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在桌子上要了你 偷偷玩弄美艳馊子小说

  紧跟着,南笳又给许助发了条消息同步情况。

 文学

  走到隔壁休息室,南笳往里看了一眼,房间里只有叶冼一个人,他抱着吉他,无意识地扫弦,好似在放空情绪。

  南笳敲敲门。

  叶冼抬头,笑说,“进来。”

  南笳在他对面的凳子上坐下,“叶老师,跟你说个事儿。很抱歉,我可能……”

  “去吧。”

  南笳一愣,“我还没说什么事呢。”

  “我听田田他们说谁失联了,是找到了是吗?”

  南笳点头,“……是我很重要的人。我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但我感觉他此刻可能需要我。”

  叶冼放下了吉他,抬头看她,笑意温和,“没事的,就去掉一个环节的事,不影响整体流程,我跟他们打声招呼就行。”

  “还是给你添麻烦了。”

  “多大点事。”叶冼微笑,“去吧。相信你的直觉,有时候可能某个摸nt,错过了就会永远错过了……”

  南笳心下怔然,点了点头。

  “看你现在这样,我就放心了。”叶冼看着她,目光无限的温和,仿佛是无端的感慨,可也没有比此刻更恰如其分的时刻,“我知道你肯定会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爱情、事业……都会有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一切都会来的。”

  南笳鼻子发酸,“叶冼,谢谢你。”

  她知道,她知道叶冼一定清楚,她曾经徘徊在生死边缘。

  他用自己的方式照亮她,就像星星。

  叶冼伸手,“握个手吧,祝我演出顺利。”

  南笳伸出手,紧紧握住他的,“叶老师,祝你一切顺利。你会……一直发光的。”

  叶冼笑,“这就有点肉麻了。”

  南笳也笑出声。

  没空换衣服,南笳只拿了手机和包,离开livehoe,直接打了个车,往墓园去。

  一直待在室内,不知道外面原来下过雨。

  车窗外,空气里一股混杂尘埃的潮腥味。

  半小时后,南笳抵达了那墓园附近。

  四下暗沉沉的,看指示牌,早过了闭园的时间了。

  南笳去门岗问了一下,里面是不是还有人。

  门岗的眼神奇奇怪怪的,上下打量她,“没看见闭园时间?人肯定是没有的……”

  南笳被这话的潜台词给吓得激灵了一下。

  她走到一旁去,拿出手机,给周濂月发了条消息,问:你还在吗?

  周濂月:在。不等着你吗?

  没办法了。

  南笳从大门往旁边绕,试图看看,是不是还有什么侧门。

  绕了两百米,没找着第二个门。

  但看了看,铁铸的围栏不算高,兴许翻得过去。

  她找了个看起来比较好下脚的地方,将包先挂在栏杆上,紧跟着脱了鞋。

  一把抓住栏杆,正准备踏上最低一根横栏,身后传来一声笑。

  南笳悚然回头。

  树影下,站着白衣黑裤,身影孤孑的周濂月,手里拿了一支烟,那猩红的一点火星,一明一灭。

  他踩着湿漉漉的草地,走了过来,到了她跟前。

  他身上有一股露水和尘埃混杂的,微冷、寒苦的气息。

  周濂月将烟衔在嘴里,而后蹲下身,提起她的鞋子放到脚边,再一把握住了她的脚踝。

  “女明星鞋好好穿上。”

  南笳眼前霎时蒙上一层雾气,“周濂月……”

  “嗯?”他抬眼。

  她气不过,拿下挂在栏杆上的包,轻掼向他肩膀,“幼稚!”

  周濂月给她穿好了鞋,方直起身,“说谁幼稚?”

  “你!”

  “翻围栏不幼稚?”

  南笳瞪着他,不说话。

  然而只是片刻,她捉着他的衣领,凑过去,哽咽着一把将他紧紧抱住。

 

 

第59章 (跳动的心脏)

  周濂月拿烟的那只手,在南笳靠过来时拿远了,片刻收回,虚虚地拥住她肩膀。

  南笳嗅到他的气息,触及到他的体温,折磨她一下午的惊惶,找到出口。

  片刻,南笳闷声问道:“……你是不是一路跟着我?”

  “我就在大门口站着,是你自己没发现。”

  “那你为什么不叫我?”

  “我倒想看看,你究竟要做什么。”

  “……幼稚。”

  话音落下,一时寂静。

  树影婆娑,只有疏疏的风声。

  南笳无由地打了一个冷噤,“……我们要不先换个地方说话?”

  周濂月笑出声,“刚准备翻围栏的胆量呢?”

  周濂月一手拿了她的包,一手牵住她的手,带着她往大门附近停车场方向走去。

  偌大停车场,停着寥寥的几辆车。

  周濂月的车,玻璃窗上遍是雨滴溅在浮尘上,蒸发之后留下的痕迹。

  南笳猜测,至少在雨停之前,周濂月就已经在这儿了。

  上了车,周濂月将车子驶离墓园的范围。

  南笳转头看着昏暗车厢里的人,如果不是他无故地失联一下午,她或许会相信,他可以真如此刻所见,永远的情绪冷静。

  南笳开口:“浠浠告诉我说,你们的妈妈葬在这里。”

  周濂月平淡地“嗯”了一声。

  “你一下午都在这儿吗?……扫墓?”

  “自己待了会儿。”

  南笳轻易看出来,周濂月仍然倾向于三缄其口。

  她没再开口。

  这附近已到郊区,车流稀疏,远近都是农田和寥落的民居,道路两旁挺直的杨树。

  没有路灯,天色灰蒙蒙的,只一盏近光灯,寂寥地照亮前路。

  “停一下车。”南笳出声。

  周濂月看她一眼,在前方寻到一个宽敞的地方,将车开到路边,在树影下停了下来。

  南笳拉开车门下去,高跟鞋踩上路边松软的草地,沾着雨水的草叶,将她纱裙的裙摆浸湿。

  她提了一下裙子,从前方绕到驾驶座那边。

  周濂月落了车窗。

  南笳伸手,“有烟吗?”

  周濂月拿了支烟,在点烟器里点燃了,递给她。

  南笳接过,抽了两口,吐出薄薄的烟雾,继而伸手,将烟递给他。

  周濂月看她一眼,伸手接过,垂眸,衔住两分湿漉的滤嘴。

  南笳转了个身,背靠着车门。

  夜里有风,她声音很轻,“周濂月。”

  周濂月抬眼,只看见她的背影。

  她说,“我最不堪的回忆,都已经告诉给你了。在你面前,我已经是一览无余的一个人。可以说,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跟你做交换了。似乎这段关系主动的是我,但其实是你。你的冲动也是谋定而后动,你甚至都无法允许自己在我面前表现得狼狈。”

  她缓缓地呼了一口气,“如果这是你的选择,我不会置喙什么。我也不会强迫你,一定要对我做到同等程度的一览无余。我只想告诉你,我说过我很珍惜自己的正运,这次给叶冼做演唱会的嘉宾,是见证他,也是见证我自己走到了今天。我们很多个工作人员,这十来天一直都在认真筹备……然后,我临时撂挑子不干了。我从来没有这么冲动,这么不敬业过……我对叶冼说,我觉得你可能需要我。是我傲慢,这不对。可能不是你需要我,是我需要你。”

  她始终没回头,一鼓作气地继续说道:“先爱上的人就是输吗?我觉得先失去理智,交付所有的人才是输。但好像,输也没有什么。我只想知道……”

  说到这儿,南笳终于转身,径直看向周濂月的双眼,“我只想知道,我需要你,你呢?你需要我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