼,好不容易到了陈可儿的病房之后,老李推门进去却发现孟婉晴竟然不在。陈可人躺在床上睡觉,眼睛周围红通通的,一看就知道刚刚哭过。


老李反手把门闭上,这才轻轻的走到陈可儿的床前。


没想到,老李刚一靠近陈可儿,陈可儿就刷的睁开眼睛。


“我就知道你会过来!”陈可儿怒气冲冲的说,看向老李的眼神非常愤恨。“我问你,你是不是看上我妈了?”


老李身子一抖,差点就要坦白刚才和可儿妈在楼梯上鬼混的事情了。


好在老李迅速镇定下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说道:“谁说的,我对你妈没兴趣。”


“呵,没兴趣?没兴趣就见鬼了,你这个变态对我都有兴趣,怎么可能对我妈没有兴趣?”陈可儿骂道,不过她的声音并不大,看来她自己也不希望外面走廊里的人听见。


“你对我有兴趣没关系,我不在乎,可是你怎么能帮着她教训我?我真没看出来你是这种重色轻友的家伙!”


老李尴尬极了。


“你妈对你挺好的。”


“少跟我说这些,我妈要是真心对我好,她平时就不会那个样子对待我了。”


“你要考虑你妈的难处,你以为你妈过的容易吗?”


老李说道,而陈可儿竟然没有像刚才一样立即反驳。


见到自己的话起了作用,老李抓住机会说:“刚才我送你妈下楼,你妈一边走一边哭,哭个不停。你知道你妈有多心疼你吗?


老李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可儿妈确实哭了,不过更多的原因是被他草哭的。


但陈可儿还真的被老李给骗住了。


“我不是要你原谅你妈,但有些时候,你多少应该理解一下她……你妈也是真的不容易。”老李坐在床沿上,长长叹了口气。


陈可人低着头,一声不吭。


过了好久,陈可儿才问道:“我妈回家去了?”


“回什么家,你妈去上班了。挣钱不容易,你妈怕去的太迟被老板骂……其实骂都是轻的,要是被开除了,没了工作,那才是真的完蛋。”


陈可儿又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陈可儿的头发很乱,乱的像鸟窝一样。不过这也正常,她一天到晚躺在床上,头发能不乱吗?


老李从床头柜上拿起梳子给陈可儿梳头发,陈可儿起初还不愿意,不停的躲老李。但是慢慢的就不躲了,怪怪的坐在床上让老李给她梳头发。


老李没帮女人梳过头发,根本就不会梳。


老李瞎弄一气,最后随手扎了个辫子,陈可儿现在这个发型和她妈还真的挺像。


陈可儿一把抓过镜子招了招,嗤笑了一声说:“真土气。”


老李不感到介意,看了看门口,老李问道:“我儿媳妇呢?”


“你想儿媳妇啦?”陈可儿没好气的问。


“别乱说,这种话传出去不好。”老李语重心长的说道。


“你摸我的时候,怎么没考虑过被人看到不好?”陈可儿反问。


老李顿时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儿,陈可儿才说:“你那儿媳妇被一个护士叫走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她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哦。”老李点点头。


“你不去上班?”


“我现在就在上班,我的工作就是照顾你。”


“你真会说话。”


陈可儿一下子笑了起来。


这丫头真是脑子又病,一会儿生气一会儿高兴,一会儿笑一会儿哭,老李真有点猜不透她的心思。

不过,老李更猜不透的还在后面呢。


陈可儿忽然把病号服的口子解开两颗说:“我难受死了,你再像昨天一样打盆水给我擦擦。”


老李一听,激动的手都颤抖起来。


老李正愁找不到机会摸她呢,现在倒好,机会自己送上门来了。


“你等等。”


老李说着就往外面跑,脚步匆匆的样子像是赶着去投胎一样。


看着老李激动的样子,陈可儿别过脸轻骂一声:“老色鬼。”


老李很快就回来了,他端着一大盆清水,水还是热的。真不知道老李从哪里搞来的热水,这老家伙的本事还挺大。


从床头的桌子上拿起毛巾,老李把毛巾弄湿之后就开始给陈可儿擦身体。


陈可儿比昨天乖巧多了,也更加主动了。不等老李脱她衣服,陈可儿自己就把病号服的上衣脱下来,然后侧身躺在病床上让老李给她擦。老李从陈可儿的要部开始擦,擦完之后就逐渐往上。


陈可儿今年才十八岁,还是个丫头片子,胸脯虽然长大了,却显得非常青涩,摸起来也没有柳香香和可儿妈的胸脯那样柔软,但是这却有别样的魅力。


陈可儿的胸脯从外表看就像一个大号的桃子,看起来娇嫩诱人,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老李笑着,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


不过老李很有分寸,不至于把陈可儿真的捏疼。


擦完上身,老李又帮陈可儿擦拭两条腿。


陈可儿从被子下露出来的两条腿非常纤细,简直就像营养不良似的。


“你平时不吃饭吗?”老李关切的问。


“不吃。”陈可儿咬着牙回答道。


“不可能一点都不吃吧?”老李笑着说。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陈可儿瞪了老李一眼。


对于这个倔脾气的小丫头,不管她说什么老李都不会生气。


说实话,老李现在已经有点把陈可儿当自己女儿的感觉了。这种感觉只有当初李云峰还小的时候,老李每天照顾他时才会有。正是因此,老李看向陈可儿的目光逐渐变得慈祥和蔼。


不过他目光虽然和蔼,可是手上的动作却与和蔼没有一点点的区别,现在这情景要是被人看见,老李肯定会被当做变态抓进监狱里头。


老李抚摸着陈可儿光滑的美腿,抚摸来抚摸去,就像在品味一块美玉一样。


“你真是个变态。”陈可儿说。


“变态就变态吧。”老李回答道。


擦身体要不了多长时间,老李很快就给陈可儿擦完了。


老李有些意犹未尽,不过小丫头和成熟的女人不一样,不像柳香香和可儿妈经历过风风雨雨。老李怕自己太心急,给陈可儿留下伤害或者心理阴影什么的,于是便就此罢手,又帮她把裤子提上来。


这时候,陈可儿忽然一把拉住老李的手。


“下次我妈过来的话,你可不能帮着我妈骂我。”陈可儿说道。


“只要你听话,我也就没有必要你妈那边。”老李笑着回答。


陈可儿高兴极了,一把抱住老李,重重的在老李嘴上亲了一口。


老李没有想到陈可儿这么大胆,更没想到她会这么突然。


但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病房门突然砰地一声推开。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老李的儿媳妇孟婉晴。


孟婉晴一进来就看见老李站在陈可儿的病床前,并和陈可儿抱在一起,而陈可儿则亲在老李的嘴上。这一幕让孟婉晴呆住了,孟婉晴过了好久才终于回过神来,眼里顿时多了几分愠怒。


“爸,你这……”


老李慌了神,飞快的把把陈可儿推开,但是现在才推开陈可儿已经迟了。


“爸,你怎么能干这种事?”孟婉晴压低声音说道,脸颊一片绯红。她忽然想起什么,连忙把病房门闭上,然后又啪嗒一声锁起来,这才转身继续看向老李。


“这是个误会……”老李慌忙解释道。


“这不是误会。”陈可儿笑着说。


孟婉晴瞪了一眼陈可儿,她知道这个丫头古灵精怪,而且极度叛逆,做出什么事情来都不奇怪。孟婉晴生气的是老李竟然和陈可儿这么个丫头乱搞,这还在医院里呢,要是突然从外面进来个人看到了,那不就糟糕了?


“爸,陈可儿还小,你不能对她这么……你要是有那方面的需求,你就说出来嘛,我给你想办法。再怎么样,你也不能和可儿干这种事情啊!”孟婉晴责怪的说道。


“我错了,婉晴。”老李乖乖的低头认错,而陈可儿则趴在床上,看着老李咯咯咯的笑。


“你就不怕万一被人看见?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啊!”孟婉晴继续说道。


陈可儿忽然插嘴道:“这能有多严重,我是自愿的。”


“你闭嘴!”孟婉晴又瞪了一眼陈可儿。


忽然发现陈可儿衣服还没穿好,孟婉晴急忙走过去给陈可儿把病号服穿整齐,又给她把衣服扣子扣好,这才转过头继续教训老李。


老李现在就像个乖宝宝似的,一句话也不说,任由孟婉晴说什么他都不还口。


下班时间已经到了,孟婉晴仍旧没有放过老李,她足足絮叨了十多分钟,直到外面走廊上的医生和护士纷纷收拾东西离开医院的时候,孟婉晴才终于罢休。


“以后可不能这样了,至少不能在医院里做这种事。”孟婉晴教训道。


“我知道了。”老李瓮声瓮气的答应道。


下班的路上,老李感到十分尴尬。


老李想过自己和柳香香办事,以及和陈可儿她妈乱搞可能会被孟婉晴知道,却偏偏没想过自己和陈可儿搞在一起会被孟婉晴撞破,偏偏还撞破的这么早。


昨天加今天才两天时间,这么快就暴露了,这让老李感到十分无奈。


而孟婉晴看着老李唉声叹气的样子,可能是不希望老李太消沉,孟婉晴想了想说道:“爸,你要是想找个老伴的话,我想办法给你介绍介绍。”


“不用不用。”老李连连摇头。


“可是你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啊。”


“真的不用,我能忍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