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隐菜单

小东西怎么喷那么多 过来趴下 思追

  周浠撇撇嘴,“他就是单纯对我哥很苛刻。他说我哥是长子,严厉点是应该的。”

 文学

  南笳想了想,“……也不是完全说不过去?”

  周浠摇头,“我觉得不是。有件事,我一直很在意。”

  那时候周浠五岁左右。

  有天晚上,周父周叔琮半夜突然过来了,跟周母纪音华大吵一架,然后就将周濂月叫进了书房。

  周浠被吵醒,就蹲在二楼中庭的平台那儿偷听,听见妈妈在一楼客厅里哭,但书房里没有周叔琮大声呵斥的声音,一反常态的特别安静——当然也有可能是她离得远,听不清。

  “后来,我爸走了,我哥上楼回了自己房间。”周浠说,“我那时候已经自己一个人睡觉了。我担心我妈妈哭过,睡不着,就想去她的房间安慰一下她。打开门的时候,我看见走廊尽头我哥的房间里,有火光。”

  南笳一震,“火光?”

  “嗯。”周浠点头,“我害怕又担心,就跑过去查看。门没完全关上,开了一条缝,我看见我哥蹲在地上烧东西。”

  “什么东西?”

  “纸张,之类的?我没看清楚,因为我哥发现我了,特别冷冰冰地叫我滚。我吓坏了,赶紧跑了。”

  周浠那时候毕竟也太小了,理解不了大人之间微妙的情绪。

  只是隐约觉得,这件事情很不寻常。

  南笳听完,一时没有作声。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周濂月的过去,她并不比任何人知道得多。

  只言片语的一些,还都是从解文山,从周浠这些第三者获知的。

  她在这里住的这几天,都睡的一楼的客房。

  周浠告诉她说,周濂月的房间在二楼,但平常一直都是锁着的,只有他自己才有钥匙。

  片刻,甄姐出来告诉她们,晚饭要好了,去洗个手准备吃饭。

  南笳去了趟洗手间,周浠则去书房叫苏星予。

  饭桌上,南笳告诉周浠,周濂月中午给她打过电话,他那时候已经去机场了,顺利的话,半夜就能抵达北城。

  “要去接机么?”

  “我想去,周濂月不让。我最近出门也确实不方便,很兴师动众。”

  “问题都解决了么?”

  “我猜差不多了。”

  南笳所知道的,都是公开的财经新闻——

  就在这两三天内,邵家又起风波。

  据知情人透露,邵家涉嫌未按规定披露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的非经营性资金往来;更有部分股东,涉嫌内幕交易罪。

  如经查实,邵家极有可能获得证监会的大额罚款。

  邵家董事长回应此消息,称将会主动配合调查,澄清嫌疑,并将会立即召开董事会和股东大会,解释与澄清近期的舆论风波。

  据业内人士分析,邵家现任ceo邵从瑾,极有可能会在股东大会召开之前,引咎辞职。

  南笳对具体的情况不了解,但看这新闻字面上的意思,估计邵家已经火烧眉毛自顾不暇了。

  周濂月选择这时候回来,大抵事态已经得到控制。

  吃过饭,消磨一阵时间,各自去洗漱。

  明天叶冼办live,南笳上午估计就得过去,现场彩排和化妆,以及看看有没有别的什么需要她帮忙的地方。

  睡前,南笳给周濂月微信留言,让他落地之后先在机场附近找个酒店休息。

  睡到半夜,南笳蓦地惊醒——

  这客房挨近停车坪的那一侧,她仿佛隐约听见窗外有汽车的声音。

  她有所感,赶紧爬起来,打开灯往外一看,停车坪上多出了一辆黑色的gc。

  南笳立马找了件开衫披在睡裙外,开门走出房间。

  大门口,一道颀长的身影逆着门廊的光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只行李箱。

  他抬手,按亮了玄关处的灯,抬头看一眼,顿了一下。

  南笳跑过去,一把将他抱住,撞得他退后一步,脱手松了拉杆箱,两手都腾出来,回抱住她。

  “周濂月……”

  “嗯。”周濂月手臂收紧。

  南笳深深吸气,嗅到他身上舟车劳顿风尘仆仆的气息。

  “饿吗?”

  “不饿。累。”

  “快进来睡觉。”

  “我先洗把脸。”

  抱了一会儿,南笳才松手,帮他把行李箱推进房间里。

  一楼南笳睡的客卧是个套间,自带小型的独立卫浴,周濂月扔了外套在一旁凳子上,随即走进浴室洗漱。

  敲门声。

  周濂月伸手,将浴室门打开。

  南笳挤进来,靠在一旁打量他。

  他眼镜已经摘了下来,倦容憔悴,满眼的红血丝,皮肤白,黑眼圈就更明显,刷牙时神情迟滞,好似脑子已经完全转不动了。

  等周濂月洗完脸刷完牙,南笳走近,将他拦在门口,“耽误你十秒钟。”

  “嗯?”

  “我要检查一下,你是不是毫发无损。”

  周濂月笑了声,“从哪里开始?”

  “……”

  他猛地一把搂住她的腰,低头亲了她一下,低声说:“等我睡一觉起来,你想怎么检查怎么检查。”

  他嘴唇上还残留清新的薄荷味,南笳舔了一下。伸手,极具暗示性地碰了一下他西裤皮带的锁扣,仰头直勾勾地看着他,轻声说:“……从这里。”

  南笳继而笑了一声,牵着他往外走,“不过先睡觉吧,你要猝死了我可就什么都捞不着了。”

  周濂月被撩拨得心痒,但属实已经有心无力了。

  他一个平常入睡困难的人,倒下沾枕头没到半分钟,便沉沉睡去。

  ——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南笳醒过来。

  身旁周濂月睡得很沉,她没忍心叫醒他,就先起床了。

  吃过早餐,收拾过后,小覃和司机也到了。

  南笳跟周浠打了声招呼,告诉她自己现在要先出发去livehoe。

  “给你、苏星予和周濂月都留了票,你们想去的话,晚上可以一起过去。

  周浠点头。

  “还有,不用叫醒周濂月,让他多睡会儿。”

  周浠笑出声,一脸的“嫂子好知道疼人”,南笳被她笑得很不好意思。

  南笳带着助理赶到livehoe时,叶冼他们都已经在那儿了。

  这场子规模不小,能容纳三千人,声场设计十分科学,舞台、灯光和音响都由专业团队把控。

  南笳也不当自己是嘉宾,叶冼他们有需要人手的地方,她毫不犹豫地就顶上去。

  十点半左右,南笳接到周濂月的电话。

  “起床啦?”

  “嗯。怎么没叫我。”

  “想你多睡会儿。”南笳笑了一下,低声地,故意一字一句说道,“养、精、蓄、锐。”

  “……”周濂月轻咳了一声,“我下午去趟公司,还有点儿事儿没处理。结束了就过去找你。”

  “好。不用着急。”

  南笳在后台跟大家一块儿吃过盒饭,等到下午两点钟,开始彩排与调音。

  下午三点半,南笳候场的时候,小覃跑过来告诉她,方才有人往她手机上打了个很多个电话。

  南笳拿起手机一看,四五个未接来电,都是许助打来的。

  回拨过去,许助问她:“南小姐,周总在你那儿吗?”

  “不在。他不是说去趟公司。”

  “是来了,跟几个董事开了个会,紧跟着就失联了。”

  “……失联?”

  许助忙说,“我的意思是,从下午一点半到现在,周总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以前从没这样过……”

  “你不是一直跟着他的吗?”

  “周总离开会议室就直接走了,没跟我知会去向,我也是问了前台才知道的。”

  “联系他司机了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