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厨房把我要得腿软h|屁股摇起来浪一点

“叶琪,你可以不去吗?”,我斟酌着言辞,“这么晚了,你要出门遇到危险,我会担心的,而且,我害怕一个人睡,你留下陪我好不好?”

    叶琪眸子深处流露出几乎凝如实质的悲哀,她捏了捏我的脸,宠溺地说道:

    “小智啊,这么大的人了,要学会独立了哦~放心吧,叶琪不会有事的,乖乖睡觉,要是我回来的早,就跟你一块睡~”

    “我走了~”

    “不要走”

    我从后面搂住了叶琪的腰,恳求一般地说道。

    “小智,松开吧。”

    “不松。”

    “不松我怎么出门啊。”

    “不要出门。”

 文学

    叶琪幽幽地叹了一声,转过身来,娇艳的红唇,吻在了我嘴上。

    丰满的唇 十分美味。

    “小智,这可是叶琪的初吻哦~叶琪不能给你更多了,对不起”

    说完,叶琪在我失神的时候,掰开了我的手,消失在楼道中。

    我望着楼道那深沉的黑暗,听着高跟鞋踏在楼梯上渐渐远去的声音,整个人都怔住了。

    这是叶琪的初吻?

    怎么可能?

    明明叶琪在做那种行业,怎么可能依旧守身如玉?

    是我误会了叶琪,还是她在说谎?

    不行!我不能等待下去了!要不然,我会后悔一辈子!

    我从厨房里提了一把刀,塞进怀里,然后立马冲到了楼下。

    可一到楼下,我就发现叶琪被几个陌生人簇拥着上了一辆白色面包车,然后呼啸而去。

    该死啊!

    我从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司机是一个暴躁的光头哥。

    他骂骂咧咧冲我发脾气:“小王八蛋,你想找死啊,跑到马路中间去拦车,差点害老子撞上了你!”

    我心里不耐烦,直接甩给他三百块钱,“去玫瑰酒店,越快越好。”

    光头哥一看三张毛爷爷,顿时收声了。

    半个小时后,终于赶到了玫瑰酒店。

    所谓的玫瑰酒店,其实不过是一个简陋的小旅馆,招牌都烂掉了一半。

    下了车,我发现那辆白色面包车已经停在这里了,顿时心急如焚。

    “我要开个房,503!”

    老板娘搭眼一看,伸出手来,“身份证。”

    “我没有身份证。”

    “没有身份证开什么房!”

    “你这里一晚多少钱?”

    “两百。”

    我掏出身上所有剩下的钱,一共六百多,还有几块钱的零钱,我全都放到柜台上,再次说道:“我要一个房间,503!”

    我清楚的感受到,此刻,我身体里面的理智已经全部崩塌了。

    支配着身体的,是无穷的愤怒和杀意!

    世界在我眼睛里,变成了血红色一片。

    这个世界是黑色的,是罪恶的,它--需要被救赎啊!

    我的行为,不是杀人,而是为这个世界清理垃圾,我不是杀人犯,而是清道夫!

    这种觉悟,似乎是一瞬间出现在我意识里面的,我握着锋锐的菜刀,从中传来到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

    我甚至感觉到菜刀渴血的期望,它在轻微颤抖着,它--在兴奋。

    “虽然是一把菜刀,但它依旧能杀人啊!这不就是我吗?”

    听着隔壁的鞭打声,我眸子里的杀意越发的旺盛!

    我走出房间,来到502前,福至心灵般,用菜刀一挥,房门上,竟然被我砍出了一个大洞。

    洞口足以能将手伸进去,我从里面打开了房门,进入之后,又缓缓的关上。

    进入502之后,我看到了里面的场景。

    叶琪的衣服被撕成了条状,只剩下了里面的黑色内衣和内裤,她像是一只狗一样,撅着屁股趴在床上,满脸屈辱。

    而体面人手里抓着腰带,狠狠地抽在叶琪的屁股上,叶琪肥美白皙的屁股,纵横交错的满是青紫色的抽痕,触目惊心!

    “你该死啊!!!”

    体面人听到了我的声音,缓缓转过头来,当他看到我手里的菜刀后,病态兴奋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

    他后退了一步,惊骇地指着我:“你,你是谁?”

    叶琪也发现了我,她几乎羞愧欲死,慌张地问道:“小智,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救你的,叶琪!”

    我高高的挥起菜刀,狠狠地冲体面人劈砍下去。

    体面人:“疯子,你是疯子,不要过来!啊--”

    体面人:“救命啊!”

    我冷冰冰地说道:“没有人会来救你的!”

    抬腿一脚,将体面人踹倒在地,然后将菜刀狠狠地剁了下去,砍中了体面人的胳膊。

    衣服被划开了,皮肤被划开了,骨头也被划开了一半。

    这是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血液汩汩地流淌出来。

    体面人捂着伤口,眼里倒印着我又高高举起的菜刀,他疯狂地哀求:“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

    “我不能死!我死了你也完了,放过我,求求你啊呜呜呜”

    可此时,我的理智已经完全被吞噬了,完全不考虑杀了他有什么后果。

    我不是杀人犯!我是清道夫!没有人会惩罚我的,我是在为社会做贡献,我是在清理垃圾!

    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这次,我冲的是他的脖颈劈砍下去的,体面不敢相信我竟然真的敢杀他,他慌忙举起胳膊阻挡,菜刀狠狠地砍进了他的骨头里。

    “啊啊啊--”

    他又痛的惨嚎起来,面如金纸,一点血色也没有,疼的在地上打滚。

    “你竟然真的杀我,你竟然真的敢杀我!你是疯子吗?你这个杀人狂!”

    “我不是杀人狂,我是清道夫!”

    我又一次重重地砍下,可是这次却被叶琪被抱住了。

    叶琪带着哭腔阻止道,“小智,不要,你杀了他,你自己也毁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叶琪的哭声直扣人心,我脑海里瞬间出现了一抹清明。

    我双手微颤,刚才,我差点就杀了人!

    那是我吗?

    那是潜藏在我心里的恶魔!

    我心有余悸地看向叶琪,幸好是她唤醒了我。

    “叶琪,你没事了吗?”

    叶琪趴在我怀里嘤嘤哭泣了起来,“小智,我不配做你的叶琪,我是个下贱的女人”

    “没有!”,我紧紧的将叶琪搂在怀里,似乎担心她下一刻就消失不见了!

   “小智今天叶琪想跟你一起睡,可以吗?”

    昏黄灯光下,叶琪穿着一身纱质睡衣,里面的蕾丝内衣若隐若现。

    她娇嫩的肌肤染上了一层粉色,眸子里满是水意,像是勾子一样,勾动着我的心。

    我感觉我的鼻血都要流出来了,全身像是火烧一样,口干舌燥。

    “叶琪,当然可以了,我今天陪你一起睡吧。”

    我知道,发生了今晚的事情之后,叶琪心里一定很恐慌,迫切的需要一个坚强的依靠。

    而我,就是她坚强的依靠。

    “叶琪,我帮你把睡衣脱下来吧?”

    叶琪羞涩的不敢接触我的视线,她坐在床上,双腿交叉,不安地摩擦着,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小智,除了脱睡衣外你不要乱来~”

    “嗯!”

    我知道叶琪还是个处女之后,就很在意她的情绪,不想唐突了她。

    叶琪的睡衣是吊带裙样式的,我揪住她的两根吊带,缓慢的往下拉扯。

    好美啊~

    玉如意一般的锁骨,精致又不显得瘦削,圆润而不显得粗壮,两根黑色的吊带挂在上面,别有一番情趣。

    随着吊带地往下拉,叶琪的肥乳也在颤动着。

    我的动作缓慢而温柔,但是叶琪也由此羞红了脸,似乎胸前的两团肥乳是多么令她羞耻一般。

    “唔--小智,快一点--”

    咕~

    气氛的暧昧,令叶琪也动情了吗?

    我分明看到她双腿夹得更紧了,贝齿咬着嘴唇的动作也用力了些。

    “叶琪,慢慢抬起腿来--”

    睡衣裙褪到了小腹的位置,那可爱的小肚脐点缀在平坦光洁的小腹上。

    我舔了舔嘴唇,强忍着推倒叶琪的冲动。

    叶琪配合地抬起臀部,我顺势将睡衣裙拉了下来,因为叶琪臀部太大的原因,不可避免的触碰到了那柔软的屁股 。

    “唔--好疼,小智,你别做奇怪的动作~”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