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系统主受np巨h 秋日蝉 茂山全文免费阅读

  南笳一度开玩笑地提出,要不不做这个嘉宾了,她现在风评不大好。

 文学

  一贯温和的叶冼,头一次严肃驳斥:真正的朋友之间不适用趋利避害这套价值观。

  南笳就说:“回头有人往舞台上扔臭鸡蛋可怎么办啊?”

  叶冼说:“多好啊,直接把一场live升华到了行为艺术的高度。”

  两人都笑起来。

  ——

  一周后,南笳收到关姐发来的一张截图,某财经杂志在自家新媒体账号上发布的简短报道。

  她看完后,总算大致窥得周濂月此行的端倪:

  邵家被周濂月终止合作以后,又碰上邵从安惹上刑事案件,股价一路狂跌。邵从瑾为挽颓势,铤而走险,跟某资方签了对赌协议,结果投的两部十亿级别的的大制作全扑了,没能完成对赌协议中规定的承诺净利润数。此举使邵家处境雪上加霜,年度负债高达160亿,资产负债率也高至6246。

  邵从瑾不得不将所有希望押注在了一个大招上——退出或减持对欧洲几大院线的占股,缓解债务危机,并将减持所得现金流,用以并购北美某老牌的发行公司,今后业务的重心将只聚焦于国内和北美市场。

  此举若能成功,便可一举三得:提振股价;获得新融资;更能为明年的重点投资项目,在北美的院线发行铺平道路。

  然则,上午杂志方刚刚获悉消息,就在北京时间7点(纽约时间18点),那北美的发行公司对外发出公告,称已寻得新东家,并即将进入正式的审核与收购流程,该流程预计耗费半年时间。

  该发行公司的负责人称,新东家给了他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

  新一天股市开盘,已经是风雨飘摇的邵家,股价一泻千里。

  目前,邵家的高层尚无人对此事做出回应。

  南笳看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给周濂月打了个电话。

  没人接听。

  又将电话打给许助。

  电话接通,许助说:“周总睡着了。”

  南笳算了一下时差,“好像还不到睡觉时间?”

  “是的。不过我们这一周每天基本只睡了四个小时,周总刚跟人吃了个晚饭,回酒店倒头就睡了。”

  南笳笑说:“那你呢?怎么还不去休息?”

  “我给我女朋友打个视频电话就睡。”

  南笳失笑,“……好了我挂了!不打扰你谈恋爱。”

  南笳给周濂月微信留言,让他醒了以后给自己回个电话。

  下午三点左右,南笳接到了电话。

  他那边应当是凌晨两点。

  浓浓倦意的声音,周濂月唤她的名字,第一个字哑得没发出声,使得他像是在喊她,“……笳。”

  南笳跟声乐老师打了声招呼,走到门外去接听。

  “那边事情处理完了吗?是不是可以回国了。”

  “可能还要两天,还有些收尾的工作。”周濂月顿了顿,“那谁的演唱会,什么时候?”

  “大后天,晚上7点半。”

  “你出场在几点?”

  “9点左右。”

  “我争取这之前赶回来。”

  “什么嘛……”南笳失笑,“我就上场五分钟,不用特意。你按你的计划来……好好休息。”

  “我就看这五分钟。”

  南笳笑出声,继而说道:“你那边不是才2点多?再睡一下吧。”

  “好。”周濂月却没有立即挂断电话,顿了顿,忽地喊她,“……南笳。”

  “嗯?”

  周濂月却没说什么,像是只为单纯叫一叫她。

  “没事。”他轻笑了一声,“挂了。”

  “好好休息。”

  ——

  这天,南笳练完歌,从叶冼的工作室回到西山这边。厨房里保姆在烧饭,苏星予在书房里练琴。

  南笳和周浠,则站在厨房门口聊天。

  甄姐笑她们,跟小孩儿催饭似的,怎么老喜欢站在厨房门口。

  周浠笑问:“笳笳你小时候会这样吗?”

  “会啊。我一般放学了就去我爸的餐馆,洗个苹果一边吃一边站在门口,等我妈给我炒蛋炒饭。”

  “笳笳你爸妈感情一定很好吧?”

  “蛮恩爱的。我妈性格很软,我爸虽然是个粗人但是比较会疼人。他们基本没红过脸。”

  周浠笑一下,“真好。”

  南笳没作声,看出来周浠神色几分失落。

  周浠淡淡地说:“我记事起,我父母就没住在一起。妈妈带着我和我哥住在这儿,父亲会一周会过来两到三次不等。”

  南笳记起解文山曾向她提起过,周濂月父母感情不和。

  周浠说:“我那时候还小,很多事情都不大记得清楚细节了,只记得每回父亲过来,都阴晴不定的。”

  南笳委婉问道:“你知道他们感情不和的原因么?”

  周浠摇头。

  果然。

  南笳料想那时候周浠还小,应该不知道周母心里还有个放不下的初恋。

  周浠说:“父亲心情好的时候,会抱着我给我读童话书;坏的时候,就冷着一张脸,我们一家人都跟着大气都不敢出;更坏的时候,他会把我哥叫到一旁责骂。”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