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隐菜单

忍辱偷生的保洁员 腰一挺就融为一体

她惊惶失措的威胁着我,但我根本无所谓,直接将准备逃走的她一把抄在怀中而她所能做的唯有痛声嘤咛以及哀求,求我放过她。



“你不是要喊人吗,你喊啊,我倒要看看你喊到人看见后,在这家医院里你和你男友还有你未来的公公怎么有脸混下去!”



我冷笑道。



 文学

她哀求的声音都变得小了许多,惟恐被别人给听到,但语气中的哀求诚意更浓郁了。



“王军,我真的求求你了,求你放过我吧,我已经跟我老公登记了,再过不了几天更是要举行婚礼,我们不能发生那种关系!我给你钱,你去找女人好不好?”



她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我更是火不打一处来。当初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告诉我说,要把最美的一刻留在她人生中最美丽的那天。结果可特么倒好,我傻乎乎的成全了她,结果她却提上裤子跟富家公子跑了。



“现在又跟我说这个,你觉得我还会再傻乎乎的信你一次吗?!”我哀求道。



“我错了,背叛你是我错了,你对我足够好,我不应该因为钱因为怕受苦而离开你,可是我现在已经跟别人登记了!”



她不断哀求。



“而且我也可以跟你说实话,我不光没有把身子给你,我同样也没有把身子给他,我对他说的也是要留到结婚那晚。所以我求求你了,如果你真的糟蹋了我,他结婚那晚发现后……”



话说到这她顿了一顿,又对我说道:“如果你真的想要我拿身子来补偿你,我答应你,但是你能不能再等几天,等我结婚后我再给你,你想怎么糟蹋我都行!”



她的话说的很有诚意,语气中也斥满了真挚,但我不喜欢‘糟蹋’这个词汇。



“怎么的,我睡你就是糟蹋,他睡你就是理所当然?!”



尽管我知道我的举动确实属于‘糟蹋’的范畴,但我偏不喜欢这个词汇用在我的身上,因为她又一次让我感觉到了我的低人一等,就如同当初她坐上富家公子的宝马离开一样!



所以下一刻,我彻底爆发。



可就在这个时候,卫生间内突然有脚步声响起,更是有两个女人结伴走了进来,听她们交谈的内容不难判断出,她们也都是护士。



我看了秦曼妮一眼,她的脸蛋儿上写满了惊惶。这必然是因为同事的到来让她感觉到恐惧,恐惧我们之前的事情被她同事给发现。



而我也没有再过分的举动,只是将手掌抽回,肆意揉捏着她胸前的美好。



我无意真的‘糟蹋’了她,只不过是不喜之前的伤害而已,甚至也可以说是报复。所以我的手指特别用力,直捏的她那张精致可人的小脸蛋儿上写满了痛楚,却又被一只白皙小手狠狠捂住嘴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又撩弄了她一会儿,我还是将她给放开了。终究不是真的来糟蹋她的,我只是想通过她来得到我想知道的东西而已,顺道也想对以前的背叛展开些报复。而这报复,自然就是刚才小小的旖旎教训了。



放开她后,我跟她交换了手机号码,然后让她帮忙查下徐晴母亲当年的住院事情,包括主治医生是谁,参与护理的护士又是谁,最好能有治疗报告等书面证据。



对于这点,她表示有点困难,“我只是一个财务室的工作人员,都不能算是正儿八经的医生,这些事情我很难帮你查到的。”



“你当然难查到,但你未来公公不是副院长么?”



如果没有可行性,我又怎么会让她来做这件事情。



跟秦曼妮约好下班后再见后,我就离开了医院。我相信她会尽心尽力来做这件事情的,除非她想把跟我的事情在医院传的沸沸扬扬,想跟她的副院长公子分开,否则她必然会竭尽全力。



刚刚骑着电动车离开医院的,我就接到了徐晴的电话,她让我回家,声称有事。



电话里没说具体是什么事情,但既然是她开口我必然会照做,于是我立刻回返。



当我回到住处后,她已经换了身衣服,换上了商场里的销售员服装,并且腿上套起了先前曾答允给我的那双肉色薄透丝袜。



我问她找我什么事情,她却指向了旁边的凳子,示意我坐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