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丰骚老板娘的一情 男朋友让我用胸喂它

“这位美女是?”他摘掉墨镜凑到林清清身边往林清清胸口里瞒。

林清清赶紧拉好衣领口,走到了我的左边。

“这是我的男朋友,他爸是临水局局长。”陈彩玲介绍道。

“我们去瓣玉米吧。”林清清置若罔闻,朝玉米地里走去。

我和林清清到了玉米地,陈彩玲和她男朋友还在马路上望着我们。

“没想到你们村会有这样的美女,还是个处呢。”陈彩玲的男朋友说道。

“喂,袁克良,你什么意思?”陈彩玲生气了。

“哈哈,真是个美好的地方,看来,我得在你们村子多玩几天了。”陈彩玲的男朋友袁克良拿出手机对着林清清拍了几张照,眼中尽是邪光。

 文学

下午六点多钟,陈满光叫我去村长家把他家的三轮车开来将玉米运回去。上一次村长借了陈满光的三轮车没有还。

我来到村长家,见陈满光的那辆三轮车在院子里停着,而村长家的门关着,不过没上锁,我正想问有没有人在家,突然听见从屋子里传来一道奇怪的声音。

“啊——”是女人的呻吟。

我心一怔,硬生生将要喊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你别摸了,再摸,我可要生气了!”

是陈彩玲的声音。

“你一不让我摸,二不让我睡,你说我找你做女朋友跟没女朋友有什么区别?”听得袁克良生气地说道。

“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们村的风俗,女人在结婚前不能发生性行为!除了开光师开光,不然,新郎会死。你难道想跟我在结婚那一晚就死掉吗?”陈彩玲说道。

“什么鬼风俗我不信!!还有那个开光,这不是叫你把第一次送给别的男人吗?这简直是吭人,迷信!”袁克良说道。

“你不信也得信。眼下就有一个例子。清清在结婚前没有开光成功,结果结婚当晚,新郎陈继文就死了。” 陈彩玲说道。

“就是今天在玉米地里那个林清清?事情真这么邪门?”袁克良似乎有点相信了。

“真的,不然我骗你干嘛?”陈彩玲趁机说道。

“那现在林清清还是个处?”袁克良问。

“你今天不是看到了吗?还问我?”陈彩玲语气中夹着一股醋味。

“有意思。那如果现在有人上了林清清,那人会不会死?”袁克良又问。

“应该不会吧。”陈彩玲说道。

“这样,给你两个选择。”袁克良兴致勃勃地道,“要么,你跟我睡。要么,我去睡林清清。”

“你什么意思?”陈彩玲气呼呼地道。

我听到这儿,也极为气愤。特么地袁克良竟然想睡林清清!

妈的,去了陈继秦,来了袁克良,凭空又多了一个对手。

袁克良说道:“你也看得出来,我现在正是风华正茂血气方刚的年龄,以我的条件,想睡女人,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可自从认识你以后,我就禁欲了。这其实令我的身体非常痛苦。如果你稍为我想想,就让我睡。不然,我只有去睡别的女人。如果你助我睡了林清清,我们三个月后就成亲,并且,我会叫我爸提拔你爸,到时你爸就不只是村长这么简单了!”

屋里沉默了。

良久,才听到陈彩玲说道:“我不能让你睡。我不想跟林清清一样,结婚当晚就死了男人,更不想做寡妇。如果你想睡林清清,我可以帮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你说,一定答应。”袁克良迫不及待地道。

“第一,我们三个月后要成亲;第二,要帮我爸做更大的官;第三,马上给我十万块。”陈彩玲一字一句地说道。

“没问题!”袁克良毫不犹豫答应了。

我越听越气愤,更觉得不可思议。陈彩玲身为袁克良的女朋友,竟然愿意帮袁克良去睡别的女人!

真是一对狗男女!

“钱打来了。”袁克良道。

“收到了。”陈彩玲道,“林清清现在住在陈继文家,你要睡她,可没那么容易。”

袁克良说:“你把她约出来。只要到了外面,我自有办法。”

“若林清清不肯呢?告你强奸她,到时一旦让别人知道,会影响到你爸的仕途。”陈彩玲说道。

“这个嘛,我有一计。”袁克良说,“我这里有药,只要对她一洒,她就会对我言听计从。”

“药?什么药?”陈彩玲问。

“让女人飘飘欲仙的药。”袁克良说道。

“你怎么有这种药?你,你不会对我用这种药吧?”陈彩玲显得很生气。

“放心,我若想对你用这种药,早就对你用了。”袁克良说道。

“就算这样,林清清也不是情愿的。她还是会告你。”陈彩玲顾虑道。

“我可以嫁祸到那个废物身上。”袁克良说道。

“废物?你说的是张小北?”

“对。那个废物不是不行吗?听说在给林清清开光时门前谢恩了?你去想办法弄到他的精液,然后放到林清清身上。”

“你竟然叫我去弄那个废物的精液?”陈彩玲生气地叫了起来。

“他不是不行吗?你只要用手稍微给他一弄就出来了。成功后,我再给你十万。”袁克良说道。

陈彩玲犹豫了片刻,说道:“好。一言为定。”

我稍作思索,决定到时好好惩罚惩罚这一对狗男女。

轻咳了一声,我扬声问:“有人在家吗?”

一会儿,陈彩玲与袁克良走了出来。

我将来意说了。

陈彩玲从屋里拿出车钥匙递给我,嘲笑道:“张小北,你很能干啊,都成了张继文家的狗腿子了。”

“狗嘴吐不出象牙。”我接钥匙后转身就走。

“站住!”陈彩玲大声喝道,“你说什么呢?再说一遍?”

“呃——淡定,淡定。”袁克良忙上前打圆场,递给我一支烟,呵呵笑道,“小北兄弟,我第一次来你们这儿,今晚可赏脸,咱们一起喝个小酒?”

“没兴趣。”我上了车,准备开车闪人。

袁克良将手挡在钥匙孔,说道:“你要是来了,我可以给你找份好工作。”

“真的?”我半信半疑。

“当然是真的。”袁克良说道。

“行。”

袁克良脸色大喜,又说:“到时你把林清清一块儿叫来,我和彩玲八点钟备好酒菜在这儿等你。”

“林清清可能不会来。”我说道。

袁克良说:“若你能把她叫来,我给你两百块。”

他说着,从钱包里抽出两张人民币,有意在我面前闪了闪。

我正要拒绝,清水仙子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耳边:

“答应他。可以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顺便采了陈彩玲的阴魅。”

“怎么采?”我在心里问。

“到时自会有办法。”清水仙子说道。

想了想,见袁克良正一脸期待地望着我,我点头答应,“这可是你说的,先给钱。”

“先给你一半。”袁克良递给我一百,拍了拍我的肩膀,“看你的了,兄弟。”

到了玉米地后,我边将玉米搬上车边对林清清说:“陈彩玲和她男朋友叫我俩晚上去她家喝酒。”

“不去!”林清清一口拒绝。

“如果去了可以玩一场好玩的游戏呢?”我问。

“你什么意思?”林清清反问。

“只要你去,他就会给我们钱。”我将袁克良给我的那一百块钱递给林清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