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的男人是不是性功能特别好|粗长巨龙挤进美妇

我开车往东边寻找于弘逸的时候,虽然过了半个小时,实际上开的很慢,回去的时候我加足了马力。

 

 

车子在夜色中风驰电掣,如闪电一般。

 

 文学

 

一边开车,我还拿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挂了电话心里祈祷陈艺瑶可千万别出事。

 

 

没几分钟,再次回到了火锅店门口,我还想继续往西行。

 

 

也幸亏在火锅店门口的时候,我特意有所减速,才听到了那条暗巷里传来女子的呼救声。

 

 

正是陈艺瑶的声音!

 

 

我停下车子,激动的冲了出去。

 

 

下车的时候,心中一动,在路边抓了一把细碎的小石子,紧接着冲进了巷子。

 

 

当我冲进暗巷的时候,就看到几个黑影将一个俏丽的身影围在了墙边,几道电筒的光束晃来晃去。

 

 

通过电筒光线,我看到对方一共四人,长得都比较魁梧,因为光不是朝着他们,所以看不清他们的面容。

 

 

但所有的光都集中在陈艺瑶身上。

 

 

陈艺瑶的风衣居然被撕破了,显露出了黑色的文胸,一半的文胸脱落,露出一团雪白丰满,正被她死死的护住,即便如此,还是有一些春光露出。

 

 

她的脸上写满了绝望和无助,面色一片惨白,吓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求饶道:“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老公失踪了,我是来找我老公的,我身上有钱,你们……你们可以都拿去!”

 

 

如果是平时,看到人高马大的几个混混,我一定吓得有多远躲多远。

 

 

但现在我喜欢的女人陈艺瑶被众人欺负,就像是受惊的小白兔面对一群饿了几天的恶狼,我绝对不能袖手旁观。

 

 

当时我脑子一热,怒喝道:“你们是什么人,快放了陈老师!”

 

 

说话的同时,我握紧住手里的石子,并悄悄藏在了身后。

“哟呵,美女,想不到你还是一名老师,这个臭小子是你朋友吗?”为首一个满脸横肉的寸板头汉子狞笑起来,说话的时候带着一身的酒气。

 

 

显然,这几个混混都喝多了。

 

 

另一个高个子骂骂咧咧道:“臭小子,这里没你的事,识相的话就快滚!”

 

 

“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虽然我心里怕的要死,但表现的还是很强硬,镇定而愤怒的说道。

 

 

听到我的话,四个汉子同时露出愤怒的神色。

 

 

“我草泥马,你特么找死!”寸板头汉子一声怒喝,四个混混全都朝我冲了过来。

 

 

我吓了一跳,想也没想,就将手里的石子如天女散花一般砸了出去。

 

 

一时间电筒的光线乱晃,于此同时伴随着众人的惊叫声和手挡在面前不住后退的举动。

 

 

我趁乱一脚狠狠踢在最前面一个汉子身上,他踉跄着撞倒另一个人。

 

 

我则是从圈内突围,居然让我成功冲到了陈艺瑶身边,二话不说拉着她就往巷口跑去。

 

 

陈艺瑶吓坏了,都忘记了遮掩胸前雪白的春光,被我拉着身不由己拼命的逃。

 

 

那一团雪白丰满在夜色中颠簸晃荡,格外惹人注意。

 

 

然而此刻的我哪里会注意这些,只想逃出升天。

 

 

在逃跑的过程中,我感受到背后几下剧痛,差点没撑住摔倒在地。

 

 

辛亏陈艺瑶扶着我,没让我倒地,不然我俩真的死定了。

 

 

最终,凭借求生的渴望我们成功逃出巷子。

 

 

我们第一时间上了车,我背后一阵火辣辣的疼,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我赶紧发动车子,透过后视镜就看到几名混混在后面狂追不止。

 

 

直到十分钟后,早就看不到几个混混的踪影了,我才敢把车停下。

 

 

这时候才发现,我们居然已经到了开发区这边。

 

 

开发区人烟稀少,马路宽阔,但穿行的车辆却很少。

 

 

我喘着粗气,忍着背后的剧痛问道:“你没事吧?”

 

 

面色苍白的陈艺瑶也才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她的一只手紧紧抓着扣住的安全带,只用一只手遮住胸前的雪白丰满。

 

 

她的胸比我在监控中看起来还要大,一只手根本遮不住,从两边露出不少春光。

 

 

当我目光集中在她胸上的时候,不由傻眼了,身体不自主的有了反应。

 

 

陈艺瑶注意到我的表情,神色由白转红,急忙用另一只手也捂住。

 

 

我赶紧收回目光,又问了一遍。

 

 

她摇了摇头,说没事,神色异常难看和失落。

 

 

我也有些感慨,本来是想找他的丈夫,结果遇到了这种事。

 

 

我马上脱掉外套披在她身上,说道:“穿上吧,可以挡一下。”

 

 

陈艺瑶红着脸点了点头。

 

 

她穿上衣服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弘逸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会不会和我一样遇到危险。”

 

 

“放心吧,他是男人,不会有事的。”

 

 

我正说着安慰的话,电话铃声响了,是警察打来的,说已经在林海路了,问我具体位置。

 

 

十分钟后,我们见到了警察,不过几个混混早就跑了。

 

 

警察让我们别担心,他们可以通过路段的监控追踪几个混混,并保证不出三天就能将他们捉拿归案。

 

 

我和陈艺瑶连忙道谢。

 

 

陈艺瑶最担心的还是她的丈夫。

 

 

不过当她向警察提出这件事的时候,其中一个中年警察说道;“刚才我们在经过林海路和江西路的路口时,发现一个躺在路边的醉汉,和你描述的穿着倒是有点像,也不知道是不是你丈夫。”

 

 

陈艺瑶听了表情一下子缓和下来,立即想去寻找。

 

 

中年警察微笑道:“别着急,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让我的同事小王去处理了,我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又过了十分钟,我们终于找到了于弘逸,正是中年警察口中的醉汉。

 

 

看到于弘逸的时候,他已经醉的人事不知,额头还破了,出现两道御痕。

 

 

小王检查过,说估计于弘逸是因为喝多了,不小心撞上了电线杆,或者墙之类的建筑,一时晕过去了。

 

 

小王的陈诉也能解释陈艺瑶给于弘逸打电话时,他的惊叫声怎么回事了。

 

 

不过令我纳闷的是,即便于弘逸被撞晕了,也应该晕倒在巷子里啊,怎么会出现在十字路口。

 

 

这一切恐怕只有等待于弘逸醒来才能得知了。

 

 

因为警察检查了于弘逸,他额头的伤口并不碍事,主要原因还是喝醉的缘故,所以我们也没送他去医院。

 

 

和警察告别后,我开车载着夫妻二人回家。

 

 

于弘逸躺在后座,陈艺瑶则坐在副驾驶。

 

 

“今晚,谢谢你救了我,还帮我找到了弘逸。”陈艺瑶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还带着一丝美丽的笑容,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你们是我的房客,也算是朋友了,千万不要这么客气。”我说道。

 

 

陈艺瑶笑了笑,温柔的问道:“对了,你背上的伤势怎么样了,我看被那几个混混打的不轻吧。”

 

 

即便她不提,我也能时刻感觉到背部像火上浇油的痛楚。

 

 

不过我还是强颜欢笑说没事。

 

 

“要送你去医院吗?”

 

 

“不用不用,没什么事的。”我马上说道。

 

 

回到小区,我和陈艺瑶一起扶着于弘逸进电梯。

 

 

不过因为要用力,牵动了我背上的伤,疼的倒吸一口凉气,额头又冒出了冷汗。

 

 

看我的样子,陈艺瑶很过意不去,说明天送我去医院看看。

 

 

“皮外伤而已,不要紧的,我家里有药酒,对跌打损伤很管用,我擦一下过几天就好了。”我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陈艺瑶才稍微安心。

 

 

上了楼,我和陈艺瑶一起将于弘逸抬上床,确定没什么事后才回到自己家。

 

 

我家和陈艺瑶住的房子就在对门,离得很近,两步就到家了。

 

 

我在客厅把衣服脱了下来,对着镜子努力查看后背的伤势。

 

 

发现后背好几处淤紫,甚至有一处皮开肉绽,鲜血模糊,看上去还挺吓人的。

 

 

不过因为我穿的黑色背心,所以陈艺瑶并没有看出来。

 

 

由于伤在后背,当我拿出药酒之后,发现给自己擦拭药酒也成为一个难题。

 

 

就在我为之苦恼的时候,敲门声响起了。

 

 

“房东,是我,请开一下门。”于此同时,外面传来陈艺瑶温柔动听的声音。

我愣了一下,想不到陈艺瑶又来找我。

 

 

我赶紧把背心重新穿上,以免被陈艺瑶发现我的伤势,然后才去开门。

 

 

陈艺瑶已经换了一套居家装,不过看上去依旧很美。

 

 

那胸前的饱满将衣服撑起两团轮廓,令我不由想到她被混混们欺负时露出的春光,一时间小腹有些发热。

 

 

“陈老师,你怎么来了?今晚估计吓到了吧,应该休息才对。”我挪开目光,关切的说道。

 

 

陈艺瑶笑着晃了一下手里的衣服:“我是来给你送衣服的,顺便看看你的伤势。”

 

 

“我真的没事,谢谢你了。”

 

 

“不,我该谢谢你才对。”

 

 

陈艺瑶坚持进屋,把我的衣服放下之后,又说道:“能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吗?”

 

 

“这个……不用了吧。”我有些不好意思。

 

 

她又注意到了茶几上的药酒,说道:“你伤在背上,自己没法擦药酒吧,你把衣服脱了,我帮你擦,算是谢谢你了。”

 

 

在陈艺瑶的坚持下,我不得已,只能把背心重新脱下来。

 

 

当她看到我背上伤势的时候,面色骤变,满脸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是我把你害成了这样。”

 

 

“没事的,都是皮外伤。”我马上笑着说道。

 

 

“你坐过来。”她让我坐到她身边。

 

 

我一颗心开始砰砰直跳,很顺从的坐到她边上,距离她有七八公分左右。

 

 

但如此近的距离,便能闻到陈艺瑶身上淡然的幽香,令人心神沉醉。

 

 

她的眼神带着自责,伸出手,用那芊芊玉指在我手上的背上轻轻抚摸了一下。

 

 

我倒吸一口凉气,感受到刺痛。

 

 

陈艺瑶露出一丝慌乱之色,温柔的问道:“很疼吗?”

 

 

“还好,没关系的。”我连忙挤出一丝笑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