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隐菜单

穿书女配她太娇软了 史上第一混乱全文免费阅读

  “我爸做的虾肉馄饨才叫绝,一只一头整虾,汤是拿各种鲜货熬出来的高汤。”

 文学

  周濂月顿了顿,“怎么,是想邀请我去吃?”

  南笳忙说:“……是想说,北城是美食荒漠。”

  “我的那餐厅也不行?”

  南笳笑了声,“要说实话么?”

  “说。”

  “太冷清了啊,吃饭吃的是烟火气。”

  明明一句普通的话,周濂月却仿佛陷入沉思。

  他半晌没开口,南笳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得轻声说:“……如果是我说错了什么,抱歉。”

  周濂月立即抬头看她。

  她一闪而过的小心翼翼,让他心脏一紧。

  一直到吃完东西,他们没再交谈。

  南笳收了碗,回厨房去洗碗。

  周濂月跟过去,站在门口,平声说:“我下去一趟。给你带了礼物,落车上了。”

  “帮我带包烟。”

  “好。”

  南笳开了热水,将几个碗洗掉,收拾干净了厨房。

  没一会儿,响起敲门声。

  南笳走过去将门打开,看见周濂月发梢打湿了,肩头尚有没融化的雪花,“又下雪了?”

  “嗯。”

  周濂月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她,一只黑色的纸袋,一包烟。

  南笳将东西放到茶几上,拆开烟盒,拿出一支点燃,通过阳台玻璃门,看见外头雪花纷扬,便推开门,走去阳台。

  周濂月也跟了出来,他背靠着阳台的围栏,低头,手掌拢着打火机的火,将烟点燃了。

  那微弱火光照亮他的脸,一霎又暗下去。

  刚从室内出来,一时倒不觉得特别冷。

  只风刮过来的时候,南笳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

  周濂月转头看着她,“冷不冷?”

  “还好。”

  雪天有一种辽远的寂静,极易听清内心的回声。

  周濂月凝视着她,许久,缓声说:“周浠总说我这人性格很差劲。有时候哪怕是无意识,也会伤害到身边的人。”

  南笳顿了下,转头看他。

  “抱歉。”周濂月正视她的目光,声音沉沉,“过去的事,我不知道怎么弥补。我也怕重提对你又是另一种伤害。”

  南笳顿觉得心脏空了一下,却又瞬间被更多情绪填满。围栏的上方堆着薄薄的一层雪,她没管,两臂搭上去,缓慢地抽了一口烟,方出声道:“我能问吗……那些时候,你在对待我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

  周濂月没有立即回答,似在认真思索。

  片刻,才开口道:“希望你不觉得这解释像在推脱——那些时候好像是被另外一种人格接管,我控制不了。”

  南笳咬了一下唇,“你会觉得快乐吗?看着我痛苦。”

  “不会。觉得空虚。”

  南笳没再说话。

  她承认自己释然了几分,他不是拿她的痛苦取乐。

  南笳手指夹着烟,下巴抵在抱起的手臂上。

  身上穿的是一件乳白色的毛衣,雪光下像一片月光那样洁白。

  起风了。

  她头发被拂上面颊,带着干冷寒意的风一时捂住了口鼻,她不由地打了个冷颤。

  “好冷,进去吧……”她捏着烟,在围栏的积雪上轻轻地按灭了。

  捋了一把头发,转身朝进屋方向走。

  周濂月伸臂,将她拦住。

  她抬眼,下一瞬便被捉住了手腕,往前一拽,被一把合入怀中。

  南笳呼吸一滞。

  清寒而微苦的气息,分不出来,是不是来自于他的身上。

  她像是被冬天本身拥抱。

  叫她牙关打颤的一种冷。

  “……对不起。”周濂月声音低沉,落入风中,立即消散。

  南笳没有出声。

  但也没有推开他。

  有薄薄的暖意,来自他颈间的肌肤,还有心口处。

  他背对着栏杆,替她挡住了迎面而来的风。

 

 

第50章 (我想见你)

  南笳一觉睡到近中午。

  暖气常开,加湿器几乎不顶用,每天早上起来喉咙发干,鼻腔里也总有血丝。

  南笳兑了一杯温水,站在流理台前,边喝边查看一晚上积累的微信消息。

  列表里有无数红点提醒,按照优先级,南笳先点开了关姐的。

  看一眼,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关姐甩了五张照片,附文:周总那边找人拦截了。别说,拍得还挺好[龇牙笑]。

  拍的就是周濂月跟她一块儿进小区的那会儿。

  南笳回了个哭笑不得的表情包。

  关姐立即回复:起了?方便语音?

  南笳主动将语音电话打过去。

  八卦是人之常情,而关姐就是有本事能将八卦也合理化:“倒不是说要过问你的私生活,就多少跟我报备下,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南笳笑说:“关姐你是不是没在周濂月那儿得到确切回答,就跑来探我的口风。”

  关姐被拆穿也毫不尴尬,呵呵笑说:“主要是离瞿子墨那事儿还没过去多久,我怕有心人会拿来做文章,说些什么不好听的。”

  南笳只说:“关姐,这事儿我建议你这边就搁置吧。”

  关姐笑了声,不再穷根究底:“行。说正事儿。有个综艺紧急联系我们救场,他们原定的有个嘉宾有事儿不能录了。演员跨界唱歌的一个节目,录两期,你看你想不想去。我的建议是可以去,你上回上综艺的效果,我们评估了一下还行。”

  “我也没受过专业声乐训练。”

  “没事儿,选歌、练歌都有老师指导。”

  南笳说:“关姐你决定吧。只要不跟进组的时间冲突就行。”

  语音电话挂断,南笳切出和关姐的对话之前,没缘由地再度点开那几张照片看了看。

  夜里,又是远距离抓拍,画质堪忧。

  但雪天里路灯下,自带一种“风雪夜归人”的氛围。

  ——

  年前最后一周,南笳去录了那唱歌的综艺。

  她《灰雀》上映那一阵,以前出镜过的物料就已经被扒得一干二净了。

  不管是大学拍的汽水广告,还是后来给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产品拍的广告,甚至给某个服装店当模特的卖家秀……当年艺考的视频自然不例外。

  所以第一期的选曲,南笳就干脆定了当年艺考的时候唱的那首《漫步人生路》,还特意找了个粤语老师,突击练习了一周的发音。

  录制前一天,进行彩排。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