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隐菜单

四根齐下是怎么玩的 男生喜欢趴在他身上抱

 “左眼因为重度感染,不得不做手术摘除,右眼虽然是保住了,但也……因为这件事,我哥至今背负着心理枷锁。他觉得是他的错,如果那时候,他及时送我去医院的话,就不会……”

 文学

  南笳一时说不出话来。

  周浠说:“坦白说,其实我有一阵子也怪过他。因为如果非要找一个人来负责的话,似乎好像,只有他最像是那个该负责的人。我哥原本打算读大学的时候就彻底离开周家的,但父亲去世,我就变成了他推卸不掉的责任。”

  灯光下,周浠的那只义眼看起来纯净极了,声音也有种空灵感:“……假如我哥曾经说过什么伤害你的话,那一定不是出于他的本心。他是一个活得十分压抑的人,一辈子被责任、被负罪感捆绑。小时候父亲对他也很苛刻,为了获得父亲的认可,他必须违背自己的意志,放弃自己的喜好。可以说……他这辈子没有一天是为自己而活的,除了……除了这次去找朱家交涉,换得自由。”

  围巾已经系好,南笳手垂下来,一时怔忡。

  周浠歪了一下头,“苏星予好像来了。”

  南笳转头去,不远处,出现了苏星予的身影。

  周浠笑着,说了最后一句话:“你对我哥的意义,不单单是喜欢。你是他的自由。”

  说完,她朝着苏星予挥了挥手。

  苏星予走过来,挽住了周浠的手,冲南笳笑了笑说,“谢谢笳姐——你怎么回去,要不要帮你叫车?”

  “哦……”南笳回神,“不用,我自己打车就行。”

  周浠说:“那我们走啦,到家报个平安。”

  “嗯。拜拜。”

  “拜拜!”

  苏星予拥着周浠的肩膀,走往灯火明亮的地方,讨论着苏妈妈刚刚自己在家做了红豆汤,问她还有没有胃口,吃不吃得下夜宵……

  南笳往路边走,从大衣口袋里摸出烟和打火机,点燃一支,轻轻地咬在唇间。

  她拉紧了大衣的领子,倒不是觉得冷,而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心悸感——

  你对他的意义,不单单是喜欢。

  你是他的自由。

  ——

  相较于传统节日,年轻人更喜欢圣诞节,早早的便有人开始攒局。

  今年开始,除了陈田田,南笳跟原来话剧团的朋友们来往越来越少,生活和工作的圈子重合得少,关系自然也就淡了。

  陈田田和彭泽两人去东京迪士尼过圣诞了,南笳就接受了严岷君的邀请,去她家里小聚。

  南笳猜测有一定概率会碰见瞿子墨,好在没有。刷朋友圈,知道瞿子墨在东城。他俩原本生活圈子就不在一个地方。

  严岷君的局,都是些业内大佬,编剧、摄影、美术……大家聊得起劲了,开始“画饼”,下一部戏如何如何。

  编剧跟严岷君聊某个桥段,聊得唾沫横飞,搬出笔记本电脑,现场写台词。

  严岷君一激动,就将南笳推出来,说这里有个专业演员,叫她试着念念这词。

  笔记本连接着打印机,哗哗吐出一张纸,递到手里,纸张还是热的。

  南笳也不怯场,低头看了会儿,没到几分钟,背下来,纸张扣在桌面上,就开始脱稿念白。

  等她念完,这“饼”也有了她的一份儿,严导当场拍板,说这部戏但凡能写出来,能拉到投资,主角就她的了。

  南笳笑说:“那我就等着得影后了。”

  倒也没当真。

  中途,南笳去了趟洗手间。

  出来时,编辑指着桌上一部手机,问南笳是不是她的,方才好像有人给她打了电话。

  南笳解锁手机,点开通话记录一看,未接来电,赫然一个“周”字。

  大家在聊天,倒也没人注意到她这边。

  她站起身,走到窗户边去,回了个电话。

  接通后,“喂”了一声,倒不知道该说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