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隐菜单

疯狂乱肉情欲小说全集 快穿奇迹暖暖H不停

  他应当在有充足知情权的情况下,再决定她是不是真的值得他喜欢的那个人。

  然而……

 文学

  南笳只觉得有一种很索然的感觉,提不起兴致告诉他。

  不是不愿意,而是没有兴致。

  那时候告诉给周濂月,诚然是他们的关系已经到了崩裂的边缘。还因为,她跟周濂月之间已经很不堪了,也无妨将更不堪的告诉给他。

  但瞿子墨不一样。

  他像是清晨带着水汽的阳光,耀眼而洁净。

  以他的修养和学识,知道了也必然会理解她、怜惜她、包容她。

  可是,可是。

  有哪个人会选择将秘密诉说给清白的太阳呢。

  她的索然来自于,邵从安的事,在周濂月那里已经形成了一个闭环。

  它已然了结,戳破了脓血的伤口正在结痂。

  没有那样强的动力,要使她再去剖开一次。

  南笳抬眼,笑了笑,没说什么,只忽然凑近一步,伸手,揪住了瞿子墨衬衫的衣领。

  瞿子墨喉结滚动一下,呼吸瞬间乱了,“南……”

  “嘘。”

  南笳踮脚。

  瞿子墨迟疑地伸手,搂住南笳的腰。

  她嘴唇是温热的,然而,他心脏一路往最冷的河水里下沉。

  他知道完了——

  他们的吻,甚至不如在戏里,十分之一的有激情。

  片刻后,南笳退开了,她捋了一下头发,转过身去,笑了声,“师哥,我感觉我们还是做朋友比较好。”

  如果无法与瞿子墨达成心灵的共振,那至少也得有身体层而的某种吸引。

  她听瞿子墨讲过他的家庭,没有人不会羡慕那样平等、宽容和相亲相爱的氛围。

  但好像,她不能仅仅只是为了所谓的“稳定和正常”而做出不负责任的决定。

  瞿子墨转身,也朝向河而,他手臂撑在栏杆上,脑袋垂下去,声音很沉:“……我还能做什么吗?”

  南笳摇摇头,“你是一个很耀眼的人,你不用为了任何人刻意去做什么。只是我们不适合……抱歉。好像有点耽误你时间了,也破坏了你对威尼斯的美好印象。”

  瞿子墨笑了声,“说这话就没必要了,跟你相处也很开心,否则我不必……”

  他叹声气,说不下去了。

  南笳也不再说话,只陪他静静地站着。

  许久,瞿子墨直起身,“抱一下吧。”他轻声说。

  伸臂,捉着南笳的手臂轻轻一拽,一把将她拥入怀中。

  他声音沉沉,和平日清朗的声线不同,有点儿哑,“……能感觉到你有很多秘密,很遗憾我没能成为那个能让你敞开心扉的人。”

  南笳摇头,“不是。这不是你的问题。你太好了……我会觉得自惭形秽。”

  “怎么会。”

  “是真的。”

  有些人已经习惯了在夜里行走,反而没办法去拥抱太阳。

 

 

第48章 (你是他的自由)

  南笳回国之后就是紧锣密鼓的工作安排。

  将近年末,各家要开始“冲业绩”,时尚杂志的活动一场接一场,南笳戏言像是过年走亲戚,雨露均沾。

  关姐叫她忍一忍,谁让就是吃这碗饭的呢。

  而且明年上半年只有两部配角戏,手头的存货也就剩个《津港十三日》。虽说她不是靠曝光流量而立足的,但也不能一点曝光都没有。

  有人建议要不看看电视剧的本子,都被关姐以短视为由打回去了。除非电视剧剧本、班底都靠谱,不然宁缺毋滥。

  一直忙到十二月中,总算稍稍闲下来。

  关姐还算仁慈,说等过了元旦再给她排通告,这阵子姑且就几个拍拍照的小工作。

  现在南笳是工作室的老板,与关姐的关系对等,时不时的,关姐会跟她开开玩笑。

  这天聊完工作,关姐笑问她:“圣诞节什么安排?跟瞿子墨有约会吗?要叫公关提前待命吗?”

  “哦。”南笳淡淡地说,“我跟他现在是朋友。”

  “知道。你俩不是一直是朋友吗。”关姐揶揄。

  “不是……是说,我俩以后也只会是朋友。”

  关姐笑了,“哦,我懂了,你俩的CP,BE了?”

  “……”

  “什么时候的事儿?”

  “去威尼斯那回。”

  “可别说,那时候我都做好你俩要官宣的心理准备了。预案都做好了,还想着跟瞿子墨的团队聊聊后续捆绑代言怎么操作的问题。”

  南笳笑了,“……是不是我捅出什么篓子来你都能替我兜住?”

  “兜不住还能删帖呢。”

  每次关姐面不改色地说出圈里的这些约定俗成的做法时,南笳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心惊之感。

  可能,她也曾是这套规矩下的受害者。

  南笳回国后不久,就跟周浠恢复了联系。

  周浠有分寸,并不怎么主动打搅她,只打过一两次电话,为了兑现那时候说要请她吃饭的承诺。

  南笳一直在忙工作,总没能成行。

  跟周浠闲聊得知,在她回国后不久,周濂月也回国了。

  许助在国内医院做了手术,被放了三个月的带薪假;周濂月则一边将养着颈椎的伤,一边跟周季璠斗智斗勇。

  这阵忙完了,南笳便给周浠打了个电话,一起吃个饭。

  定的那餐厅,离苏星予家里不远。

  南笳先到的,坐下以后先点了热饮,翻开菜单。

  没一会儿,周浠也到了。

  苏星予亲自送她过来的,两人都穿一色的浅灰色羽绒服,站在一起登对而养眼。

  南笳不记得上一回见到苏星予是什么时候了,感觉他跟自己记忆里有点不大一样。

  以前像是个大男孩,现在隐隐开始有男人的沉稳和淡定。

  苏星予替周浠拉开了餐椅,将她脱下的外套和围巾都挂在椅背上,而后对南笳笑说:“笳姐,麻烦照顾浠浠,你们吃完了我过来接她。”

  南笳托腮而笑,比了个“OK”的手势。

  苏星予走之后,南笳打量着周浠,“你剪头发啦?”

  周浠以前是黑长直,现在是复古风格的齐耳短发。多刁钻的发型,南笳都不敢尝试。但十分贴和周浠,像是《天使爱美丽》的主角,有点不可捉摸的古灵精怪。

  南笳想,他们兄妹的基因真的是绝了。

  周浠摸摸自己的发尾,笑说:“主要这阵子住在苏星予家里,头发太长了打理起来费时间,我怕给人添麻烦。”

  “要这么拘谨吗?”

  “不是不是,他父母真的太好了,跟我说话一直是温声细语的……反而这样我觉得自己应该更懂事一点,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要一直住在苏家?”

  “至少要等我哥把四叔那边的事情料理完——快了,四叔前一阵又病了,在医院里躺着呢,也做不了更多的事了。”

  南笳托腮打量着周浠,“一年多不见,感觉你变化好大。”

  “虽然我看不见,但我感觉笳笳你变化也很大。”

  “是吗?”

  “嗯。你现在好从容。”

  “不如说是懒吧。”

  周浠笑,微微偏了一下头,“……有在谈恋爱吗?”

  “你自己问的,还是替谁问的?”

  周浠吐舌,“我们都想知道——你说过不会骗我的。”

  南笳笑说:“嗯,我不能骗你。所以我选择不说。”

  “……”

  点的餐端上来,一边吃,南笳一边问,“你哥最近怎么样——我是说伤。”

  周浠抿嘴一笑,“伤还好啦。只是人好像不大好。”

  “……怎么了?”

  周浠敏锐极了,“你好像并不是完全不紧张嘛。”

  南笳笑了一下,正色道:“浠浠,不要总是试探我。”

  周浠忙说:“抱歉抱歉……我……”

  “不不,你不用道歉。”南笳也被她搞得紧张起来,“我是觉得,这是我跟周濂月两个人的事,浠浠你理解吗?我跟他……不是谁当几句说客就可以撮合那么简单。”

  周浠点头,“抱歉。我明白了。”

  吃完饭,南笳挽着周浠,到店门口去等苏星予。

  外头风很冷,刀子似的割过面颊。

  南笳看周浠在系围巾,两端没有对齐,便走到她面前去,“我帮你。”

  解了围巾,捋顺了,一圈一圈帮她缠上。

  周浠突然轻声开口:“笳笳,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

  周浠说话时呼出大团的白雾:“我九岁那年,父亲去世后不久,有一次在院子里摔倒了,眉骨那块恰好撞到了桌角上。晚上我就开始觉得看东西很模糊,到半夜不知道什么原因,又开始发烧。第二天早上,我听见我哥回来了,下楼告诉他,我好像在发高烧。他让我找保姆送医院,就走了,没有管我。父母都不在了,我一个人小孩子也使唤不动用人,那时候情况也很混乱,很多用人都准备另找出路了。我后面因为高烧,一时睡一时醒的,到医院已经是三四天之后……”

  南笳动作一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