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受不了了,再快一点好不好*长得漂亮又是处的多吗

优美桑?”

 文学


“诶,是我,你们在里面做什么呢?”


渡边优美这句话的语气很值得玩味,听的陈凡不禁汗毛树立。


“没什么,帮仓佐桑把一郎抬到床上,他可是醉的不行了,你也知道他酒量本来就不好。”


“这样啊,那你们弄完就出来吧,好不容易做的下酒菜就要凉了。”


听着他们的对话,找到衣服穿上的仓佐梨音微微的舒了一口气。


看来优美姐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自己算是逃过了一劫。


不过,这种事情以后一定不能再发生了。


仓佐梨音这么想着,看了一旁熟睡的渡边一郎一眼。


说实话,渡边一郎除了哪方面不太行之外,几乎没有什么缺点,对她也很好,事业也很成功,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做出这样出格的事情,心中隐隐的有了一个疙瘩。


而陈凡听完渡边优美的话后,应了一声回头看了仓佐梨音一眼。


他发现仓佐梨音已经穿上了衣服,表情也透露出了她内心复杂的情绪。


看来是继续不下去了。


陈凡虽然心里觉得十分可惜,但并没有太过沮丧。


以后的机会还很多,况且还有渡边优美这么一个极品在,有的是自己享受的时候!


想着,他舒缓了一下自己的表情,然后挂上了微笑率先走出了卧室。


然而,在他回到客厅在渡边优美的旁边坐下的时候,他发现渡边优美的表情有些不太对劲……

“陈凡桑,你还真是精力旺盛啊……”


渡边优美摆出了一个微笑,但陈凡能够看得出来,她的眼神一直狠狠的盯着自己,仿佛要把自己吃掉一样。


她一定是看到自己刚刚和仓佐梨音的那一幕了。


想到这,陈凡额头上渗出了汗珠。


他从来没有考虑过出现这种情况应该如何去解决,一时间竟有些语塞。


渡边优美见陈凡没有什么回应,轻轻地叹了口气。


“陈凡桑,刚才爽么?”


“诶?这是什么意思……”


陈凡被搞得有点懵逼,他不知道渡边优美说的是哪一幕,完全不敢随意的回答。


如果她真的没有发现自己和仓佐梨音的事情,那现在自己说话露出马脚不是不打自招么?


可是,刚刚她的反应又如此的奇怪,不可能没有看到啊。


难道说,她是在试探自己?


正当陈凡在脑中疯狂纠结的时候,渡边优美再次挂上一抹邪魅的笑容,微微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角,表情十分的诱惑。


“梨音还没出来,别这么紧张啊。”


说着,渡边优美再次将手臂勾在了陈凡的脖子上,将脸贴着陈凡的脸,就要用红唇堵住陈凡的嘴。


陈凡一下子紧张的不行,要换做之前,他可能就顺着渡边优美的意思继续下去了,但这一次情况完全不同了。


“那个……”


陈凡将头向后微微缩了缩,渡边优美见状微微皱了皱眉头。


“怎么,刚刚可是你自己把持不住害的我嘴里都是,现在就嫌弃我了?”


听到渡边优美如此露骨的说辞,陈凡连忙摇了摇头。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现在我们再来一次怎么样?”


说完,渡边优美立刻将手朝下伸去,还没等陈凡说什么,一把就放在了陈凡的裤子上。


一瞬间,她的表情恢复了平静,然后整个人坐直拉开了距离。


她很清楚的感受到,之前那充满雄风令人沉迷的东西此时已经完全抬不起头了。


“看来今天你已经不行了,那就改天吧。”


渡边优美翘起了腿,俨然变成了一副女王的姿态。


陈凡挠了挠头,无意间看见了那被自己撕破的黑丝。


这可都是自己的杰作啊!


“那个,优美桑,你的丝袜要不……”


“这个?你怕什么,梨音可没这么敏感,而且我也很想知道梨音看到这个会是什么反应,她会不会想到这是你干的……”


“这,不好吧……”


陈凡有些怕了,他总觉得现在在他面前的这个渡边优美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刚想要措辞在说些什么,卧室的门被打开了。


穿着睡衣出来的仓佐梨音看了陈凡一眼,立刻躲开了视线。


而一旁的渡边优美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笑着招了招手。


“来,梨音,我那个不中用的弟弟倒了,我们姐妹两好好地喝几杯谈谈心怎么样?”


诶?要和梨音喝酒?


陈凡知道仓佐梨音的酒量,正是因为她的酒量不好,所以每次陈凡和渡边一郎喝酒的时候都不会让她一起陪着喝一些。


哪怕是一杯,恐怕她都会撑不住。


陈凡立刻抬起头,看了一仓佐梨音一眼。


很明显,仓佐梨音的表情有些些的尴尬,以她现在的身份,渡边优美如此邀请自己根本不可能拒绝。


说自己喝不了酒?


不行,这样会显得自己很不给男朋友的姐姐面子,而且真的喝不了少喝一些别人也不会说什么,但是如果拒绝的话性质就不一样了。


仓佐梨音一下子陷入了两难,她从小到大就没怎么沾过酒,唯一一次和一郎喝了一点,立刻醉的不省人事。


也就是那一晚,自己和一郎发生了关系。


虽然她不后悔,但从那个时候开始,她更加警惕酒这个东西了。


仔细想想,如果那个时候在自己身边的不是一郎,而是一些图谋不轨的男性,那自己可能就真的遭重了。


“优美桑,仓佐桑好像喝不了酒……”


见仓佐梨音如此为难,陈凡直接出声帮着仓佐梨音开脱了起来。


渡边优美微笑着回头看了陈凡一眼,微微的摇了摇头。


“诶,陈凡桑,她可是我弟弟的女朋友,和我这个做姐姐的稍微喝一点总没有关系吧,这里也没有什么外人,醉了的话我们也能把她抬到一郎的身边,说不定他们酒醒了之后,看到彼此还会擦出什么火花也说不定。”


说完,她坏笑着看了仓佐梨音一眼,仓佐梨音的脸一下子红了,但她的脑中第一个出现的人竟然不是渡边一郎,而是陈凡!

仓佐梨音猛地晃了晃脑袋,想要把陈凡从她的脑子中甩掉。


看到她这个反应,渡边优美再次皱了皱眉头。


“怎么,梨音酱不想给我这个面子么?”


“不是不是,优美姐都这么说了,我怎么会拒绝呢……”


为气氛所迫,仓佐梨音不得不如此回答。


这回,渡边优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拿过一个新的酒杯亲自给仓佐梨音倒了一杯酒。


仓佐梨音有些惊恐的走上前,一边做着拒绝的手势一边猛地摇了摇头。


“优美姐你坐下吧,我来给你倒。”


“以后都是一家人,别这么客气,来。”


说完,她将满满一小杯的烧酒放到了仓佐梨音的面前。


“我也不为难你,就这一小杯,没有问题吧,我们慢慢聊,很快就下去了。”


仓佐梨音看着那满满就快要溢出的烧酒,不禁微微的咽了口口水。


的确,就杯子的大小来看,其实量并不是很多,对于常常喝酒的人来说,根本连热身都算不上。


但是,这对于仓佐梨音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她缓缓接过酒杯,移到了自己座位的前方,陈凡能看得出来,她扶着酒杯的手都有些微微的发抖了。


为什么渡边优美要如此为难她呢?


陈凡想不通,但又没有什么立场去帮仓佐梨音说话。


就算现在渡边一郎醒着,恐怕也没有那么好拒绝。


在日本就是这样,特别是在家里,这种礼节有的时候的确会造成现在这样的情况。


渡边优美此时也倒满了自己面前的杯子,并转过身对着陈凡微微的点了点头。


“陈凡桑再来一点?光我们姐妹俩喝也没什么意思。”


那不容拒绝的表情让陈凡心头一紧,总觉得在刚刚的事情之后,渡边优美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无比强势完全看不透她的想法。


“那当然,麻烦你了。”


陈凡笑了笑,然后接过了渡边优美倒下的满满一杯烧酒。


喝酒他并不害怕,哪怕再来几杯自己也完全没有问题,但陈凡还是陷入了他从来没有在酒场上体会过的慌张。


“来,梨音,我们见过好多次了,再过段时间我们就成了真正的家人了,到时候还要多多关照才是。”


说着,渡边优美举起酒杯示意了一下,然后转过身继续说道:“陈凡桑,我们倒是第一次见面,总是听一郎提起你,所以我一直很好奇陈凡桑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


陈凡听着这话,总觉得那里有些怪怪的。


不过,仓佐梨音并没有听出什么,附和着举起了酒杯。


三人就在这个氛围下喝下了第一口酒。


那火辣的感觉刺激着仓佐梨音的整个口腔,她紧紧皱着眉头,然后咳嗽了两声,很快脸就红了起来。


陈凡稍稍惊讶了一下,虽然知道仓佐梨音不怎么能喝酒,但喝一口就开始上头的体质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很快,渡边优美开始了她想要的话题。


陈凡能够感受得出,渡边优美非常会说话,渐渐的将仓佐梨音有些慌张的情绪彻底的磨平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的影响,仓佐梨音的逐渐放开,一向话不是很多的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停地说着话。


虽然话题一直是由渡边优美在主导,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话基本就仓佐梨音一个人再说了,渡边优美只是微笑着在一旁听着。


从与渡边一郎相识到后来在一起,很多很多的细节仓佐梨音都记得很清楚,即使是在醉酒的状态下,她都能一个不漏的全部说出来。


这时,渡边优美突然话锋一转,看向了一旁的陈凡。


陈凡被这么一看,瞬间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突然间明白了渡边优美为什么要突然让仓佐梨音喝酒,还说要好好聊聊天。


现在的仓佐梨音几乎没有了思考能力,所谓的酒后吐真言大概就是这个状态了。


她想要通过这个机会从仓佐梨音的身上了解一些她想了解的东西,而那些东西一定和之前自己和仓佐梨音做的事情有关。


“呐,梨音酱,你觉得陈凡桑怎么样?”


陈凡倒吸了一口冷气,该来的还是来了!


要是仓佐梨音一个失言,让渡边优美听到了她十分不想听到的回答,不仅自己和渡边一郎的好友关系有可能会受到影响,她自己和渡边一郎的关系也会因此断开。


梨音抬起头,微微眯起眼睛看着陈凡,然后露出了一个笑容……

“陈凡桑……是个很厉害的男人……”


说着,仓佐梨音缓缓的伸出手,像是要抓住陈凡一样。


看着这一幕,陈凡心吊到了嗓子眼上,生怕现在状态下的仓佐梨音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这时,她手臂一放,眼中突然有些湿润,像是情绪控制不住一般身体微微的抽动了几下,然后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


陈凡知道,她彻底醉的不行了。


某种意义上,她醉酒的样子和渡边一郎如出一辙。


看到仓佐梨音停下动作后,陈凡松了一口气,然后看向了一旁的渡边优美。


他发现渡边优美也正在看着自己,眼神十分的玩味,吓得他尴尬的笑了笑。


“陈凡桑,梨音说你厉害呢。”


她用手撑着下巴,嘴角微微勾起,眨了几下眼睛。


“哪有哪有,跟你弟弟比起来我还是差一点的。”


“是么?我弟弟可是一直跟我说你的事情,而且非常崇拜你呢,你看你长得帅气,那方面又那么厉害,这么年轻就事业有成,小姑娘不要被你迷得神魂颠倒……”


被这么一顿猛夸,陈凡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渡边一郎这么跟他姐姐说的?这也太夸张了吧!


陈凡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朝着渡边优美摆了摆手。


“没有的事,要真这样我会一直单身没有女朋友么?”


因为事业的打拼,陈凡没有时间考虑谈恋爱的事情,都说这里的女孩子可爱而且非常顾家,选择一个做女朋友的话的确十分不错。


不过陈凡并没有这么着急,他知道自己还年轻,除了事业的原因,他更有着一个很坚定的想法。


人活着也就那么几十年,算上前面上学到毕业以及后面结婚之后组建家庭,这中间的时间其实是最美好也是最有可能性的。


不好好享受这段时间的话以后想起来是一定会后悔的。


所以,他并不想这么早的投入到一段感情中,而一旦下定决心就要好好经营,不能再抱着随便玩玩的心态。


渡边优美稍稍惊讶了一下,虽然听渡边一郎说过,陈凡貌似还没有女朋友,而且也没有要找一个的意思,但亲耳听到之后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以他的条件要找一个不是很轻松的事情么?


想着,她彻底将身体转向了陈凡,再次翘起了腿。


“你真的没有女朋友?”


“是啊,我没必要骗你吧?”


渡边优美微微点了点头,像是在思考什么一样,继续说道:“这样啊……看你这么厉害,精力又这么旺盛,平常忍不住的时候该怎么办呢?”


陈凡一下子明白了渡边优美话中的意思,表情变得更加尴尬了。


他发现渡边优美完全没有要理会身后已经醉倒睡去的仓佐梨音,竟然如此直接的问出这种问题。


“没…没有,我其实没那么……”


“哦,我懂了,你不会是好这一口吧?”


说完,她眼神瞟了瞟旁边的仓佐梨音,语气十分的意味深长。


不是吧,她不会觉得自己是那种喜欢搞别人女朋友或者妻子的那种变态了吧?


陈凡猛地摇了摇头,但渡边优美一副不相信的表情,让陈凡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仓佐梨音突然抬起了头,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一郎……”


她这么喊了一声,然后缓缓地在将头埋在了桌子上。


渡边优美皱了皱眉头,盯着仓佐梨音看了好一会儿。


从开始喝酒后,她不断地试探着仓佐梨音,想要看看她到底和陈凡是什么样的关系。


当她发现这两个人在卧室做那种事的时候,她十分震惊,同时也有一些生气。


自己弟弟最好的朋友竟然和他的女朋友搞在了一起,而他竟然全然不知,作为姐姐的怎么可能坐视不管。


但通过不断的试探,她找不出仓佐梨音对陈凡的任何态度,甚至在最后已经完全醉倒状态下,她也只说了一句陈凡是个厉害的男人。


他是个厉害的男人,这件事情不是显而易见的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