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隐菜单

苏苏的放荡日记高H阅读 金枪不倒

  南笳手指在屏幕键盘上停顿一霎,“……我不是想勉强你。我只是觉得自己其实一直不怎么了解你。”

  周濂月看着她,“我不觉得勉强。”

 文学

  微博已编辑完,南笳点击发送。

  她将手机锁屏,将要去拉车门,周濂月却忽然伸手,一把握住她的手腕。

  她转头,对上他的视线。

  镜片后的目光十分平静,和清晨的风一样,拂过而颊,但并不觉得有凉意。

  周濂月平静地说:“南笳,我的感觉,你似乎执着于在过去畸形且错误的关系上,寻找某种正确性。”

  南笳顿住。

  周濂月目光不移地注视着她,“如果你想,我愿意为了你从头剖析自己。但我认为这种尝试没有意义,因为过去的那种关系,我们早就已经结束了……”

  南笳呼吸一滞。

  她这一阵子一直觉得自己有一种茫然的执妄,但又想不通是什么。

  周濂月点醒她。

  她尚在恍惚,周濂月忽轻声问,“你喜欢吗?”

  “……什么?”

  他没说话,却将她的手腕抬起来,凑到他鼻尖。

  “壁炉火光”。

  还残余了一点栗子和开司米酮的香味。

  周濂月垂眸嗅闻的模样,让南笳脑海里一瞬间闪过无数个画而,他们放纵且投入的……

  手腕皮肤上,他呼吸落下的地方,像烙铁烫上去一样,迅速地烧起来,并随血液蔓延至她耳后。

  南笳无法呼吸,猛地抽回自己的手腕,背到身后去拉车门,手指微微颤抖。

  她不敢去看周濂月,或许他在笑,她无从得知了。

  门拉开,周濂月往后退了一步,她顺利打开车门,低头钻进去。

  周濂月自车前方绕回到驾驶座。

  南笳转头看着车窗外,依然不去看他。

  过了好一会儿,车子没有启动。

  她觉得疑惑,转头去,却正看见周濂月锁上手机的动作。

  南笳意识到,“……你是不是在看我微博?”

  周濂月没作声,轻笑一声,启动车子。

  南笳v:阳光从不偏颇。

  hotograh by知名不具

 

 

第52章 (迟早被你逼疯)

  初六,南笳回到北城。

  留给她下次彩排的时间,只有五天。

  关姐听说她又选一首粤语歌,打电话来委婉劝说,其实没有必要,不容易给观众以新鲜感。

  南笳问:“是节目组那边有意见?”

  “那倒是没有,你本来就是救场的。他们肯定一切以你的要求为准。”

  “那就唱这首。”

  关姐少见她在不很重要的事情上如此坚持,便问:“这首歌对你有特殊意义?”

  “没。就单纯喜欢。”

  关姐暂且不再纠结这件事,转而说道:“然后就是你那条微博……”

  南笳抢先认错,笑说:“我错了关姐……以后不这么发了。”

  因为那句“知名不具”,有粉丝在评论区一直瞿子墨,更有甚者将其解读为了官宣:拍照地点在南城,那一定是姐姐带人回家见家长了!

  等团队注意到评论区的风向时,想要处理已经来不及,也不能删微博,不然更不知道评论会如何发散。

  南笳赶紧联系瞿子墨向他道歉。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脑子一时轻飘飘发的一条微博,会牵连到他头上。

  瞿子墨告诉她没事,并随后发了一张和父母的全家福,定位是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

  一个南半球一个北半球,间隔一个太平洋。

  变相地替自己澄清,也替南笳解了围。

  南笳在微信上发跪地痛哭表情包:我欠师哥一个大人情。

  瞿子墨:那师哥能不能用这个大人情换你一个小秘密,这“知名不具”是谁?

  南笳:时机成熟了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

  现下,关姐笑说:“你知道就行,以后发微博三思。当关注你的人多了,你的一个标点符号都有可能引发联想。”

  五天时间,又要纠正发音,又要练习唱法,时间很赶。

  好在最后彩排和录制一切顺利。

  之后,南笳便得准备进组拍戏。

  今年上半年就两部配角戏,题材各不相同,一部谍战片,一部武侠片。

  都是大导的好本子,但因为不是带资进组,凭目前南笳自己的人气和演技,只争取到了女三、女四的戏份。

  南笳一贯认为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好剧本里一个记忆深刻的配角,比差剧本里扁平的主角更有意义。

  况且,她还没演过年代戏和古装戏,多有新鲜感。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