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45老熟女高潮*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当天晚上,周馨儿照常摸到他的宿舍,一脸欲求不满:“王哥,今天咱们总可以好好玩儿玩儿了吧?你都拒绝了我那么多次了……”

 文学


周馨儿今天穿了一身露脐装,下身是一条运动短裤,显得她身材特好,今天几乎所有的男工的眼神都围着她转。不过被追捧的同时,她的眼神一直偷偷瞄着王建兴,希望这个男人能对自己燃起欲望。


不过王建兴整整一天都没有什么那方面的反应,她也只能主动上门了!


“咳咳……这,馨儿啊,这不是我不想,不过明天早上五点我就跟着厂里的人出去出差,要是被厂长发现咱们的关系,那可就麻烦了。”


王建兴故意没有说出自己是和黄会计一起出差的事实,生怕周馨儿惹出其他麻烦。


“所以我们还是……再忍忍吧!”


嘴上这么说着,王建兴的心里其实高兴得很。自己跟黄会计至少要外出一周左右,周馨儿不会再来缠着自己,自己也不用再担惊受怕,生怕被人撞见他们的关系。


“哼!你别骗我了!每次每次都用这样的理由搪塞我!这厂里的男人十个里少说有九个想跟我上床,你怎么就老躲着我!?就这么不愿意吗??”周馨儿那叫一个咬牙切齿,自己都这么送到嘴边了,这男人竟然还无动于衷!


“哪里的话!馨儿妹子!”王建兴嘴角抽了抽,赶紧伸手在周馨儿的胸前两团上揉了揉,“我这几天真的有事,你等着,等哥哥回来,肯定好好玩玩儿你这小骚货。”


“啊嗯……好、好舒服!”周馨儿也是几天没开荤,浑身上下一碰就软,下身渗出的液体几乎要沾湿底裤和外裤。


爽了一会儿,周馨儿好不容易撇撇嘴松了口:“好吧,王哥你可要记住你现在说得!人家可等着你呢!”


看着周馨儿扭着翘臀远去的背影,王建兴默默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周馨儿的确算是有几分姿色,不过他确实更喜欢李诗诗那样小鸟依人、含羞带怯的小姑娘。

“唉,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送走了周馨儿,王建兴又莫名有些心情复杂。


这一去,确实是暂时摆脱了周馨儿,可是跟李诗诗的距离也远了,至于黄会计黄娟,那也不一定睡得上……自己这火,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发泄。


第二天一早,王建兴开着老板的车,去接黄会计一起出发。


黄娟与周馨儿相比,那可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了。平时她就在厂房上层的办公室里头上班,每天都是一身制服加黑丝高跟鞋,有时候还会带上一副眼镜,那可是妥妥的制服诱惑。


尤其是她常穿的那条包臀短裙,原本长度还算是适中,只是完美的勾勒出她的翘臀,让人想入非非。可这条包臀裙妙就妙在开叉不像一般的裙子一样在侧面,而是在后面!那开叉的细缝一直从大腿中眼神到蜜桃臀下头一点点,每一步都是似露菲露,引人犯罪!


“王哥,你来了?”正想着,一道清越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那道苗条的身影由远及近,正是王建兴正意淫着的黄娟。


黄娟今天照常穿着一件白色衬衣,下身则是平日里常穿的那条黑色包臀裙。可能是天气热的缘故,白衬衣已经彻底被汗水打湿,里面的黑色胸衣若隐若现。


王建兴看得愣了足有三四秒,才猛然回神:“对对!陈厂长安排我来接你!”


黄娟勾人的眼睛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显得有些尴尬地样子,掩嘴笑了:“我知道,陈哥已经跟我说了!那这几天,就拜托你当护花使者了噢~”


说着,黄娟已经拉开副驾驶的门钻了进来。


她钻进车门的瞬间,一股女人香也钻进了王建兴的鼻腔。相比起周馨儿身上的劣质香精味,黄娟身上的香水显然要贵上很多。


王建兴深深的吸了两口,看着面前这个长相精致的女人,有些蠢蠢欲动。


黄娟也很给面子,坐下之后立马抬手主动解开了自己上衣的两颗扣子,露出一丝深邃的沟渠。


看着王建兴一脸惊艳的表情,黄娟心里有点得意。她老公自从出了车祸之后,那方面就已经不行了,她一个精力旺盛的女人早就饥渴得不行。


这个司机长得是比较一般,不过看着身体还算壮实,那方面估计很不错。上下打量一番,黄娟满意地点了点头,故意扯着自己的领子往里头扇风,随口道:“这天气也太热了。”


这下子可就不止一点沟渠了,简直是大半个圆球都露在外面,随着黄娟的动作,那两团雪白的软肉都时不时还要抖上两下,看得王建兴直咽口水,一股热流直朝下半身奔涌。


“额……王哥,你这是?”黄娟原本只是顺便勾引男人玩玩,此时余光看着王建兴下身忽然撑起的帐篷,顿时有些惊疑不定,下意识地问道。


“这……!”王建兴吓了一跳,赶紧发动车子顺便岔开话题,“这天气太热,咱们还是快走吧!赶紧到了目的地,你也好休息。”


王建兴紧张得直冒汗,担心这个女人把这事告诉陈厂长,导致自己失业。


一路上黄娟倒是表现得还算正常,似乎已经把刚才的尴尬事忘了,时不时还要跟王建兴开开玩笑,说几句话。甚至,她连胸前的扣子都没有重新扣好。


黄娟这种态度让王建兴逐渐放松了下来,余光瞄着女人曼妙的身材,他对这次出差之旅隐隐有了期待。


度过了这充满暧昧气氛的两小时后,两人抵达了临市的旅馆。


结果到达前台才知道,厂子里可能是为了省钱,竟然只给他们定了一间双人标间!


这确实是厂长陈国亮的安排,不过在他看来,王建兴已经是个那方面不行的男人,又没什么威胁性。让他跟自家弟媳挤挤一天就能省上好几百,一周下来也是几大千,实在是个很划算的买卖。


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王建兴努力让自己不要笑出来,瞄了一眼黄娟的神色,立马皱着眉大义凌然:“黄妹子,这厂子里的安排也太不合适了!要不这样,咱们还是分房睡,我自掏腰包再开一间房吧!”


“唉~王哥!”黄娟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上有些泛红,“要你一个人出钱也不合适,既然都是厂子里的安排,咱们也就暂时这么着吧。”


王建兴心里可是乐开了花,既然这黄会计刚才已经在车上看到了自己的反应,还要求自己同住,十有八九就是“那个”意思吧?


保险起见,他还表现得很犹豫:“可……这,会不会太委屈你了?”


黄娟的脸上勾起一个笑容,两手主动挽住了王建兴的手臂。


王建兴刚刚感受到一丝柔软的触感,就听黄娟小声道:“王哥,我穿了高跟鞋,小腿酸的很,你待会儿能不能帮我揉揉?

黄娟好像故意跟王建兴挨得很近,柔弱的吐息喷在王建兴的耳边。


同处一室,还要帮忙“揉揉腿”,这暗示了什么就不用再说了吧?


王建兴本来就馋人家身子,此时自然是没有拒绝的道理,赶紧点点头:“行啊,这算什么事,待会儿保证给你按得舒舒服服的!”


沐浴着前台小姐狐疑的目光,两人一路进了房间。


“好了黄妹子,把你腿伸过来吧。”王建兴一进屋就给自己找了个凳子坐,示意黄娟坐到对面的床上,再把脚伸过来放到自己腿上。


“啊、啊?现在就开始吗?”黄娟吓了一跳,目光有些闪烁。


王建兴倒是没多想:“是啊,你不是腿疼吗?早按早好。”


“噢……”王建兴表情坦荡,反倒是让黄娟有点不好意思了,赶紧坐下,将脚踝搭上了王建兴的大腿。


这一瞬间,原本没有多想的王建兴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黄娟今天穿得是到大腿半截的包臀裙,只是站着或者坐着都还好,像现在这样一只腿抬起,另一腿则在地上的姿势,从王建兴的角度一看,就能看到裙底一丝若隐若现的黑色底裤。


而且黄娟的腿也是笔直修长,白得透明,看起来手感特好。


“王哥?你是怎么了?”黄娟明知故问,放在王建兴大腿上的脚不安分地动了动。也不知道她是有心还是无意,她的大腿也微微分开,让王建兴把那底裤看了个清楚。


“这、我……”王建兴慌忙撇过视线,脸色爆红!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黄会计黄娟,冷淡的职业西装底下……竟然穿着丁字裤!


而且那底裤说是丁字裤,那关键部位竟然真就只有一条细线,什么东西都没遮住!就是王建兴这种经常看片的人也没见过几次这种尺度的内衣。


没想到黄娟私底下竟然是这样的,恐怕李明还真没骗自己,黄娟的老公是真不行了,这才饥渴成这样。


“王哥,你快点啊,想什么呢?”黄娟故意挑眉问,那只脚轻轻踢了一下王建兴的大腿,诱惑十足。


“额,好!我这就给你按。”王建兴一楞,赶紧抓住了那只作乱的脚。这只脚凉凉的,尺寸也就跟他的手差不多长,脚上均匀分布着几根青色的血管。


更重要的是,以他现在的姿势,不止能看到裙底若隐若现的风景,更是能随时顺势把这个女人推倒在床上!


强忍这种原始的冲动,王建兴捧住了黄娟的脚心,开始用力按压:“开始可能有点痛,忍着点。”


“嗯……王哥你轻点。”黄娟虽然又抱着勾引的心思,不过她的腿也确实很酸,被王建兴这么一按,一股酸麻顿时从脚心冲到脑袋,搞得她呼吸都沉重了一些。


“这可不能轻了,要是不疼,那就没有效果。”王建兴一边欣赏着她裙下的风景,一边卖力干活,“我以前跟着盲人按摩的师傅学过几招,你要是想的话,我还可以给你按按腿上的穴位,保证明天起来不止不疼,还能消水肿瘦腿。”


看着黄娟笔直修长的美腿,以及两腿之间的那个地方,王建兴的呼吸有些急促。


“真的吗?那就麻烦你帮我多按按了。”黄娟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她还是笑着应了下来,并隐隐期待着之后会发生的事。


“好嘞!”


王建兴知道黄娟这是准了之后的事,立马顺着她的脚踝按了上去,对着小腿肌肉紧张的地方用力一按!


“呃啊……嘶——”


被按了这么几下,黄娟的呼吸越来越沉重,面颊上也飘着绯红,看着就像醉了酒似的。那股酥麻的感觉再次从下半身穿了过来,她甚至觉得有个痒痒的东西直往她两腿之间的那处钻。


王建兴的眼神盯着那处的风光,光线忽然一闪,他一瞬间看到了那处的一丝反光的痕迹……


难道这女人,就这么按几下就已经……?


“黄妹子,我这样会不会太用力了?”王建兴故意问。


“嗯……啊,不、不用,很舒服……”黄娟整个人扭了扭,发麻的腰肢忍不住往上挺,一头长发被晃得有点凌乱,可是她已经没有去整理的余力,只能用全力闭紧嘴巴,不让更多暧昧的呻吟跑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一股股热度不断从王建军的双手那处传来,身体的反应越来越激烈。


感受着那股磨人的麻痒,黄娟下意识地并拢双腿相互磨了几下。如果不是当着王建军的面,还有一丝残存的羞耻心包裹着她,她恐怕已经把手伸进自己的两腿之间了吧!

黄娟如今的年纪正是需求旺盛的时候,可老公这两年已经不行了,别说满足,就是起都起不来。年纪轻轻守了活寡,她要不是怕人家闲话,早就离婚了。现在她要是急了,还是只能自己来,或者用那些玩具填补寂寞。


想到这,黄娟的眼神直接转向了王建兴。


出差之前,老公跟她说过情况,说这个王司机人已经老了,而且一辈子没讨着媳妇,那方面早已经不行了。


可这不还精神着吗?


黄娟看着这个男人下身撑起的帐篷,脸上微微泛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黄妹子,你平时坐办公室应该不喜欢走动吧?我看你这腿挺僵硬的啊。”王建兴按着几个穴位,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黄娟裙底地风光。


那处只有一根丁字裤地细绳,根本什么都遮不住。要不是这边光线不太好,而且有裙子挡着两人头顶的灯光,他现在恐怕就能把那个神秘的地方看得一清二楚!


黄娟感受到这个男人灼热的视线,忍不住把腿分得更开,好让他看得更清楚。可是做完这些,她又暗自觉得自己太放荡,把腿并拢了点。


怕被发现异样,她强忍那股酥麻的感觉,整个人扭了扭:“是……是啊,我们厂子的来往还是挺多的,有些时候事做不完,我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原来是这样,”王建兴把黄娟的反应看在眼里,手不再满足于在小腿按压,逐渐往上,“那我给你多按按,活活血,这样你之后多走动,腿就不会酸了。”


黄娟感觉到男人粗糙的手逐渐按到了自己的膝盖,如果答应继续按,恐怕就要按到大腿,甚至那处……


也不知道想到什么,她整个人一颤,小声答:“那就麻烦王哥了……”


“包在我身上!”


王建兴心中一喜,手直接摸上了大腿下半部分的穴位,用力一按。


黄娟挺了挺自己的腰肢,忍不住扬起下巴呻吟:“呃啊……王哥,那里好酸……”


“这是正常的,按完就好了。”


王建兴煞有介事地说,手不断向上,不一会儿就到了手感绝佳的大腿上半段。大腿和小腿的触感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尤其是大腿上半截,比小腿的手感要柔软得多,一个用力就能按出一个小坑,手一收皮肤又立马变得平整,弹性十足。


按着按着,他的手已经逐渐按到了腿根,有几次甚至有意无意地伸进裙底,差点就要擦到那处。


“额,王哥……我……嗯……!”黄娟下意识想要夹紧双腿,可是那处实在是太酸太麻了,她连夹住那只粗糙手掌地力气都没有,两腿松松的夹住王建兴的手。


王建兴瞬间呼吸粗重,早就撑起一个帐篷的地方更加雄伟。


欲望让他暂时忘了害怕,大着胆子微微躬下身,把那东西隔着裤子顶在黄娟的脚上,时不时摩擦一下。


“呃啊……好,好痒。”黄娟整个人缩了缩,她瞬间反应过来自己脚碰到的东西是什么!害怕羞涩的同时,一股无法控制的欲望在全身上下蒸腾。


可是如果自己主动开口,那不就跟一个荡妇一样了吗?


仅存的羞耻心让黄娟死咬着嘴巴,想要这个男人搞自己的话就在嘴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克制不住。


王建兴看着黄会计的神色,忽然福至心灵,赶紧乘胜追击:“黄妹子,这大腿也按得差不多了……要是你还觉得有哪里不舒服的话,我要按的地方可能就比较私密,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黄娟沉迷欲望的神色顿时染上一些纠结,她确实很想跟这个健壮的男人狠狠纠缠……可是自己老公这么几年也算是勤勤恳恳,要是自己先出轨了,总觉得又对不起他……


王建兴也不催促,只是按压着黄娟敏感部位的手逐渐停了。


身体里那股异样的酸麻没了出口,黄娟一下子觉得浑身上下空落落的,尤其是那个不能启齿的地方又麻又痒,根本没有满足。


要不……就这么一次……


黄娟在心里努力说服自己,隔了好久才小声道:“王哥,我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要不,你还是再帮我按按吧……?”


说出这话的瞬间,黄娟不止脸红,就连脖子也要烧红了!


王建兴的笑容越来越大,不过他没有立马得意忘形,而是重新按上了大腿根部,对着黄娟最有感觉的地方狠狠一按!


“呃啊……!!”黄娟整个人一抽!下身酥酥麻麻的地方算是被涌出的粘液彻底打湿了……

王建兴的手已经彻底深入裙底,圈着大腿根部按压不止,时不时就会碰到那个敏感部位。而且那地方似乎还真有点……湿了?


一瞬间,王建兴感觉有点气血上涌,呼出的气息都有点灼热。


又按了几下,他终于大着胆子,用微微颤抖的手在那个微微颤抖的地方轻轻摸了一下。


“啊……!”黄娟的嗓音都在颤,直接摸上的感觉,和刚才打擦边球的那几下可完全不同!


王建兴心中大喜,正想乘胜追击,黄娟的电话就在这时响了!


这忽然的一下把黄娟吓得蹦了起来,赶紧挥开这个王司机的手,把自己裙子整理好,这才拿起电话。


手机铃声响个不停,可空气中还充满刚才他们暧昧的味道。黄娟又是羞愧又是尴尬结结巴巴地说:“王哥,可能是我老公打来的,我出去接个电话……”


说完,也不等王建兴回个话,就穿上高跟鞋跌跌撞撞地跑了。


“唉……这!”王建兴哭笑不得的收回手,他的下半身早就涨得不行了,就差一步的事儿,谁想到会发展成这样?


不过……


王建兴盯着自己的指尖,上头还有些亮晶晶的水痕,应该是黄秘书的……


王建兴呼吸重新变得粗重,就着这双满是水迹的双手,伸进了自己的裤子里面,开始自给自足。


他这边屋子里搞得热火朝天,外头的黄娟可是有些苦不堪言。


本来她也早就被挑起了感觉,现在一下子被打断,下半身的水根本就止不住!她现在穿得那条丁字裤本来就只有一根线,也拦不住水,只要她走一步,酥麻就伴着汹涌的粘液从身体里渗出来,刚出房门就已经彻底打湿了大腿根!


更让她崩溃的是,这个电话竟然真是老公打来的!


抓着嗡嗡个不停的手机,黄娟深吸一口气,这才接通:“喂?老、老公?”


接通的一瞬间,她又向前走了一步,丁字裤的绳子一下子磨到了不该动的地方,搞得她声音颤了颤。


她老公一下子听出不对劲了,声音顿时变得严厉:“老婆,你在干什么!?”


黄娟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大脑飞速运转,随口扯了个理由:“唉!我就是绊了一下,老公你那么凶干嘛?”


“噢,我这不是怕你出事嘛。”听着妻子娇嗔的语气,那头的男人稍微放松了一些,语气也不像刚才那么急促。


黄娟砰砰直跳的心脏终于缓了缓,两人又扯了会儿家常就挂了电话,她才算是彻底松了口气。


可放松的同时,下身的酥麻又重新窜了上来。那根绳子狠狠勒住了自己的关键部位,汁液不断地从下半身渗出,从腿根往下涌。


“嗯……好痒……”


黄娟的腿都软了,身体忍不住蹭了蹭墙面。可她也拉不下脸回去找王建兴,只能左右看看,拐进了走廊的公共洗手间,反手把门一锁,这才放心大胆地把手往下半身伸了进去。


那处早就又湿又热,一摸就是一手水。对着最有感觉地地方戳了几下,黄娟忍不住仰头呻吟:“呃啊……快、嗯……”


想像着是刚才那个王司机揉捏自己大腿的那双粗糙的手在摸自己,黄娟略微喘了几口,手动得越来越快,另一手还抓上了自己胸前的一边软肉不断捏成各种形状,细微的水声在整个狭小的空间回荡。


“要到了!啊!老公……快!要到了!!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