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龙四凤 岳的又深又舒服

“元朵,以后只有我们一起的时候,叫哥就好。”赵总的声音愈发暧昧,“今后,你就听哥的,哥保证让你舒舒服服,来,让哥抱一下。”

 文学

接着,屋里传来一阵响动,传来元朵惊慌的声音:“赵总,你要干嘛?别这样!”

“听话,过来,小乖乖。”赵总邪恶的本性暴露无遗。

我站起来猛地推开门,直挺挺站在门口。

屋里一股酒气,元朵被赵总摁在沙发上正在惶急挣扎。

听见声音,赵总吓了一跳,放开元朵,转过身来。

此人大约40岁左右的样子,身材中等,很干瘦。

元朵头发凌乱满脸惊惶地跑到门口,站在我身后。

赵总看到我身着发行员马甲,放心下来,咳嗽一声,用威严的口气说:“你——叫什么名字?”

“亦克!”我沉稳地说,同时握紧了拳头,准备一拳将他击倒。

元朵紧紧抓住我的手腕,不让我动。

我突然意识到,如果痛打赵总一顿,对自己来说倒无所谓,大不了走人。但是,对元朵可是很不利,她毕竟还要在这里长期干下去。

想到这里,我慢慢松开了拳头。

赵总用蔑视的目光看着我,傲慢地说:“混账,不懂规矩,我和你们站长谈工作,谁让你进来的?报纸都送完了吗?来这里干什么?”

“送完了,来找站长请示工作!”我不卑不亢地看着赵总。

赵总从鼻腔里重重地哼了一声,突然吼了一声:“不识好歹的东西,给老子闪开——”

元朵忙从背后拉我的胳膊,我犹豫了下,往后退了一步。

赵总昂首挺胸走了出去。

赵总走后,元朵趴在桌上嘤嘤地哭了起来,哭声里饱含着无助和无奈。

看着她泪眼涟涟的样子,我油然生出一种同情疼怜的感觉,不由抚摸着她的肩膀和头发安慰着她。

等元朵情绪稳定了,告诉了我关于赵总的情况。他叫赵达剑,担任分管发行的副总,秋彤之前的公司总经理性格比较懦弱,公司大权一直在他手里掌控着。

赵达剑呼风唤雨习惯了,原总经理调走,他本以为自己能当上名副其实的一把手,没想到来了秋彤,让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也让他对秋彤极为不满,经常在公开场合发牢骚。

同时,这个赵达剑还很花,今天喝了酒,跑到站上来发泄对秋彤的不满,还趁机想占元朵的便宜,幸亏我来了。

我听完叹了口气,这个社会,仗势欺人的事情哪里都会发生。公司里有这么一个又臭又硬的石头,秋彤的工作开展肯定不会那么顺畅。

“对了,你这会儿来站上有事吗?”元朵问我。

“我想要10本订报收据!”

元朵吓了一跳,伸出手摸摸我的额头:“大哥,你没发烧吧?10本收据最少可以订500份报纸,你要那么多干嘛?”

“订报纸啊!”

元朵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你难道想一下子订500份报纸?你有这么大的订户?”

我摇摇头:“暂时还没有!”

元朵抿嘴笑了下:“我猜也没有,你一个初来乍到的外地人……这样,我先给你一本,用完了再给你,行不?”

我不再坚持,点点头。

元朵拿出一本收据登记完递给我:“大哥,你刚来,现在还没有给你下任务,订不到也不要紧,不要有压力。”

我点点头:“好!”

“那好,你去吧,我下午去公司开会,秋总昨晚昨晚出差回来了。”元朵边说边收拾东西。

我一听秋彤出差回来了,没有再说话,接着就出去了。

我直接去了城郊一家楼盘的售楼处,我观察这里一周了,知道他们销售很不景气。

我直接去了销售部经理办公室,经理是一个30左右的平头小伙,正在无聊地看报纸。

我自报家门:“我是海州晚报的发行员,一个亲戚想买这里的房子,委托我来咨询一下。”

经理一听,忙热情地给我倒了一杯水,然后把楼盘的相关资料递给我。

看了一会儿,我对经理说:“你们的楼盘从设计到外观,从户型到价格,都挺不错,怪不得我那亲戚想买你们的房子呢?不过,经理,怎么售楼处人不多?”

经理叹了口气:“老弟,酒香也怕巷子深,我们资金紧张,做不起广告,自然销售也就不景气了。不瞒你说,我正发愁呢,再卖不动楼盘,老板就要炒我鱿鱼了。”

“也就是说,宣传力度不够,是目前销售不景气的主要原因?”

经理点点头。

“你们何不弄一些优惠措施来吸引市民看房呢,比如看房送礼品之类的。”

经理苦笑:“试过了,买了一些百儿八十的实物做赠品,但效果不好。”

“这些肯定不行,但凡能买起房子的人,百儿八十的东西,不会放在眼里。”

“有道理,但贵的我们买不起!”

我微微一笑:“这些人百儿八十的实物他们不会在乎,但和这相同价值甚至还要低廉的文化消费品,说不定会勾起他们的兴趣。”

经理用专注的目光看着我:“说下去!”

“就拿我每天投递的海州晚报举个例子吧,这份报纸在海州深受市民喜爱,如果你们发布一个简短的公告,凡是在规定时间内前来看房的市民均赠送一份全年海州晚报,你想想,大家会不会感兴趣呢?”

经理眼前一亮,思索起来。

我不慌不忙地端起水杯。

“你不是来替你亲戚看房子的,是来推销报纸的。”经理突然冒出一句。

我不慌不忙:“是的,我不说来替亲戚看房子,你就不会接待我,我们之间也就没有这些谈话。我这个建议,既发行了我们的报纸,又能为你们楼盘的销售带来人气,也为你这个经理走出困境提供了良机,大家的利益是相互的。我刚才说的如果你觉得没道理,那我现在就告辞。”

说着我站起身来。

“等等——”经理冲我说:“晚报全年多少钱?”

“180。”我又坐下。

“有点贵,如果量大,我们出不起这个钱,老板现在可是精打细算很抠的。”经理愁眉苦展。

“那可以赠送半年的,90,不贵吧,”我说:“客户每天只要一看到报纸,首先就会想到这是你们赠送的,你想想,他们对你们的好感会不会与日俱增?你们的知名度会不会急速上升?社会效应有了,经济效应自然就会。还有,你这个经理会不会更能得到老板的赏识,老板会夸你足智多谋呢?”

经理听得两眼直发光,舔舔嘴唇:“你等下,我这就去给老板汇报。”

经理就出去了,我摸过桌子上的香烟,悠然抽起来。

10分钟后经理回来了,兴奋地搓着双手:“老弟,老板答应了,我们搞一个月的活动,从明天就开始,赠送半年的。”

我心里一阵狂喜,但是面不改色:“那好,我先给你一本收据,用完了你和我联系,这是我的名片。”

事情就这么谈成了,从售楼处出来,我看着正午火辣辣的太阳,狠狠在空中挥舞了一下手臂。

妈的,一个人,如果不逼自己一把,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

晚上,我犒劳了下自己,买了两瓶海州啤酒半斤牛肉,在宿舍美美打了一次牙祭。

酒足饭饱,打开电脑,带上耳机,在扣扣音乐里听着忧郁的《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开始上网。

我之所以戴耳机是为了避免听到那帮学生回来后例行活动的动静,长期这么骚扰,荷尔蒙分泌会失调的。

浮生如梦在线。

我主动给她发过去一个握手的表情,她随即回复了一个微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