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隐菜单

大叔我要 男主蓄谋已久得到女主

 南笳肩头的皮肤微凉,赶紧伸手搂住裙子,“……衣服弄脏了要赔的。”

 文学

  “那就赔。”

  “不是……”她手掌去推周濂月的肩头,“一会儿我助理就要过来了。”

  “打电话叫她们不用来了。”

  “还有关姐,晚点她要打电话聊一个工作的事儿……”

  “……”

  灯光下,周濂月呼吸粗而重,一贯清冷的眼里幽邃而滚烫,唇边一抹深红,是她的口红染上去的。

  南笳抱着他的后颈,大拇指指腹抹过那一抹红,微喘的呼吸贴近他的鼻尖,低声说:“而且,我这里没有那个……”

  她话音刚落下,周濂月口袋里的手机便振动起来。

  多半是许助打的,提醒他一会儿跟洛杉矶那边的客户还有个电话会议。

  周濂月几分气急败坏地掏出手机,拒接了往台面上一扔。

  南笳伏在他肩头笑,“我没有不想,只是太仓促了……”

  周濂月伸手,轻轻掐住了她的下巴,他以前常这样做,可当下的意味已截然不同,“……知道仓促,你还非把我叫上楼?”

  他声音极哑,鼻尖浮着一层薄汗。

  南笳笑:“我知道,但是,我刚刚在车上的时候就想,如果今天吻不到你,我会死。”

  周濂月微微挑了挑眉。

  片刻,他欺近一步,“我洗过手了。”

  南笳反应慢半拍,“……啊?”

  ·

  本能不想跌下去,只能伸手紧紧扣住流理台的边缘,或者两臂都攀在他肩头。这过程很快,像是已然临近沸点的水,只需再添一把火,便整个沸腾起来。

  南笳力气耗尽,思绪空白,眼前雾蒙蒙的,整个人都倚靠在周濂月的怀里。她两臂都搂抱住他,脑袋抵在他肩头,好一会儿都没缓过来。

  周濂月再靠近一步,挨着她,伸手,拉过她的手,去触碰一种昭彰的存在感。

  帮我。他说。

  ·

  南笳已很难去分辨,这狭小的空间里,混杂着多少种气息。

  雨水、沐浴乳、香水、放置于角落处的无火香薰、微咸的汗水,以及最无法忽略的,某种浑浊的气息。

  周濂月扳过她的脑袋吻她,她也热烈回应。

  裙子彻底脏了,她换气的间隙控诉,“你是不是故意的。”

  周濂月笑了声,“反正都得买下来。”做个纪念。

  “……疯了。”

  “你下次再这么折腾我,就真疯了。”

  南笳不再说话,只是笑,被周濂月搂抱在怀里,静静地平复情绪。

  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松开。

  南笳问:“你要不去冲个澡?”

  “洗了澡穿脏衣服更难受。我一会儿就走了,回去换衣服。”周濂月低头扣皮带。

  他整理好了衣服,洗了个手,又洗了一把脸,接过南笳递给他的洗脸巾擦了擦,而后戴上眼镜,再问:“后面什么安排?”

  “拍杂志,拍物料——《津港十三日》不是快上了么。”

  “嗯。”

  “还有,下旬叶冼要办live,邀请我做嘉宾,我得选歌练歌。”

  周濂月顿了一下。

  南笳看他,笑说:“会不会吃醋?”

  周濂月看她,“你觉得呢?”

  南笳笑说:“你要我怎么回答?说会,显得你不够大度;说不会,又显得你好像太大度。”“……”

  周濂月手机又响起,他伸臂捞过来,接通了。

  还不待许助出声,他直接不咸不淡地说了句:“知道了,十分钟下来。”

  两人总算从浴室出去。

  南笳回到主卧,把裙子脱了下来,换上了t恤和卫裤。

  裙子上的脏污,拿湿纸巾擦过了,不怎么明显,但显然不可能再好意思还给品牌方了。

  南笳换好衣服出来,周濂月正坐在沙发上打电话。

  简短一个电话,他讲完了便转头看她,“你赶紧去洗澡。”

  “你不是马上就得走了,我等你走了我再去洗。”

  “你再这样我直接把你也带走。”

  南笳笑着,走到沙发后面去,从背后抱住他,“我昨天到今天只睡了三个小时,先饶了我……”

  周濂月转头看她,无可无不可的神色。

  凝视她片刻,周濂月伸手,捏住她的耳垂,轻轻摩挲。

  刚刚冷却的空气,像未燃尽的火种,遇风即燃。

  周濂月手掌捧着她的脸,轻咬她的唇,她两手都环过去,搂住他的后颈。

  这样太别扭,周濂月松了手,南笳绕到前面来。

  他捉着她的手腕,使她在他膝头坐下,手臂紧紧搂住她的腰和背,再度低头吻她,肆意且灼烈。

  彼此氧气夺尽,最后,周濂月终于不舍地放开她。

  抱着她,抬腕看了看手表,“我得走了。”

  南笳点点头,撑着周濂月的肩膀站了起来。

  经过这么长时间,他先前淋湿的衬衫,早就干得七七八八了。

  周濂月站起身,整了整衣领,拿上手机,往门口走去。

  “等一下。”

  周濂月看她。

  “我找找,好像家里有干净袜子。”

  周濂月走去玄关,在那换鞋凳上坐下。

  等了片刻,南笳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双深灰色的棉袜。

  她一把扯掉袜子上的标签,拆了线,递给他。

  周濂月瞥了一眼,“男式的?”

  “不然呢?”南笳登时反应过来,笑说,“是一个运动品牌寄的r礼盒。他们一开始寄发错了性别,后来给我补发了。错发的我原本准备给我爸寄回去的。”

  周濂月不再说什么,接了她手中的袜子。

  南笳看着他笑。

  周濂月知道她笑什么,也不理,穿好了鞋袜,站起身,看她一眼。

  她抱臂站在那儿,原本已经没笑了,撞见他的目光,又憋不住。

  周濂月捞起了换鞋凳上的西装,再瞥她一眼。

  忍不了了,伸手抓着她手臂一把拽过来,转个身,往壁橱门上一抵,“还笑?”

  南笳正要出声,忽的响起敲门声。

  应该是小覃和小玉,她们有楼下的门禁卡,可以直接上楼。

  南笳轻推了周濂月一把,要去开门。

  没推开,周濂月搂得极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