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吃我奶头舒服的很|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夜深人静,外面的蝉鸣吵得老马心烦气躁,从未失眠的他第一次失眠了。

 

 

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桂花跟小凤那白嫩的身子,身体便难受的很,口干舌燥,全身像是着火似的,那个地方早就昂扬起来了。

 

 

跑去外面洗了个凉水澡,原本以为降降火会好一点,却没有想到依然如故,屁用都没有。

 

 文学

 

没办法,老马只好幻想着那对母女,将手伸进了被子。

 

 

一开始还不是很快,可到了后来却是越来越快,最后,一声低吼,终于让他绷着的神经松开了全身舒服了下来。

 

 

得到放松之后,老马才终于进入了梦想。

 

 

老光棍的生活就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昨晚失眠,今天中午才起床。

 

 

刚起床,就想着昨晚的事情,心里痒痒的不行,决定去桂花家里看看小凤,要是有机会的话再把昨晚没有做完的事情做完那就更好了。

 

 

就在老马这么想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嘁嘁促促的带着小心,等到老马听到的时候,人已经到了门口了。

 

 

“马师傅,您在吗?”

 

 

娇滴滴的声音就好像蜂蜜水,温柔的连骨头都能化开,老马一听到就浑身一个激灵,麻酥酥的感觉就好像触电了似的。

 

 

“在,我在!”

 

 

是桂花,她怎么回来,莫非是想……

 

 

一想到这里,老马就激动地不行,急忙从床上下来,顺便照了一下镜子,确定自己精神头还不错之后,一转身就看到桂花穿着藕粉色的褂子,一头柔顺的长发盘起来,露出俊美的脸颊,眉眼弯弯的笑着走了进来。

 

 

面前的美少妇,看的老马心都化了……

 

 

桂花的手里还提着一个塑料袋,袋子里装着刚摘下来的水蜜桃,红嫩红嫩的,个大汁多,一看就让人垂涎欲滴,就好像她本人似的。

 

 

大热天的,桂花的额头上早就渗出了密密匝匝的汗珠,走近一看,更是惹人怜爱。

 

 

“桂花,你找我有事吗?”

 

 

老马急忙上前,热情的问了一句。

 

 

眼睛偷偷地盯着她的胸口,褂子虽然是宽松的,可因为那个部位实在是太大,以至于扣子都快要撑开了,露出里面若影若现的红色文胸。

 

 

桂花被老马看的瞬间便红了脸,到嘴边的话都给忘了,被老马这么一提醒,才反应过来。

 

 

“那个,这是我刚摘的桃子,可甜了,马师傅您尝尝,要是喜欢的话改天我再给您带点!”

 

 

桂花低着头看着足尖,说话的声音也几乎微不可闻,将桃子连同塑料袋递给了老马。

 

 

“真大,肯定很好吃!”

 

 

老马只是在桃子上瞟了一眼,说这话的时候确是看着桂花的那个地方,惹得桂花又是一阵脸红。

 

 

桂花其实对老马的印象挺好,热情好客,待人也不错,可就是看向她时的那个眼神,直白的让她有些受不了。

 

 

老马看到桂花浑身不自在的样子,便知道要适可而止,急忙接过了桂花手里的塑料袋,趁机在她的手上摸了一下感受了一下,那个滑嫩,啧啧啧……

 

 

桂花急忙收回了手,桃子虽然不多,可她们家的桃子汁多个大,却也有一些重量,提的时间一长就把她的手勒出了印子,

 

 

“你的手没事吧,我帮你揉揉吧,看看,以后就别送了,你看看,都红了!”

 

 

还没有等桂花反应过来呢,老马就一把抓住她的手开始认真的揉了起来。

 

 

一股火苗就这么窜出来,让桂花好一阵感动,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好。

 

 

她男人死了之后,她是又当男人又当女人,什么重活累活都做,提点桃子根本不算什么,可她毕竟是个女人,心里其实也希望有个男人疼她爱她。

 

 

有时候她也幻想,要是有那么一个知冷知热的人出现那该多好,现在被老马这么一关心,顿时感动的不行。

 

 

“谢谢你马师傅,没事的!”

 

 

反应过来之后,桂花也有些羞涩,急忙将自己的手拿开,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老马略微有些遗憾,可他明白有些事欲速则不达,也就没有多说,感受着桂花留在他手心的温度,一股火苗就这么自内而外的窜了起来,怎么压都压不下。

 

 

好在此刻桂花没有想到那方面,也就没有注意老马的变化。

 

 

“马师傅,昨晚你走的急,我都没有给你钱,多少钱,我现在给您。”

 

 

桂花昨晚也是因为张顺在有些心虚,一着急就给忘了。

 

 

“你男人这几年看病也花了不少钱,现在也不宽裕,昨天就算了,大家乡里乡亲的,我就当是给你帮忙!”

 

 

老马大手一挥,很豪爽的说了一句。

 

 

这可把桂花给感动到了,红着眼睛一个劲的说着不行。

 

 

“您一个人也不容易,还是多少收一点吧,要不然我过意不去!”

 

 

桂花心底善良,知道一个人的生活不容易,不管怎么说都不愿意占老马的便宜。

 

 

老马一听乐了,笑嘻嘻的说:“没事的,你这点钱我还不缺,你要是过意不去的话,我屋里没有女人,有时候有缝缝补补的事情你可以帮着我做一做!”

 

 

桂花自然愿意,又是好一阵感激。

 

 

老马想到小凤那水灵灵的身子,趁机问小凤病情怎么样了。

 

 

“今天早上已经退烧了,应该没问题了吧!”

 

 

可老马依然装作不放心的样子说:“这样吧,我这会儿刚好没事,过去看看小凤丫头,确定没事了才好!”

 

 

桂花被老马的热心肠感动,一想也是,便对老马说:“行吧,那马师傅您先去,我刚好有事要出去一下,您看完就别走了,我晚上请您吃饭,就当感谢您对我的帮助!”

 

 

老马一听,这么好的事平时可是打着灯笼都没有的,自然一百一万个愿意呀……

看着桂花离开,老马几乎没有怎么耽搁,随便吃了一点便哼着小曲朝着桂花家走去。

 

 

路过村里的小卖部时,他灵机一动,进去买了一点吃的东西,顺便买了一瓶酒。

 

 

晚上桂花请吃饭,这瓶酒可是有大用途的。

 

 

乡下人一般晚上才会闭门,白天基本上都开着门,桂花家也不例外。

 

 

老马故意等到了门口的时候才出声。

 

 

“小凤,你在里面吗?你妈让我来看看你!”

 

 

小凤此刻正拿着自己的小裤裤发愁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的小裤裤上经常出现这种脏兮兮的东西,昨晚老马离开之后她就睡了,睡得时候才换的小裤裤,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就更多了。

 

 

臭臭的,有点难闻,黏糊糊的,很大一片,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就觉得难受,可她也没有在意,刚才去厕所的时候才发现,居然这么多,她突然想到昨晚老马跟她说的话,莫非是她的病引起的?

 

 

她本来是想问问她妈的,却有点不好意思,她爸爸去世之后什么都没有留下,就留下了一大笔的债务,她妈就更难了,要是知道她生病了,指不定多愁呢。

 

 

哎,这可咋办呢?

 

 

就在小凤唉声叹气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声音,小凤顿时急了,将她换下来的小裤裤藏在了被子下面,还没有等她站起来呢,老马就到了门口。

 

 

“马爷爷,您来了!”

 

 

毕竟是大姑娘了,昨晚上因为发烧,她的脑袋有点懵,现在想想,越想越觉得丢人。

 

 

此刻看到老马,还没有等到老马说话呢,小丫头首先就红了脸。

 

 

老马一进门就听到了小凤脆生生的叫声,再看看小丫头俊俏的模样,顿时就让他心猿意马起来。

 

 

一套简单的小裙子套在她的身上,头发被她扎了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眼睛弯弯带着笑,脸蛋更是红扑扑的,锁骨很深,别有一番风情。

 

 

“你没事吧,感冒好了吗?还发烧吗?”

 

 

老马自顾自的走了过来,在小翠的额头上摸着感受了一下,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手。

 

 

“我没事了,马爷爷您坐,我给您倒杯水!”

 

 

老马耸了耸鼻子,怎么感觉有一种奇怪的味道,于是,下意识的就看了起来,刚好看到被子下面露出来的一个边……

 

 

那是!

 

 

老马顿时变得激动起来,看了一眼小凤的短裙,莫非她下面没有穿什么?

 

 

接过小凤递过来的水,老马乘机说:“虽然不发烧了,但昨天的治疗被打断了,刚好我现在没事,要不我现在给你治疗?”

 

 

小凤一想到昨晚的事情就觉得害羞,重来一回她怎么都觉得不好意思,纠结之后摇了摇头说:“算了吧,我觉得自己好的差不多了,谢谢马爷爷!”

 

 

老马以为很容易就能搞定这个小丫头呢,却没有想到小丫头会拒绝,心里有些不服气,可人家不愿意,他也不能强迫吧!

 

 

“你想好了,要是不完成治疗,有可能会复发的!”

 

 

老马一脸严肃的样子,让小凤有些紧张。

 

 

可一想到要脱光衣服睡下被老马摸,她就觉得害羞,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一咬牙坚持:“没事,我现在觉得不错,万一要是复发了再说吧!”

 

 

老马有些遗憾,可小凤不愿意,老马也不能勉强。

 

 

“行吧,那你考虑考虑,要是觉得哪里不舒服了就来找马爷爷!”

 

 

如同长辈一般关心了一番小凤,趁机抓起小凤那白嫩的小手亲拍了一下,感受着那少女独有的细腻,也就没有那么失落了。

 

 

“对了,我刚才带来了一些零食跟一瓶酒,你把酒拿出来晚上你妈说请我吃饭,到时候我再喝,那些零嘴你就拿去吃吧!”

 

 

听到老马带来了零食,小凤的眼睛就亮了,自从她爸去世之后,她就没有吃过什么零食,平时看到村子里那些小孩子拿着吃,都远远的躲开了。

 

 

“谢谢马爷爷,可是……”

 

 

想到平时她娘教育她的话,她们家里虽然穷,但穷要穷的有骨气,不相干的人给的东西是万不能要的。

 

 

老马看出了小凤的心思,急忙解释说:“去吃吧,你妈请我吃饭,我总不可能空着手来吧,再说了,我一个老头子又不吃那些,你要是不愿意吃我就扔了,到时候岂不是浪费。”

 

 

老马这么一说,小凤便觉的老马说的也对,妈妈都请马爷爷吃饭了,自然不是别人,再说了,这么多好吃的东西若是扔了,浪费了多可惜。

 

 

看着小姑娘提着袋子高兴地走出去,老马觉得桂花母女的确可怜,以后要是有机会,要好好的帮帮他们。

 

 

至于怎么帮,那就嘿嘿嘿了。

 

 

小凤离开之后,老马急忙收回了刚才的心思,迫不及待的看向了身后的被子,然后便将那个小裤裤拉了出来。

 

 

很小的一个,前面也只有巴掌大,粉色的,后面印着一个米老鼠的图案,老马只要一想到被小凤穿上时这个米老鼠被撑起来的样子,就激动地不行。

 

 

中间的位置,有一些白白的东西,边沿的部位都是黄色的,可能因为换下来的时间长了,已经干了,但从面积可以看出来,应该有很大一片。

 

 

那浓郁的味道却没有减少多少,被老马捏在手里的时候,便已经很明显了。

 

 

可老马觉得,这一点还是不够,看了一眼门口,发现小凤还没有进来,便压着心跳将小裤裤拿起来,放在鼻子上深吸了一口气。

 

 

那浓郁的味道,瞬间便如同电流一般传遍了老马的全身,让老马有一种触了电的感觉,全身麻酥酥的,很是舒服。

 

 

可很快,老马便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的那个地方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起来了。

 

 

大夏天的本来就穿的单薄,老马只穿了一条薄薄的裤子,稍微有点反应便被顶起来了。

 

 

要是在家里的话就好了,可以用这个小裤裤来一发,肯定很舒服。

 

 

就在老马遐想万千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小凤吃惊地声音。

 

 

“马爷爷,你干什么呢?”

 

 

小凤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之前藏起来的小裤裤会被老马发现,现在还被老马拿在手里放在鼻子上闻,那臭臭的味道有什么好闻的?

 

 

这一幕吓到了老马,也惊到了小凤,小凤的俏脸瞬间变得通红通红的,甚至眼泪都出来了,恨不得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个,我……我……”

 

 

此刻,就算是老马的脸皮再厚,此刻也有些尴尬了,一时间居然不知道如何跟小凤去解释。

 

 

然后,老马就看到小凤的脸色大变,刚才还羞红的脸瞬间就变得苍白起来。

 

 

“小凤,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老马虽然是神棍,但也懂的一点医术,小凤的变化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老马没有看错,此刻小凤的确很害怕。

 

 

因为就在刚才,她还在害羞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的那个地方又开始往下流东西了,热乎乎的估计又把小裤裤弄脏了,就算是没有去厕所查看,她都能够感觉到。

 

 

而且她感觉到自己浑身燥热,想要扑过去夺下自己的小裤裤的时候,却发现腿脚酥麻,连动都不能动了。

 

 

这种反应吓了她一大跳,这才变得如此紧张起来,水汪汪的眸子瞬间就泪如雨下,哇的一下就哭了起来。

 

 

“马爷爷,我可能病了,您是不是发现了?求求您不要告诉我妈妈,我妈妈知道了又要伤心!”

 

 

被小凤这么一闹,老马就更糊涂了,不解的看着面前这个裂开嘴大哭的小丫头。

 

 

“丫头,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老马压下心里的疑惑,试探着问了起来。

 

 

“我,我最近总会流下一些白色的东西,粘粘的臭臭的,偶尔还会很难受……”

 

 

小凤毕竟单纯,之前不好意思跟妈妈说,现在看到老马发现了,也就没有隐瞒,直接说了出来。

 

 

“什么地方?”

 

 

老马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可还是想要证实一下。

 

 

“就是……就是这个地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