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np肉乱宿舍 军婚也流氓阅读全文

  接通的一瞬,周浠甜甜地喊她:“嫂子!”

  “……”南笳失笑,“你消息好灵通。周濂月亲自告诉你的?”

 文学

  “他早上回来拿了个文件,我们一起吃早餐,顺便就聊到了。”

  “你回西山那边了?”

  “对,苏星予跟我一块儿搬过去了,他最近有演出,一天要练习很久,苏叔叔最近有点神经衰弱,怕吵到他。”

  “周濂月已经去公司了,还是……”

  “正准备出门呢,我让他跟你打声招呼——哥!”

  片刻,电话里传来周濂月清冷的声线,“早。”

  南笳笑说:“早。”

  “在工作了?”

  “在化妆。”

  “晚上一起吃饭。”

  “我今天收工可能比较晚,得到八点左右。”

  “没事。我开车过来接你。”

  没多聊,周濂月将电话递还给周浠。

  南笳化妆反正无聊,便跟周浠闲聊起来。

  周浠仿佛比他们两个当事人还要高兴,“我以前一直以为,我肯定会跟我哥两个人孤家寡人,相依为命。”

  南笳笑说:“你想得过分悲观了。”

  “真的……我的情况你知道,然后是我哥的性格,你也知道。你们分开的那段时间,我感觉我哥真的有点过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南笳默了一霎。

  周浠笑说:“不过现在就好了。笳笳你有空我们一起吃饭。我太高兴了,一定要当面见见你。”

  “好。”南笳笑说。

  闲聊好久,电话挂断。

  底妆已做好,化妆师开始给南笳上彩妆。

  小覃和小玉在一旁坐着刷手机,看到什么好玩的新闻,都会告诉给南笳。小覃看到了一条微博,忽说:“邵家的那个今天一审开庭了……”

  南笳微震,“邵从安?”

  小覃可能将这新闻当做不重要的刷过去了,听南笳感兴趣,又往回刷,“对,邵从安。之前好像是涉嫌强奸和吸毒被抓了吧。”

  南笳使自己声音显得平静,“多久出判决结果,说了吗?”

  “具体没说,一般到下午应该就有结果了吧?”

  拍摄的一整天,南笳都悬着一颗心。

  可能小覃以为她对这“瓜”感兴趣,下午五六点钟,南笳换衣服准备拍夜景的时候,小覃第一时间告诉她。

  一审判决结果出来了,数罪并罚,有期徒刑十二年。

  邵家已发声说准备上诉。

  南笳拍完夜景,回化妆间换回自己的衣服。

  化妆师过来帮忙她拆去头上用作固定的皮筋和一字夹。

  南笳无意识地拿了个一字夹在手里,反复拨弄。

  拆完,一头直发变成了自然蓬松的卷发。

  化妆师笑说:“笳姐,可以啦,头发抹了发胶的,建议晚上赶紧洗掉,不然伤头发。”

  南笳回神,笑说:“好。今天辛苦你。”

  “不辛苦。下回再跟笳姐合作。”

  另一边,小覃她们已经帮忙收拾好了东西,随时可以走了。

  南笳拿过自己的提包,小覃凑近轻声说:“周总的车已经到了。”

  南笳点点头。

  走到停车场时,周濂月拉开车门,从驾驶座上下来。

  小覃和小玉跟他打了声招呼,就去坐工作室的保姆车了。

  周濂月绕到了副驾这边,刚准备拉开门,瞥了南笳一眼,又停下动作。

  南笳穿着一件黑色的工字背心,同样黑色的宽松长裤,一头蓬松头发,脸上还带着妆。

  眼睛下方,卧蚕处贴了几点亮闪闪的,水钻似的东西,折射着停车场的灯光,闪了一下。

  周濂月伸手,将她手臂一攥,“看新闻了?”

  南笳点头。

  周濂月不作声,拉她过来,一把合入怀中。她下巴抵在他肩膀上,他转头,亲了一下她耳根处的头发。

  “走吧。回家。”他轻声说。

 

 

第57章 (翻不过去的一页)

  到了车上,周濂月没有立即将车启动。

  南笳坐在昏朦夜色里,神情显得空茫。

  周濂月搭在方向盘上的手一时又放了下来,伸过去,一把握住南笳平放在腿上的手,指腹微凉。

  周濂月问:“想聊聊吗?”

  “哦……”南笳回神,“饿。想吃东西。”

  “想吃什么?”

  “嗯……”南笳认真思索,“番茄面。我知道一家,现在点外卖的话,到家刚好可以吃到。”她从包里拿出手机。

  “去哪边?”

  “你那边吧。”南笳说道。

  南笳不单单点了外卖,还在某商超的a上下单了一些水果和一些洗漱用品。

  她脑袋靠在座椅靠背上,怏怏的不大想作声,转头看一眼周濂月,说:“我想听歌。”

  周濂月干脆利落地给她调出来了蓝牙配对的界面。

  她看见他勾了勾嘴角,知道一定是因为他又看见了自己设置的蓝牙名称,也跟着笑了一下,很认真地解释:“真的有很多人叫错,不强调不行。”

  连接上了蓝牙,南笳打开自己的歌单。歌单她都用心经营过,工作的、做家务的、开车的,各不一样,现在点开的这个,就很适合“e摸”的时候听。

  路上不堵车,很快就到了。

  外卖几乎前后脚。

  南笳拿了在便利店下单的卸妆水、卸妆棉和洗面奶,先去卸了妆。

  拿一根黑色皮筋将一头蓬松的头发随意一绑,走去餐厅。

  周濂月换了身深灰色居家的衣服,正背靠着吧台桌打电话。

  餐桌上两碗面已经打开了,灯光下红澄澄的番茄汤,热气袅袅。

  周濂月向着她无声说了句:你先吃。

  南笳见水果还没洗,便先拆开了,拿去厨房。洗净,拿一只透明的碗装上,端出来。

  周濂月电话仍没打完,南笳自己先开动。

  她不是特别有胃口,喝了点汤,略吃了两箸面条就不大想吃了。

  转头看一眼周濂月,他手机放在一旁,耳朵里塞着蓝牙耳机,一手插袋地站着,神情极为严肃。

  看着有点儿是她印象中的那个周濂月了,她想,转而乐了一声。

  南笳端着水果,走到周濂月面前。

  他分神,低头看她一眼。

  她抬手,送了两粒蓝莓到他嘴边。

  仿佛是无意识地,他张口接过,片刻,才反应过来。

  南笳笑,无声说:面都要冷了。

  电话那头正在汇报报价相关的细节,周濂月无暇分心,便只伸手,捏捏她的脸。

  南笳踮脚,在他唇上碰了一下,便退回去,不再打扰他了。

  又过几分钟,周濂月终于打完电话。

  他拉开餐椅坐下,往对面看一眼,还剩了很多,可见她胃口不盛,“你吃完了?”

  “嗯。”

  周濂月没说什么。

  一会儿,周濂月吃完了东西,南笳帮着收拾了餐桌。

  进厨房去洗了个手,走出来时,周濂月站在吧台那儿,手里拿了一支烟。

  周濂月瞥了她一眼,问她:“喝点儿酒?”

  “好啊。”南笳走过去,在高脚凳上坐下。

  “喝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