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军服樱桃不能掉:转过去趴着疼也忍着

这种附带着权势的怒火,让他心里有些发怵,他僵着一张笑脸,拖了张椅子让秦岚坐下:“有什么事情你们好好说,我就不打扰了。”

说罢就拉着已经呆掉的阿美离开。

秦岚看着杨经理匆匆离开的背影,内心有些悲凉,却又有些想笑。

明明在几个小时之前,这个男人还对她说,只要你态度坚定,他不会死缠着你不放的。

她收回视线,看向对面的沈靖南:“我想留下来上班。”

 文学

沈靖南却突然站了起来,转身欲走。

秦岚却有些看不懂了,主动过来找她的也是他,现在一句话没说就要走的也是他。

尽管她看不懂,可脑海里却总有一个声音:不能让沈靖南就这么离开了,否则后果会很严重——至少比她被扔到精神病院还要严重。

大脑还没有给出指令,她的身体就已经先一步行动起来了。

当沈靖南走到店门口的时候,她抓住了男人的衬衣,几乎将衬衣从皮带里拽出来。

沈靖南低头看了一眼那只手,皮肤白嫩,手指细长,是很漂亮的一只手。

可就在刚才,这只手握住了另一个男人的手臂,而且那个男人看她的眼神还不一样。

于是,沈少做了一个让周围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动作,他对着秦岚伸出了手:“拉着。”

秦岚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这个男人,而后顺从的拉住了他的手。

她重复:“我想留下工作。”

明明是恳求的话,语气却生硬得很,没有半点撒娇示弱的意思在里面。

沈靖南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哪个人是冷着一张脸求人的。

“你似乎不知道怎么求人。”

秦岚没吭声,倒是那只拉着沈靖南的手松了几分。

眼看着她的手就要松开,沈靖南轻嗤一声:“算了,我饿了,先陪我吃点东西。”

耗了三个多月,对于这人的性子他已经摸得门儿清,心知他再得寸进尺,秦岚又该翻脸不认人了。

沈靖南切着鹅肝,时而喝一口红酒,进餐的动作好不优雅,倒是秦岚,面前的食物连一口都没动。

她才刚吃过午饭,这会儿是完全吃不下去的。

趁着沈靖南吃饭后擦嘴的功夫,她又重复了一遍。

沈靖南不答,而是问她:“没有胃口?”

“没有,我才刚吃过了。”

听她吃过了,沈靖南倒是没有勉强她,又问:“我打你电话为什么关机?”

“……没电了。”

她倒是没想到沈靖南竟然会给她回电,她以为他是故意不接她电话,故意吊着她的。

听了这话之后,沈靖南的心情才算是转好,他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这才开始谈起正事。

“想继续在这里上班没问题,不过,你得答应我两点,第一,以后跟我一起住,第二,晚上跟我去见几个朋友。”

晚上八点,秦岚换好衣服刚从店里出来,就看到停在路边的黑色路虎。

车门打开,沈靖南从上面走了下来,比起之前西装革履的打扮,此时穿T恤和紧身裤的沈靖南,显得少了几分精干,多了几分随意与性感。

他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让她进去。

车子一路风驰电掣,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很明显沈靖南是这家夜总会的常客,侍者都认识他,他一进来就殷勤的给他带路。升降梯上了三楼,沈靖南朝着走廊尽头的包厢里面走去。

只走到了门口,秦岚就听见了躁动的音乐声,她的步子顿了一瞬,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随即跟在男人身后走了进去。

包厢里,男人女人已经闹成了一团,看见沈靖南进来,顿时安静了下来,双双往门口这边看过来,确切来说,是往秦岚的身上看过来。

那些视线或惊艳或鄙夷,却全都是明目张胆、毫无掩饰的。

不过是沈靖南众多的女人之一而已——她从那些眼神中,读出了这样的意思。

带着几分轻视,或者不屑——她在沈月的那双眼里看过。

沈靖南带着她坐下,跟她介绍:“这位是周诚,家里是搞房地产的,这位是……”

左边的男人打断他,笑眯眯的冲着秦岚伸出了手:“我是朱亚东,你叫我东子就行了,至于我的工作嘛,我什么都做,这家夜总会就是我名下的。”

坐在沙发最旁边的男人,似乎有些冷漠,只冲着她点点头,惜字如金的突出两个字:“秦白。”

秦岚的视线往那边飘过去,久久的停留在那个男人的脸上,另一侧的脸颊隐没在昏暗之中,她看的不太分明。

朱亚东不尴不尬的收回了手,只当她是认生,唯独坐在她旁边的沈靖南,敏锐地察觉到了她看着那边的时间似乎有些久。

他突然搂住了她的腰,在她耳边漫不经心的问:“怎么,你看上老白了?”

强壮有力的手臂桎梏着她纤细柔软的腰身,顷刻间让秦岚回过神来。

她的语气略显冷淡:“没有。”

说着就要去扒男人搂在她腰上的那只手,却不料这个动作刺激到了沈靖南的神经,手上的动作瞬间收紧了不少,秦岚直接被勒得脸色一白。

“痛,松开我。”

沈靖南却并不理会,反而阴沉着脸道:“我带你过来是来玩的,不是让你来摆脸色的。”

秦岚瞬间觉得有好几道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脸上,那些年轻的姑娘眼底的轻蔑是那样的明显,仿佛在说,都是攀高枝的,用不用得着那么矫情。

那种眼神让秦岚很难堪。

一股热气直冲大脑,她想说,她跟她们是不一样的,至少她没有拿自己的身体换钱。

可是,大脑疯狂的叫嚣着,实际上却叫一句话都吐不出来。

她没什么不一样的。

纵使不愿,她最后还是跟沈靖南睡了,如今更是为了工作,跟他来到了这种地方,像小丑一样任人打量。

秦岚深呼吸一下,软下了语气,对沈靖南说:“我想去一下洗手间,你能不能松开手?”

沈靖南大约是没听过这种软软的语气,怒气顿消,跟着站了起来:“这里乱得很,我陪你去。”

秦岚想了想,到底是没有拒绝,两人一道出去了。

两人一走,朱亚东就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药,就要往红酒里面放去,却被周诚给拦住了:“你干什么?”

朱亚东一把拍开了周诚的手,将白色的药丸放进了红酒里,然后端起酒杯摇晃两下,看着白色的药丸完全融化,这才将酒杯放在了秦岚座位的前面。

“才刚进来就要上厕所,忽悠谁呢,而且你们长着一双眼睛难道都没看见,那个女人全程没什么好脸色。”

周诚一回忆,也发现了些许端倪,那个女人跟沈靖南之间的气氛,似乎的确不太好。他先前以为那女人怕生,现在看来,完全不像。

朱亚东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多想了,根据我多年的经验,阿南绝对没搞定她,大约是用了什么手段逼的她不得不屈服,所以这女人看起来才不情不愿的,先前我还听说,阿南把人直接扔精神病院去了,估计吓得够呛。”

周诚问:“这跟你下药有什么关系?如果被阿南知道的话……”

“被他知道的话,他一定会感谢我的,你只管看着就好,待会儿那个女人受不住的话,肯定会主动缠着阿南的。”

他旁边的女人捂着嘴咯咯的笑,娇嗔道:“东少真的好坏呀。”

朱亚东笑眯眯的在女人的屁股上掐了一把:“我如果不坏,你还会像想在这样爱我?”

末了,他又叮嘱周诚和秦白:“你们俩待会儿可得给我捂严实了,千万别透露半点风声。”

周诚皱了皱眉,但经不住朱亚东那双杏仁眼的恳求,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另一边的秦白,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注意到他们这边的情况,自顾自的品着杯中的美酒。

朱亚东扫了他一眼,轻嗤一声,似乎对秦白不爱多话的个性很是了解。

没一会儿,去洗手间的两人就双双回来了,秦岚一坐下来,朱亚东就端起了一杯酒,笑眯眯的对秦岚说:“听说你跟阿南耗了三个多月才在一起的,阿南这人一向没什么耐心,你真的很厉害,我一定要敬你一杯。”

秦岚看了一眼娃娃脸的男人,到底是端起跟前的酒杯,跟他碰了一下。

她的酒量不错,然而在这样场合却是不敢多喝的,只抿了一小口就放下了酒杯。

喝完了酒朱亚东又叫着要玩几局,本来房间里是有麻将桌的,他却说这里玩的不痛快,要去楼上玩大的,拉着人就要走,秦岚是来陪沈靖南的,自然也跟了上去,只是,还没走两步,她就感觉不大对劲。

身体的温度似乎在一瞬间升高了许多,走路时内衣的摩擦,平时是没有什么感觉的,此刻却像是有一双手在似有若无的撩拨着她一样。

更让她难受的是,下面似乎开始流水了,温热的液体一小股一小股的往外流,没多久就把内裤弄得湿答答潮呼呼的。

她跟沈靖南的第一次,印象深刻,如今不可能不明白这种古怪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身体下方源源不断出来的感觉,让秦岚下意识的停了下来,夹紧了双腿。

沈靖南察觉到,扭头看她:“怎么了?”

她艰难的挤出几个字:“你们先去玩吧,我去一下洗手间。”

话一说完就转过身准备离开。

朱亚东见缝插针的道:“怎么老是去洗手间,不会是吃了什么东西把肚子吃坏了吧?阿南你赶紧陪她去看看。”

秦岚连忙拒绝:“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

她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脚步可以用匆忙来形容。

沈靖南看着女人的背影,下一秒,他的视线就落在了朱亚东的脸上,语气暗含威胁:“你是不是在我背后搞了什么小动作?”

朱亚东连忙摆手:“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然而,沈靖南却在瞬间拽住了他的领子:“你最好给我说实话。”

其他两人见沈靖南竟是动了怒,都露出了那种震惊的神色。

周诚道:“阿南,你有什么话……”

冷冽的视线扫了过来,周诚顿时噤声了。

说是玩得好的兄弟,可实际上,沈靖南一个人的力量就能顶上他们三个人,沈靖南要是真的动怒了,他们没一个人敢直接往伤口上撞。

原本以为,这个女人和之前的那些女人没什么不同,都是玩玩罢了,可是现在看来,他们三个都看错了。

朱亚东红了一张脸,心里却是直发怵,支支吾吾的说:“我只是把店里的新玩意儿给她试了试,你别担心,这东西对身体不会有任何的副作用,发泄出来就好了。”

眼看拳头就要落了下来,周诚连忙拦着:“阿南,你还是去看看你的女人吧,看她那样子好像是发作了,可别去找别的男人了。”

这话一出,沈靖南顿时松了手。

看着他大步离去,身后三人顿时露出了那种无比复杂的神色。

这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阿南么?

*

秦岚的脚步迈的很快,可是,当她踏进洗手间隔间的那一刻,她却还是身体一软,趴在了马桶盖上。

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就好像身下有一大群的蚂蚁在噬咬着一样,很痒,很空虚,迫切地需要什么来抚慰一样。

隔壁隔间的人冲水离开,洗手间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格外的安静。

在这片安静中,秦岚却能听到自己控制不住的呼吸声,越来越沉重,越来越紊乱。

她撑在隔板上站起来,坐在了马桶盖上。

左手往领口伸进去,在绵乳上抚摸着,她的手细细嫩嫩的,带来的感觉也不强烈。

她的另一只手往裙底探了进去——她穿的是那种通勤包臀裙,坐下来的时候,如果不夹着腿,几乎可以看到底裤——手指隔着底裤,在阴蒂上揉搓着。

下面的液体已经流淌的更加厉害了,将她的手指沾湿。

秦岚加大了力道,去刺激自己的身下那一点,下嘴唇是紧咬着的,却还是控制不住的泄露出一抹娇媚的呻吟。

明明舒服的浑身颤抖,那种空虚感却还是如影随形。

她敏锐地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可是大脑却完全做不出多余的思考,浑浑噩噩的,迫切地渴望更多一点的欢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