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隐菜单

橘里橘气的r18|疯狂伦交550篇合集小说txt下载

 南笳愣了下,赶忙几步走到舞台边。

 文学

  灯光还没调好,金色的光照在舞台上,一阵晃动,叶冼在光里,正抱着吉他拨弦。

  南笳问旁边一个工作人员,“叶冼老师不是歌手吗?他怎么也来参加这个节目。”

  工作人员笑说:“叶老师是给方译臣方老师做伴唱的。”

  这样一说,南笳知道了。

  南笳没跟方译臣打过交道,只知是童星出道、三十多岁即三金影帝“大满贯”的天赋型演员。

  年后方译臣有部电影要上,歌舞片。

  国内歌舞片这个类型发展很滞后,这片子据说从立项到拍摄整整筹备了七八年,到最后资金不够,差点流产。

  方译臣自己带资进组,才把这项目给盘活了。

  叶冼参与了片子部分歌曲的创编,基本也是义务劳动。

  上这节目,自然是为了给电影造势。

  南笳没打扰,走到了观众席的第一排,坐下静静听他们彩排。

  叶冼带了整支乐队给方译臣助阵,现场演奏磨合起来自然没那么容易。

  早就过了该南笳上场的时间,工作人员打算前去催一催,被南笳拦住了,“没事没事,我后面没通告了,让方老师他们继续吧,节目效果最重要。”

  又过了半小时,叶冼他们总算全部合完。

  一行人下了舞台,跟舞美、灯光、音响等工作人员挨个致歉,称是耽误了他们时间。

  监控现场流程的工作人员笑说:“我们还好,南笳老师快等了你们一个小时了。”

  叶冼顿一下:“南笳?”

  观众席的南笳这时候才站起身,冲着叶冼挥挥手,笑说:“嗨!”

  叶冼笑了,提着吉他走过去,“没想到在这里碰见。”

  “我也没想到叶老师来这节目‘打歌’。”

  叶冼笑着指一指舞台,“下一个是你吧?耽误你这么久,也不提醒我们。”

  “没事,我就一半吊子,瞎唱唱的。你们这歌是电影主题曲?真好听。”

  “对。我写的。”

  南笳笑说:“到时候我包场请我工作室的人去看电影。”

  工作人员在催,没空闲聊了,南笳笑说:“我彩排去了,明天正式录制再见。”

  “好。祝你顺利。”

  “借叶老师吉言。”

  南笳抬手,叶冼笑着地跟她击了一下掌。

  南笳的这个歌难度不大,彩排过程只遇到小问题,很快解决。

  第二天正式录制,南笳虽然紧张,但所幸还是顺利过关。

  录完,在后台碰见。

  叶冼的乐队正在跟方译臣商量着等下去吃火锅。

  南笳打了声招呼,叶冼便问她要不要一起去。

  南笳笑说:“晚点还有事儿,叶老师你们自己去吧。”

  叶老师看她片刻,笑说:“借一步说话?”

  两人走到一旁去,叶冼说:“四月下旬左右,我要办一场Live,想请你到时候去做嘉宾,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档期合不合适。”

  南笳有种与有荣焉的兴奋,“你们专场的?”

  “嗯。已经在开预售票了,情况还行。”

  南笳笑问:“叶老师为什么会想要邀请我?方译臣老师不是比我大牌多了。”

  叶冼看着她,目光一如既往的温和,笑说:“识于微时的朋友,还在坚持的也不多了。”

  南笳怔了下。

  叶冼笑说:“之前不是很流行一句话……”

  南笳笑说:“各自出发,顶峰相见?”

  “对——我想邀请你见证我的首场Live。”

  南笳有片刻的心绪翻涌,“我一定去。我会让我经纪人协调一下档期——到时候得唱歌?”

  “合唱独唱都行,随你高兴,我们也都会配合你。”

  南笳笑说:“那我想想选什么歌。”

  队员在叫叶冼,叶冼便说:“我得走了,具体的微信上联系?”

  “OK.”

  南笳去化妆间换下了演出的服装,没一会儿,负责她录制工作的节目组PD过来,问她下次录制想选什么歌。

  PD说:“南笳老师我们看过你之前小号上发布的一个弹唱视频,就《夜空中最亮的星》那个。我们觉得这首歌也比较合适,很能突出老师你的音色。”

  南笳几乎没犹豫,笑说:“不,换别的吧。下一期录制不是在年后么,我再想想。”

  ——

  录完这综艺,南笳总算能收工回家过年了。

  她和南仲理过年的内容,年复一年的乏善可陈。

  初一早上,南笳跟南仲理一块儿去扫墓。

  墓园里人多,却极其肃静。

  父女两人蹲在墓碑前,沉默着扒拉那些野草。

  南笳忽说:“爸,你觉得我妈会不会在那头骂我们?”

  “骂什么?”

  “每回过来,屁都不放一个。”

  南仲理笑出声,“说啥啊?不觉得肉麻啊。”

  南笳也笑,“我不信你自己单独来的时候,什么也不跟我妈说。”

  “说那肯定是说了。”

  “说什么了?”

  南仲理也不看她,“说我也不知道,我们这闺女在这大染缸里混着,能不能保护好自己。反正我手没那么长,管不着。就只能嘱咐天上的人,多盯着你点儿,别行差踏错。”

  南笳微微怔忡,片刻才笑说:“是够肉麻的……”

  回去路上,南笳好哥们儿似的将南仲理肩膀一勾,“爸,想吃你做的虾仁馄饨。”

  “吃屁,那高汤都得吊一天一夜。我就过年这阵能跟人打会儿牌,哪有这闲工夫。”

  “……”

  初四晚上,南仲理照旧出去跟人打牌去了,南笳一人待在家里,开着电视,音量调低,坐在沙发上,一边剥瓜子,一边选歌。

  反反复复听自己歌单,都快听腻,挑出了几首备选。

  正准备发给PD,手机来了一个电话。

  “周”。

  南笳手指在屏幕上悬空一秒,滑动接听。

  周濂月那端听起来环境很安静,他声音倒显得几分疲惫,“在做什么?”

  “在家待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