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枭避孕药惩罚,趴着把腿张开给男友进

    等了半天没有动静,她有一眼没一眼地偷望着他,见他端坐在马背上沉思,凝神眺望远方,像在苦苦思索着一件令他犹豫不决的事一样。

 文学

    他在想什么?他在犹豫什么?那种严肃的眼神令她感到一阵无来由的心慌,当他调转视线,双瞳深深瞅着她时,她忽然感到浑身发冷,在他疏离冷漠的凝视下一寸寸僵化。

    「善月,我们就此分别吧。」

    清淡而冰冷的声音,让善月的心在一瞬间冻结。

    她的直觉果然没错!他要丢下她,一个人走了!

    「我不要!弼尔雅……」她怯懦地试图阻止。

    弼尔雅扯动缰绳,一踢马腹,黑马立即扬蹄狂奔,他不再听进善月所说的任何一字一句,专注地策马驰骋,远远地拋离了她。

    「弼尔雅--」她扯破喉咙似的狂喊,翻涌的热泪霎时夺眶而出,模糊了眼前的视线。

    快追呀!她不顾一切朝马蹄卷起的一溜黄尘狂追而去。

    「弼尔雅,不要丢下我!弼尔雅--」她声嘶力竭地狂喊,边哭边跑边喊他的名字,奔涌的泪水怎么擦也擦不净。

    她知道总有一天他们会分离,只是没想过分离会来得那么快、那么突然,她全无心理准备来承受这一刻撕心裂肺的痛楚,只知道若不拚命追上去,她将永远再也见不到弼尔雅了。

    「弼尔雅--」

    她一直地狂奔,把一身的力气都耗尽,当那一抹黄尘渐渐消散在天的尽头,再也觅不到踪迹时,她颓然跪倒,虚弱无助地喘息,任泪水滔滔倾流。

    追不上了。他走了。远远地走了。

    接下来呢?她该怎么办?该往哪儿去?笔着眼前一大片陌生的黄土地,她茫茫然毫无头绪。

    极目望着前方,望尽天涯路,辽阔的天地间静无人声,她只是天地间一个极渺小的存在。

    一种可怕的孤独感朝她慢慢覆盖了下来,她不要独自面对目前的处境,她不要这种孤孤单单、无依无靠的感觉。虽然她说大话要照顾弼尔雅,直到他有能力照顾自己为止,但其实她才是最需要肩膀依靠的人。

    「弼尔雅、弼尔雅……」她哽咽地喃喃轻唤,想把他从远处那个不知名的地方唤回来。「弼尔雅,你回来,弼尔雅……」

    不知是不是过于期待之后的幻觉,她似乎听见马蹄声从远方隐约传来,她怔怔地抬眸凝望,泪眼模糊地看着一个黑点朝她奔来。

    她心跳得几乎离体,急切地站起身擦干泪水,好让视线清晰一点儿,内心渴望那个黑点就是弼尔雅,渴望得心痛。

    当她逐渐看清马背上的人影时,不自觉地用力深吸几口气,泪水再度自眼角泛溢出来。

    是弼尔雅!真的是他!

    策马疾驰回来的弼尔雅,奔向她的速度丝毫未减,在接近她身侧的那一瞬,弯下身将她拦腰抱起,卷上马背。

    当她真真实实跌入他的胸膛,清楚感觉到包围住她的体温,嗅闻到他低沉熟悉的吐息后,她终于确信这不是她以为的幻影,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对他的依恋有多深,她有多么害怕他的离去。

    「弼尔雅……」她紧紧抱住他,紧绷的情绪骤然瓦解溃决,所有的矜持也都粉碎了。

    她不在乎他会怎么看她,下在乎他们之间是否有道不能跨越的轮常关系,她什么都不在乎了,只管埋首在他怀里痛声哭泣。

    善月的崩溃大哭令弼尔雅震愕住,他没想到他的离去会引发她如此强烈的反应,他只是觉得与善月的关系已经暧昧到超出了他能控制的范围,如果再不分开,两人之间的情感藩篱就要支离崩解了。

    他无法想象阿玛也曾经像他那样吻过善月,在他们之间甚至还有更理所当然的肌肤之亲,一想到这,他就难以克制体内狂烧的无名火。

    她是他父亲的妾,辈分上是他的九姨娘,这是不能避免的事实,即使郡王府被抄家了,阿玛已不在人世了,她都会经是阿玛的女人,他不能对父亲的女人动情,甚至做出违背轮常的错事来。

    虽然硬下心选择离开了,但是善月嘶哑的呼唤却始终盘旋在他耳际,从来没有一个人用那种依赖不舍的声音一遍一遍地呼喊着他。

    他曾经以为自己再也得不到任何人的关爱,以为这世上不会再有人记得弼尔雅是谁,他认定自己这辈子注定要成为破败残屋中一只被幽禁的可怜鬼,不可能再知道被人关爱是什么感觉,也会永远忘记被人需要是何等的快乐。

    当他意识到那一声声令他温暖感动的呼唤中所深藏的炽烈情感,已经远远超越一切他必须应该回避的禁忌时,他立刻勃转马头,往回飞奔。

    他舍弃不掉那一双曾经温柔牵引他的小手,也因为心底隐藏压抑多年的情感急需要宣泄,他必须为自己的心找到一个寄托。

    「别哭了。」他将她紧紧圈住,轻抚怀中的小脑袋。听她哭得泣不成声,心中竟有着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也因为这样彼此拥抱,才让他发现她的身躯有多纤瘦娇小,有多么需要被人保护。

    「为什么突然要走?」她从他怀中抬起头来,泪眼汪汪地瞋问。

    「因为你是我的九姨娘,所以不得不走。」这是实情。

    善月浑身一僵,忘情环抱住他的双臂不由得松开来,坐正了身子。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又回来?」她突然开始害怕听见他回来的理由,可能真正的原因并非她一厢情愿的旖旎幻想,其实只是为了想分走另一半银子而已。

    「因为……我想再吻你一次。」他低柔地轻喃。

    善月怔了一怔,一颗心突突狂跳起来,双颊蓦地飞起一抹晕红。

    这种柔情蜜语真不像是冷傲的弼尔雅会说的话,她忍不住抿着嘴羞怯地格格笑,原有的疑惑和不安都在此刻融化了。

    「你笑什么?」他用力抱紧她,力气大得像要把她柔入胸怀里。

    「没什么。」她窝在他怀里格格轻笑不止,这种感觉暖暖的、甜甜的,好象整个人都要在他的怀抱中化成一汪水。

    「我说的话就那么好笑?」他低着头,鼻尖轻轻扫过她柔嫩的脸颊。

    「嗯。」她敏感地缩了缩肩,傻笑着。「你应该冷冷地说:『把银子分一半过来!』那才是你的风格嘛!」

    「那是对『九姨娘』说话的语气。」他的眸光凝注在她小巧可爱的耳垂上。

    「我……是你的九姨娘呀!」她仰起脸,甜美的笑容悄悄隐去。

    「那是你自己一厢情愿,我从来没有承认过。」他的手指抚过她的脸颊,慢慢滑向她的耳垂轻轻柔捏着。

    「也好,反正我也从来不想当你的九姨娘。」如果彼此可以都不承认,也从此不再提起,那么「九姨娘」这个身分是否就能烟消云散?

    「你从来不想当?」他懒洋洋地把玩她细嫩的耳垂。「那一开始为何还拚命扮演九姨娘的角色死缠在我身边?」

    「如果不是那样,我现在也不可能知道自己可以当你……」她的耳垂在他的指间沁血般的红透了。

    「当我什么?」他俯首在她耳畔呢喃。

    「想再吻一次的姑娘。」她露出既娇羞又顽皮的微笑。

    弼尔雅凝视着近在咫尺、羞怯嫣红的脸蛋,眼中闪着深幽奇异的光芒,他几乎无法控制自己问出「你喜欢阿玛的吻还是我的吻」这种蠢问题。

    「你怎么了?」她羞怯怯地扯了扯他的衣襟。

    「我要你把从前的事全部忘记,把我想成是第一个吻你的男人。」他的嗓音低沉轻哑,像极力克制着某种情绪。

    她困惑地瞅着他,没有留心他话中怪异之处,羞赧地点了点头。

    弼尔雅深吸一口气,低下头覆住她的小嘴,细细地吻啄、缠绵地探索、深深地品尝。

    这个吻很温柔、很绵密,吻得她陶然昏眩、神智涣散,几乎难以喘息。

    在善月融化成一团浆糊的脑袋瓜里,幻想着在他们脱去枷锁后的未来,将会是怎样的一种新关系?

    日薄西山时分,他们来到骆驼山下,远远看见前方有一条宽数丈,绵延数公里的沙带,形如长龙,尽是纯净细白沙。

    「这个地方好特别喔!」善月沈醉在天然的美景中。

    「嗯,的确很特别。」弼尔雅眼中看到的不是美景,而是骆驼山上隐隐发出的奇异红光。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不过他和善月只是路过,所以不管那是什么东西都与他无关,他也没兴趣知道。

    过了骆驼山,山脚下有个古朴的小镇,静静躺在夕阳余晖中。

    他们策马进镇,一踏进镇口,弼尔雅就惊讶地看见整个城镇上方笼罩着一阵阵灰蒙蒙的黑气。

    「这个地方有点儿不对劲。」他不由自主地勒缰停步,感觉到一股透骨的陰寒袭面而来。

    「不对劲?真的吗?」善月根本什么也看不到。

    「我有种不舒服的感觉,我们别进这个镇比较好。」那股黑气盘踞在空中,似乎别有居心地傲视着他们。

    「可是现在天快黑了,我们如果掉头,可能就要露宿荒郊野外了。」她已经好累好累,腰和背酸痛得快直不起来了,好渴望躺在柔软的床上狠狠睡上一觉,而且她根本没感觉到这个镇有哪里不对劲,虽然弼尔雅的预感一向神准,但她还是敌不过睡魔的侵袭。

    「那就进去吧,希望这一夜不会有事。」他轻踢马腹,徐徐进镇。

    街道两侧店铺林立,有卖衣物、字画、果子、糕饼的,热闹的气氛冲淡了那团黑气带给弼尔雅的不舒服感。

    来了!

    弼尔雅隐约听见诡异的吐息,他不予理会,继续前行。

    毗沙门说对了!他真的来了!

    又是一个空灵森冽的声音,近得就像靠在他耳旁低语。

    他还看不见吗?

    这句妖异的冷语,让始终文风不动的弼尔雅不自觉地皱起眉头。

    到底这些不断在他耳边飘荡的声音究竟是什么东西?

    「弼尔雅,那里有间客店,我们快过去吧!」善月欣喜地指着前方大喊。

    进客店以后,跑堂的默默将他们带进客房,什么招呼的话都没有,恍恍惚惚地关了门离开。

    「弼尔雅,你有没有发现那个跑堂的好奇怪,瘦得好象竹竿一样,整个人看起来好无精打采,而且连壶茶都没有送过来,真是怪透了。」在这个镇上待久了,善月渐渐感觉到有种说不上来的邪气。

    「不只有那个跑堂的。」他把窗户推开一道缝,看着街道上的行人和小贩说:

    「你没有发现镇上每个人都像他那样骨瘦如柴,而且神情恍惚、两眼空洞无神吗?」

    「真的吗?这镇上每个人都这样?」她错愕地挤到他身旁,趴在窗台上透过那道缝看出去,果然看到的每个人都一样瘦、一样恍惚、一样无神。

    「这座城镇真的很诡异,而且一直有些奇怪的声音像是冲着我来的。」他微微退开一步,自她两侧分开双臂撑住窗台,将她包围在身前。

    「什么奇怪的声音?」虽然在马背上也一路都倚偎在他怀里,但是一进了房,她却莫名地紧张起来,弼尔雅的怀抱也变得好暧昧。

    「那些声音你听不见也看不见。」

    他忽然想起那些声音中曾问道「他还看不见吗」,这句话用在他身上十分诡异,他已经能看见常人看不见的事物了,他还必须看见什么?

    「我看不见也听不见?那不就是……」妖魔精怪?魑魅魍魉?她不敢明白说出来,因为太阳已经完全隐了脸,街上渐渐昏黑了。

    「害怕吗?」他低眸垂望她骇然的表情。

    「怕。」她不自觉地更偎近他的胸膛。「只要是不属于人间的东西,任谁都会怕呀!你难道不怕?」

    「我?我倒是不怎么害怕。」他顺势将她圈进怀里。

    「为什么?」她张开双臂回抱他。

    「虽然这个城镇让我觉得不太舒服,不过并没有感觉到恶意的威胁或是杀气,所以我们的处境还算安全。」他的注意力渐渐集中在她丰润动人的红唇上,自从吻过她以后,他实在爱极了吻她的感觉。

    听他这么说,她终于有松了口气的安全感,不过,另一种压迫的危险正在慢慢逼近……

    「弼尔雅……」她的轻喃被他深深的吻掩去。

    这次的吻与前几次不太相同,充满了狂热的挑逗,像把烈火似的窜烧她每一吋肌肤,他的手掌插在她浓密的发丝中,压向他好让他更深入汲取她的甜蜜,另一只手摩挲着她雪白柔嫩的颈窝,然后滑下她的肩头,慢慢地在全身游移。

    「弼尔雅,我好象快要站不住了……」她虚软地攀住他的颈项,在他亲昵的触摸下颤慄不已。

    「那就上床。」他抱她到床榻,身躯旋即压上她,继续回到她唇中感受她的甜美,双手没有停止探索她玲珑的曲线。

    「弼尔雅……」她全身火烫得喘不过气来,无法自制地弓起背,承受更多甜蜜的折磨。

    「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了,如果你不愿意,现在就立刻喊停。」他捧着她迷离的娇容,低沈沙哑地轻问。

    善月眨了眨氤氲失焦的双眸,思绪全然陷溺在他褐金色的灿透眼瞳中。

    「我额娘说初夜会很疼,你……你要轻一些……」

    「你的初夜很疼吗?」他怜惜地轻啄她的红唇,误解了她的意思。

    「如果你温柔一点儿,也许我就不那么疼了。」她没有弄懂他话中的误解,径自红着脸低诉。

    那双迷离的眼眸、酡红的脸颊、令人迷醉的娇羞神情,让他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狂燃的欲火,汹涌的亢奋急需要得到释放,他扯开身下衣袍,准备让她感受他奔腾怒张的欲望。

    忽然,屋外刮起一阵巨大狂风,卷起漫天尘沙,冲撞着窗子。

    弼尔雅微愕地抬起头,隐隐察觉到屋外那阵怪风很异常,不过善月却感觉不到任何异样,仅有的意识早被自双腿间传来的奇异酥麻感融化了。

    一阵诡异的冷风猛然吹开了窗,大大小小的风东一道一道吹卷进屋,窄小的屋内蓦地刮起如漩涡般的暴风!

    弼尔雅猝然坐起身,瞠视眼前不可思议的景象,善月也吓坏了,拚命躲在弼尔雅背后,骇异地惊望屋内胡乱冲撞的怪风。

    狂风骤然停止,一股薄雾般的白烟冉冉降下,弼尔雅的视线紧盯着眼前诡异的变化,他看见雪似的烟雾渐渐凝成高大的人形,浑身泛着柔和的七色霞光,散发着悠然冷冽的清香。

    弼尔雅看清楚那是一个容貌俊美的男子,气质妖异诡魅,不带一丝人间气息,邪气的双眼盯视着他,摆明就是冲着他而来的。

    除了这男子像个人以外,其余还有倒吊在屋梁、躲在墙角、趴在桌案上的许多妖物,那群妖物发出浓重的秽气,没有一个长得像人,少部分像成精的狐妖,大部分像鬼怪。

    「毗留博叉,还认得我吗?」泛着耀眼霞光的男子微笑问道。

    「我不叫毗留博叉,我也不认得你。」弼尔雅冷冷回视,心中狐疑猜想,这男子是妖?是魔?是怪?找上他意欲为何?

    「那也难怪,你的封印尚未解除,当然认不得我了。」男子话才说完,挤在屋中的小妖即发出嘈杂的嬉笑声。

    「解除封印?」弼尔雅讶异地挑高了眉。

    「幸好我及时赶到,否则你一旦破了童身,封印就很难解除了。」那泛着霞光的男子邪恶地笑说。

    那群妖物也跟着嘻嘻哈哈地狂笑起来。

    「弼尔雅,你在跟谁说话?」善月惊疑不已,她眼中什么也看不见,只看见弼尔雅对着一团又一团的雾气在自言自语。

    「你看不见他们?」他有些错愕。

    「看不见。」她疑惑地注视着那些若有似无的雾气。

    「那听得见他们说话吗?」

    「听不见。『他们』到底是什么?」她害怕地吞咽着口水。

    「大概是妖魔精怪吧,他们模样丑陋可怖,你看不见他们也好,免得吓坏了。」弼尔雅冷冷凝睇着男子,心中无限疑惑,明明知道那男子不是凡人,但他却为何不感到一丝畏惧?

    「我们的形貌和所谈的话是凡人不能看到也不能听到的,不让她看见我们是为了她好。」那男子不以为意地笑着。

    「你到底是谁?」弼尔雅盘腿坐正了身子。

    「我是鬼王毗沙门。」男子挑眉轻笑,仿佛与他熟识许久的态度。

    弼尔雅紧锁眉心,不管他是鬼王、魔怪还是神佛,他都不想与他打交道。

    「为何找上我?」他有不好的预感。

    「因为骆驼山上有条小恶龙捣蛋作乱,这座城镇里每个村民的精气都要被吸干了。」鬼王交抱双臂,慢条斯理地说:「那条小恶龙是从你手里偷偷溜走的,你有责任去收伏它。」

    「我只是凡人,恕我无能为力。」他的语气刻意冷淡,心庭却已掀起一阵激烈的浪涛。

    「一旦解除了你的封印,你便能明白自己的身分了。」

    「我不想明白。」他的意绪更加纷乱,抗拒这些莫名加诸在他身上的责任。「我对目前的身分很满意,不想解除什么封印不封印。」

    「那可由不得你,毗留博叉。」鬼王声音一沉。「你在人间的转世法身有护世的重要任务,你没有坚守岗位就罢了,也不能放任手下恶龙为非作乱。」

    「你既是鬼王,难道连收伏恶龙的能力都没有?」

    鬼王毗沙门像听见天下间最滑稽的笑话一般,忍俊不禁地哈哈大笑,周围的妖物们也笑得满地打滚。

    「尚未解除封印的你实在太难沟通了,还是先解除你的封印再说吧!」

    毗沙门迅速打着复杂的手印,最后结通心印,低低念诵真言:『怛尔也他曩谟吠室啰么拿野曩谟驮囊娜野驮宁湿啭啰野阿蘗嗟蘗嗟……」

    弼尔雅突然浑身无法动弹,一阵耀目银光剌得他睁不开眼睛。

    「去!」毗沙门指尖猛然一弹,弹中弼尔雅的眉心。

    弼尔雅蓦地一声痛号,他的眉心迸现了裂痕,裂痕中激射出一道光芒。

    「毗留博叉!」鬼王毗沙门大喝一声。

    弼尔雅感到脑浆在沸腾,犹如一根灼热的铁棒在毫不留情地翻搅着,一波波滚滚狂潮不断涌入他脑中。

    善月始终不知道弼尔雅与若有似无的雾气所说的那些诡异的话到底有些什么意思,只见他自言自语了半晌,突然间捧着头痛苦地发出像是野兽般的低吟,当下大惊失色,慌乱得不知所措,紧紧抱住他不知如何是好!

    「弼尔雅!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毗沙门和妖物们一声不发,静静等待着。

    弼尔雅自体内渐渐放出莹亮柔和的光芒,千千万万的思绪意念猖狂地占据了他的脑海,神秘的气息如激流般冲向四肢百骸,涌入全身上下各处经脉,他顿时感到体内生出一股淡雅清灵的沁凉气息。

    他蓦然睁眼,将一切有形无形、凡间天界都看进眼底。

    「毗沙门。」他抬起头,微微勾起嘴角,用眉心第三只眼看着他。

    这一刻,他什么都明白了。

    当佛陀要涅盘时,深切对他们嘱咐着:你们要守护阎浮提中东、南、西、北四方众生。

    他们是欲界六天的「四大王众天」的天主,各镇护一天下。

    他们是鬼神之王,统领世间一切鬼神。

    他微微低下头,看见自己浑身毛孔射出灿金色的祥和光芒,再侧过脸,见自己的凡身无意识地躺卧在床榻,善月趴在他身上痛哭欲绝。

    《大孔雀明工经》卷上载道:「西方有大天王,名日广目,是大龙王,以无量百千诸龙而为眷属,守护西方。」

    他是毗留博叉,诸龙之王,镇护西方的广目天。

    「毗沙门,凡身封印不该解除,一旦除去,恐怕日后我的凡身能力过强,反而对他有害。」他淡淡说道。

    「你手下那条恶龙不知何时走脱到此作乱,就快吸干这座城镇数千人的精气了,我不除去你的封印,谁收伏得了它?你的凡身恰巧又陰错阳差来到这里,只能算那条赤龙倒霉,到哪里也逃不出你的手掌心!」毗沙门笑说。

    「我早知赤龙伺机想作怪,正好你的宝幡遭窃,给了赤龙可乘之机。」他顿了顿。「对了,你的宝幡为何还没找回来?」

    「不急,你先收伏那条从你手中偷偷溜走的恶龙吧,你既然已经现身,这里就没我的事了。」毗沙门笑着一弹指,众妖物争先恐后飞窜出窗去,他旋即化成一阵轻烟,倏忽消失不见。

    毗留博叉立身在善月面前,她看不见他的法相,正为了他的凡身不知何故昏厥而悲伤痛哭。

    他不忍心见她哀泣的泪颜,伸指轻轻抹去她脸上滚烫的泪水,让她沉睡,不再继续哭泣。

    遥远的彼端传来细碎的异声,他抬眸,视线穿过客栈屋墙、镇上老树,直射过镇外龙形沙带,然后落在引起蚤动的骆驼山上。

    浓密的树林间浮出一团红云,朝古镇疾速翻滚而来。

    就在红云奔驰进镇的那一剎那,他伸出右掌击去,一道如决堤大河的清气一举击散了那团红云,一条狰狞赤龙乍现空中!

    「崦毗噜博叉那伽地波跢曳莎诃。」他念动真言,赤龙发出一声狂哮,痛苦地坠现在他脚前,巨大的身形缩小得仅一臂之长。

    「为何伤害生灵?」他怒视着赤龙。

    「主公饶我,我只有吸取精气,没弄死半个人。」赤龙伏在他脚边,吓得骨软筋麻。

    「你脱逃作乱,让天下不平静,还敢出此狂语!」他一脚踩住龙身,厉声骂道。

    「主公饶我、主公饶我!」

    他把赤龙擒入手中,一用劲,将赤龙体内从镇民身上吸食而来的精气全数逼出,精气一股一股飞出窗外,盘旋在城镇上方的黑气渐渐散去。

    「再敢作乱,我便剥光你的鳞甲,把你变成一条小蛇,镇入地底下得翻身!」他冷声喝道。

    「是。」赤龙乖乖静伏。

    毗留博叉再次念动三昧真言,赤龙迅即化成一道红光,重回到人间庙宇古剎归位。

    顺着红光极目望去,他看见高山大河,看见城墙殿宇,看见了大清皇朝未来的命运。

    毗留博叉幽幽叹口气,回到这一世的凡身面前,将自己再度封印起来。

    不管大清皇朝未来命运如何,他这一世的凡身仍有必须完成的责任,守护这百年间的芸芸众生。

    *

    阳光从窗缝间穿透进来,照在床榻上。

    弼尔雅被刺眼的光线照醒了,他伸手遮挡阳光,昏昏然地睁开双眼。

    映入眼中的是陈旧的床帐,他低眸,看见躺在臂弯沉沉熟睡的娇颜。

    他缓缓深吸口气,慢慢环视屋内,昨夜的记忆似乎回来了一部分,但其它大部分的记忆好象都忘光了。

    头很重,脑中昏昏沉沉的,隐约记得有人闯进屋来,与他有过一番对话,可是闯进来的是谁?对他说了些什么?他却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这种感觉太奇怪了,他甚至还觉得体内有股清灵的气息不停在全身各处游走运行,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清冽舒畅。

    「弼尔雅。」他轻声叫自己的名字,下意识想确认些什么。

    善月被他的声音惊醒,睁开眼恍恍然地看着他。

    「早啊!」他觉得她发傻的表情很可爱,不禁微微一笑。

    善月的记忆被抹得更干净,她完全不记得有人闯进屋里来,她的记忆从与弼尔雅几乎结合之后便是一片空白,只停留在最动情炽烈的那一刻。

    「我们……」她红着脸从他臂弯中起身,尴尬地察看自己身上的衣物,当她发现两人身上的衣衫大致完整时,心中不禁大为困惑。

    「记得昨夜发生了什么事吗?」弼尔雅倾身问她,希望从她那里寻求解答。

    善月娇羞地追忆昨夜欢爱的片段,但是很奇怪,她从两人几乎要结合那一刻起就完全没有记忆了,到底两人结合了没?她竟一点儿也想不起来。

    「我……你……」她羞怯地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视线悄悄落在床榻上,试图寻找落红的证据。

    「我们应该……没有做完。」他靠在她耳畔低声呢喃。

    「是、是吗?」她满脸燥热得快烧成了焦炭。

    「你记不记得有人闯进来?」他把玩着她鬓边微乱的发丝。

    「有人闯进来?真的吗?」她大吃一惊。

    从善月惊愕的反应看来,他记得的事情比她多很多。他不记得那些人是谁,也不记得跟那些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很确信一点,那些人并未做出伤害他们或是不利于他们的事情来。

    「如果你不记得,那可能就是我的幻觉了。」他不想让她害怕,至少两个人目前都很安全,也无其它异样。

    「有件事我不明白,为什么昨夜……我记得你明明……怎么好象突然……」她尴尬地大大喘口气,实在无法开口问这个难以启齿的问题。

    「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昨夜没有做完?明明只差一点而已,怎么好象突然被打断了,对吗?」他搂住她的纤腰,勾着迷人的魅笑。

    善月的小脸炸成一片通红。

    「没关系,昨夜未完成的部分,我们现在可以继续做完。」他猛然扣住她的后脑,唇舌迅速而深入地占有她的。

    「现在天是亮的……」她在他的深吻中艰困地喘息。

    他伸手卸下床帐,掩住偷窥的日光,俯身再次攫住她的粉色舌尖,吞噬她娇嫩难忍的低吟。

    「弼尔雅……」

    床帐内传出醉人的调情声、轻浅的喘息低吟、失控的娇声呓语,交织出一片旖旎缠绵的激情音律。

    「这是你的初夜?」突然间不在预期中的小小障碍令他失神一怔。

    「我不是提醒过你要温柔一点儿了吗?」她紧紧抓住他的双肩,强忍着撕裂般的疼痛,埋怨地瞋望他。

    「你和我阿玛并没有圆房?」他实在太惊讶了,停住不敢妄动,等待她的痛楚减缓。

    「当然没有!你当我是什么人,怎能跟你阿玛然后又跟你……」她动了气,微怒地推打他。

    「不要误解我,你明知道我没有那个意思!」他啄吻着她气红的小脸蛋,在她体内极尽温柔地缓缓绿动。

    「弼尔雅!」她分不清是痛楚还是块感,娇弱地闷声怞气。

    「妳是我的,善月。」他急切地索求她的一切,渐渐将她引领到一个澎湃狂潮的顶峰,仿佛就要翻腾而起,冲入云霄。

    狂野的欲焰在一瞬间爆炸粉碎,恍恍惚惚,两人额头靠着额头,鼻尖碰着鼻尖,汗水相融,只闻彼此的喘息,恍如那日在小巷弄中那种浓得化不开的甜蜜。

    没有人在乎时间过了多久,他们尽情地释放情感,放纵自己一次又一次地投入激狂烈焰中。

    弼尔雅忽然察觉有些地方不对劲。

    当他发现这个不对劲出于自己身上时,是在与善月尽欢过后的半寐半醒、将睡未睡之间。明明他的眼睛是闭上的,却不知为何还是能看得见东西?

    这个发现令他大感震惊,他反复试了几次,确定没错,尤其当他闭目凝神时,居然还能看透屋顶,看见湛蓝多云的天空!

    原来的异能就已经够令他困扰了,现在莫名其妙又多出这个能力来,这个能力是如何生出的,他全无头绪,只感到彻彻底底的厌烦。

    不对劲的事继续发生。

    当店小二精神奕奕地送来茶水餐点,他和善月惊愕地看着昨日还骨瘦如柴的店小二,今日却像灌了风似的鼓胖起来,甚至看不出半点病态。

    「弼尔雅,我觉得这个地方太古怪了,你看见那个店小二了吗?他昨天不是这样的。」店小二一出去,善月就不安地揪了揪他的衣袖。

    古怪的地方还不止如此,弼尔雅在看见店小二的同时,也将店小二的过去未来全部看个一清二楚了,

    在昨天以前,他必须触碰对方的肢体,才能看得见对方的过去未来,然而现在却不必了,不管他睁眼或是闭眼,只要他想看,对方的一生都会在他眼前疾速飞掠而过。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到底昨夜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那些「人」对他做了什么?他又为什么完全记不得了?

    他悄悄推开窗,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镇民,果然不出他所料,昨天还要死不活、瘦骨嶙胸的镇民,一夜之间精、气、神都恢复了。

    这些异象难道与昨夜闯进屋内的那些「人」有关?他实在想不出比这个更合理的解释了。

    「弼尔雅,你昨天说这个城镇不对劲,现在看起来,真的很不对劲!」奇异的变化令她觉得毛骨悚然。

    「不,我觉得这是好现象。」他轻轻揽住她的纤腰,仰望虚空。「我看见昨天盘踞在城镇上的黑云已经不见了,这个城镇应该正渐渐恢复成原来的面貌,所以你不必害怕。」

    「真的?那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她放松地展颜一笑,望着热闹的街道雀跃地笑说。

    「走啊!」他牵起她的手。

    善月摇摇头,把手勾挽住他的臂弯,脸颊就靠在他手臂上方,她喜欢这种抱着他手臂倚偎的姿势,可以闻到他身上淡雅的清香,感觉很安全,也很舒服。

    弼尔雅任由她挽着,走出客店前,听见掌柜的高声寒喧。

    「客倌、夫人,昨儿住店的吧?这些日子店里大的小的都病着,没能好好侍候您,真是对不住了!若是有什么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多多见谅,有什么需要也请尽管吩咐一声!」

    弼尔雅点点头,这掌柜的昨天还像块破布一样挂在柜台上,今天忽然生龙活虎了起来。

    「我们出去走走,不一会儿便回来,替我们备上一桌酒菜。」他淡淡吩咐。

    「是、是、是,客倌、夫人慢走!」掌柜的笑容可掬,目送他们走出去。

    「弼尔雅,他称呼我夫人哪!」她好开心,脸上泛滥着喜悦的红晕。

    「这让你很高兴吗?」他苦笑。

    「那当然,这表示他觉得我们两个像夫妻呀!」这是她心中最渴望与他有的「关系」。

    「我们已经是夫妻了,还用得着别人说像不像吗?」他啼笑皆非,实在不懂这有什么好值得高兴的。

    「那是不一样的感觉嘛,总比被人误以为是主仆开心呀!」她倚偎在他手臂上傻笑,享受这份单纯的喜悦。

    他深深凝望着她,看见了当她还年幼时,被几个小男孩恶意剪掉发辫,欺负得很惨,那时的她眼中噙着泪,一声不吭顶着狗啃似的乱发回家,而她的阿玛除了守门之外就是赌钱,钱输光了回家,她的额娘不敢与丈夫争吵,便把气都出在她身上

    他深深凝望着她,看见了当她还年幼时,被几个小男孩恶意剪掉发辫,欺负得很惨,那时的她眼中噙着泪,一声不吭顶着狗啃似的乱发回家,而她的阿玛除了守门之外就是赌钱,钱输光了回家,她的额娘不敢与丈夫争吵,便把气都出在她身上,她也都强忍着不曾哭怨一声。他看见他们一家子很少吃过几顿丰盛的饭菜,没钱用度时还总是叫善月四处借粮、借钱,让她一个小小的少女去承受所有的难堪。

    尽管双亲再无能,她的生活再艰苦,他也很少见她掉泪,她的坚强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但是那一日,他决心与她分别,狠心丢下她离开时,她却发出了摧心裂肺的崩溃哭喊,那是一幅烙印在他脑海中永远无法磨灭的画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