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学渣谢俞趴着挨打 男朋友说让我趴一会

 那温热气流拂过耳廓,南笳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文学

  周濂月将她两臂都按在壁柜门上,膝盖分开了她的双膝,看她一眼,低头便吻下去,无声且热烈。

  南笳不敢发出丁点儿声响。

  小覃敲门不成,改做按门铃。

  玄关里回荡起铃铃的声响,又平添一阵叫人越发紧张的焦躁感。

  南笳只觉得情绪割裂,可分外不舍得松开周濂月。

  不如说,甘愿沉溺于这种刺激,像是偷情。两个坏种。她愉快地想。

  南笳听见客厅里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终于不得不伸手推了推周濂月,无声说:“差不多得了。”

  周濂月这才松开她,抬手,大拇指缓慢擦过她湿润的唇角。

  南笳轻咳一声,故意地朝门口大声地喊了一句:“来了!”

  周濂月再度整了一下衣服,推了推眼镜。

  脸上无波无澜,什么也看不出。

  南笳对着门边的穿衣镜整理了一下表情,走过去,将门打开了。

  门口小覃和小玉往里瞥了一眼,打招呼,“周总。”

  周濂月点了点头,转头对南笳说了句,“早点休息。”

  便拿着半湿的西装外套,走出了门。

  小覃和小玉走进玄关,说道:“笳姐,那个礼服……”

  周濂月在门关上的最后一瞬,听见屋里南笳平静不过地说:“脱衣服的时候发现勾丝了,可能上车下车没注意在哪儿刮了。你们联系品牌方照价赔偿吧……”

  周濂月笑了一声。

 

 

第56章 (我们两个人的事第二更)

  周濂月可能是自己的尼古丁、咖啡因、酒精……或者其他任何,可以提振精神的东西。

  南笳歪靠在沙发上,恹恹地想,不然怎么他一走,自己就突然完全没了精神,舟车劳顿加睡眠不足的困倦,像温暖潮水一样漫过。

  她撑着脑袋,频频打呵欠,听小覃同她汇报明天的行程安排,七点出发,七点半化妆,八点半拍摄……

  她没有异议,通通点头。

  小覃笑说:“笳姐那我们先走了,明天早上过来接你。”

  南笳再打一个呵欠,“你俩还没吃晚饭吧?”

  “没有。”

  “那赶紧回去洗个澡点个夜宵,别感冒了。”

  南笳将两个助理送到门口,叮嘱她们回去路上一定注意安全。

  回屋拿手机各给她俩发了一个大红包,然后强济精神,卸妆、洗头、洗澡、护肤……

  所有一切都搞定,已困到半死不活。

  关了灯进卧室,几乎倒头就睡。

  关姐的电话打过来,将她吵醒。

  接通,半迷糊的状态,听关姐说,某轻奢品牌向工作室递来橄榄枝,有意向签她做新的代言人,有半年的考察期。

  “但是……”关姐话锋一转。

  南笳一下便清醒了,“是不是我跟周濂月又被拍到了?”

  “你也知道。”关姐哭笑不得,“本身你谈恋爱没什么,但怕有人顺着这条线索深挖,那就……”

  “周濂月知道了吗?”

  “通知过了。倒也没那么严重,毕竟周总的身份在那儿,吃这碗饭的人不可能全无忌惮。”关姐转而又安慰她两句,“负面爆料我们肯定会一直盯着的。后头品牌签不签你,他们主要还是准备观望《津港十三日》的票房情况。”

  “我知道了,我问问周濂月吧。”

  关姐踌躇,“你跟他……”

  “嗯。”

  关姐没多说什么,叫她早些休息。

  南笳接完这通电话,倒是一下没了睡意,她拿了个毛绒玩具抱在怀里,趴在床上,给周濂月打了一个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

  南笳问:“你公事忙完了吗?”

  “差不多。”

  “又被拍到了……”

  “没事。”

  “以后的话,是不是也一直这样?”

  周濂月顿了一下,“你想公开也行。”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在想,我们一开始确实不光彩,一直捂着不叫人讨论,好像有点两头便宜都要占的意思。”

  周濂月似觉得匪夷所思,“你给我打电话来,就为了讨论这个?”

  “不然?”南笳也笑,“告诉你我想你吗?”

  周濂月静了一瞬。

  南笳呼吸都放轻,“你呢……会想我吗?我知道我们刚刚才见过……”

  “想。”

  南笳笑说:“如果当面你也能这么坦诚。”

  周濂月轻笑一声,继而回到正题,平静地说:“你想那个问题,要这么去考虑。你说出真相,公众也不可能毫无偏颇地评价你。尤其涉及到道德这议题。即便你觉得自己承受得住骂名,我也不想把你置于这种境地——你明白吗?这不犯法,我们没伤害过谁。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自始至终这都是我们两个人的事。”

  南笳呼出一口气。

  她承认阅历的差距,她轻易被他说服。

  她笑说:“这事儿就交给你裁夺了,总之,我想要跟你正常地约会,正常地生活。”

  周濂月说:“当然。”

  安静片刻,他问:“你还没睡?”

  “刚跟关姐打了电话。马上就睡了——你呢?”

  “准备睡了。”

  “睡得着吗?”

  “试试看吧。”

  南笳在这边笑,“反正你也不容易睡着,不如我再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

  南笳将脸埋下去,轻声说,“我有想过你……”

  “想过我什么?没听清。”

  “自、慰。”

  外头雨还在下,疏疏的雨声,敲在窗户上。

  南笳清楚听见,周濂月呼吸一霎就乱了。

  她笑,“你也可以,‘礼尚往来’——我睡觉啦,拜拜!”

  “……这账我记着了。”周濂月警告口吻。

  ——

  南笳第二天一整天的拍摄工作。

  早上吃了两片黑麦面包,喝了杯咖啡消水肿,再赶到拍杂志的地方,开始化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